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790、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
    其实高开明想说的是这可能是个商机:“视频聊天的技术其实在美国几年前就有了,但是包括雅虎、微软在内的几家大公司都没有倾注力量在这个上面,就因为这里不光有前景问题,还有个技术瓶颈,带宽,美国的带宽普遍是现在国内十倍到百倍,当然我说的是民用带宽,而韩国也领先国内很多,甚至局部超过美国,所以视频聊天在韩国能够发展得比较好,不光有石先生刚才提到的政府管控问题,还有技术问题,谁愿意面对一个尽是马赛克的指甲盖大小画面呢,如果带宽提高了,自然画面清晰度和画面大小都能提升,还有现在最常见的网络延迟,这些背后都有大量的技术问题,但我只是想提醒大家,技术问题按照it界的摩尔定律来说,往往会比大家想象得更早解决,如果由此思索出别人还没想到的利益点和技术爆发点,才是it业能够向前进的源泉,我说完了。”

    真的是说完了,他又回到拿着金笔做视觉切割的状态中,整个会议室都鸦雀无声几秒,唐建文才再次带头鼓掌:“好!我建议我们应该固定每个月或者每周,用一个半天的会议时间来提出一个技术爆发点,算是做科技技术的普及,让我们其他不涉及技术研究的部门也能了解发展到了什么程度,由此从市场反馈的角度来提出创意,怎么样?”

    卞锦林等人热烈跟着鼓掌,石涧仁也觉得很不错,他就是技术盲,但有高开明跟唐建文这两位,似乎很容易的就把高深复杂技术给剖析出来了。

    于是柳清真的落实了这个技术普及会,高开明用眼神回应了同意,唐建文就赶紧加速会议,免得技术总监不耐烦。

    其实主要就是介绍俄罗斯首都的电子商务峰会。

    简单说法就是让大唐网在短短时间内马上又投入五六百万甚至更多搭建一家展销馆不是做不到,但随之而来可能惨淡的经营状况是可想而知的,唐建文和石涧仁都比较务实,没必要这个阶段打肿脸充胖子的烧钱摆排场,所以俄罗斯的展销馆暂缓,神女摩托在俄罗斯首都搞一场规模比较大的电子商务峰会,一方面唐建文的地推团队招募了俄语成员以后开始在俄罗斯当地跟网上同时摸排采购商、批发商,另一方面也在邀请石涧仁从波兰寻觅的那些客商到莫斯科来参与,顺带这次以神女摩托为核心的电子商务峰会也会带上之前各种产品外加万鞋网的大量鞋业产品。

    把投资较高的展销馆,这次还是搞成短期的展销会,推销大唐网的走出去展销会模式。

    高开明没表情的说大唐网展销平台已经建立上线了,自己开始琢磨下一个研发项目,没事儿别打搅他,然后就扬长而去,股份最大的营销总监和人力资源总监都居然不敢问他在研发什么。

    不过白大褂一走,整个会议室的气氛明显又活跃了,特别是唐建文这天生一副和气生财的微白胖风格跳出来,牛仔裤搭配灰黑色羊绒衫衬衫领的站在投影幕前故作神秘:“但我不得不悄悄背后说,技术总监做的平台……非常好!”

    估计坐进监控中心的高开明听不到上面的哄笑声。

    是很好,虽然目前只有中英文两种语言版本,但界面整洁明快,分布合理,充分考虑到主次分明操作方便,唐建文随手在投影幕上演示了如何操作这个主要给外国客商展现中国制造各种门类产品的网站,目前点开某种产品以后选择购买就跳出来客户服务联系方式,一个简化版的聊天软件,但界面做得很高档,也就是说目前还做不到点了自助就能买,还要实际上转为人工交流,这不是技术的问题,是后面支持不到,货品、仓储、物流、支付……什么都还在比较艰难的摸索,最重要是语言翻译是个很大的问题,所以得转到人工操作。

    当然没有风险投资的好处就体现出来,现在没有谁觉得投资远远看不到回报,没有人着急,所有主管都兴致勃勃的看罗伯特把天大的困难说得好像屁大个笑话。

    只有石涧仁来唱黑脸,说自己在越南觉得把展销馆放在首都不如西贡,但不是质疑前面的工作,而是俄罗斯的工作也要考虑是不是也非得在首都,要汲取教训,不在同一个地方跌到两次。

    唐建文当面嘲笑:“哈哈,我知道,越南首都才六百万人口,西贡过千万了,这有江陵摩托的原因,也有点政策因素,虽然未来肯定要把西贡作为主要运作点,但最大的问题还是西贡真的要提升好几百万的运营费用啊,我亲爱的第一大股东!”笑声中才解释莫斯科就是俄罗斯的第一大城市,1400万的人口远超第二名的五百万,真正的不二选择。

    吴晓影把石涧仁的股份激励计划也拿出来分享了,具体的方式还在讨论中,也主要看来年各部门跟各位总监主管的绩效,大家似乎已经习惯了石涧仁就是这么个无私的人,纷纷嘻嘻哈哈的怀疑他肯定又在憋大招,哪里瞧得起这么点几千万几个亿的小意思,真的没谁表现出激动万分感恩戴德的态度,好像在石涧仁这么高风亮节面前,就算是装,也要装得高尚一些。

    唐建文还抱怨石涧仁在抹黑他,逼得他也只好拿些股份出来激励,倪星澜竟然说他演得还行,以后有类似的剧本可以介绍他去跑龙套。

    整个会议真的一直都在笑,石涧仁好像觉得书上说不都应该令行禁止的严肃么,但又觉得这种气氛对大家也没什么坏处嘛,起码从他的观察角度来说,是这样。

    所以散会以后,他才把陶玉峰提到在俄罗斯做摩托车生意的弊端跟唐建文讨论一下,之前他就电话里说过,唐建文说自己也去咨询了,结果是神女摩托因为有国内航空航天系统的背景,所以在外贸方面是走国字线的,比起陶玉峰这种民营的肯定有些不一样渠道,接下来他再次前往俄罗斯的时候经过平京转机,就要去拜访一下相关的外贸运营机构,邀请石涧仁也跟他一道:“你也顺便看看人,现在我们整个组合在你的努力之下已经远超我的期望,就是外贸这一块,且留心着还能不能招揽什么人手来补缺吧,毕竟现在我们也没能力自营外贸,但不久的未来,肯定需要这样的人手来主导工作,一个具备外贸运作的管理人才,却在我们这样一家跨境电子商务贸易公司里面不能充当一二把手,这个人的心态要能干又平和,比较难找吧?”

    石涧仁已经习惯这种任务了:“不是人人都跟你一样能干又平和吧,我知道了,本来也要去润丰交代下倪小姐的事情,还有关于那些客服培训的事情,都有必要去一趟平京。”

    唐建文居然感叹:“唉,这些漂亮姑娘要是能说俄语就好了,我这带出去也有范儿啊,你是不知道我们在俄罗斯看那些姑娘,一个个都高头大马的要仰着头说话……”

    旁边立刻传来好奇的声音:“咦?你俩什么时候聚在一起也能讨论姑娘了?”

    一转头满脸好奇的倪星澜坐在轮椅上毫不掩饰夸张表情,后面推车的齐雪娇摆足了吃瓜群众看热闹的状态。

    逐渐恢复运动能力的倪星澜精气神也回来了,有种收复失地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