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786、不同的人生,不同的书写
    石涧仁真的不劝钟梅梅,但就是在这片风景如画的海边住了两天,看钟梅梅每天发呆一样看着美景,有点神叨叨的自言自语,顺带在吃饭的时候也会说几句,反正比以前基本不吭声还是有点变化了。

    原来两人结婚本来订了去印尼巴厘岛,结果小泽因为偶然听说韩国现在对视频聊天这个项目有新的市场,那时鞋业网站还做得焦头烂额,两人一商量就去了韩国旅游结婚,算是顺道儿考察工作,但钟梅梅心里就对东南亚海景种了草,始终有点心念念的,小泽也了解,就许诺等这一档子事忙完以后来东南亚,巴厘岛、马尔代夫、下龙湾之类的美景都要挨个享受,所以这算是他们夫妻间的一个约定,却没想到现在变成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人来,心中的苦涩可想而知。

    石涧仁是个优秀的倾听者,眼神表情都是专注的,让钟梅梅终于有倾诉的欲望,当然她不知道石涧仁在桌子下踢耿海燕,不许她开口打搅这难得的舒缓局面。

    但钟梅梅说起来,年轻男女都有点动容:“我不知道怎么办,我待不下去了,我觉得自己活着都喘不过气来,特别是在江州,那里的任何地方任何声音都让我没法在那里活下去,街头任何一个场景,都可能是我和他一起走过的,我都能联想到他身上,一个招牌,一辆车,回家的房子,房间里的任何物品,都会让我联想到他,再……联系到他临走时候的样子,我要疯掉了!”

    说到这里立刻落泪哽咽,捂住嘴掉头看海面:“我已经把我们那个家里所有东西都封存打包,我舍不得丢,我希望到某一天也许我能够正视它们的时候,再拿出来想念他,可现在真的不行,那套房的钥匙给了阿清,家里的两部车也拜托她挪到你们车库,我现在都不能看见……”

    耿海燕有点吓着,石涧仁依旧不疾不徐的点头倾听。

    其实这海边最好吃的就是海鲜,便宜又新鲜,石涧仁租辆摩托车,他有骑自行车的底子在,三两下就学会了,然后自己去买来各种食材和当地渔民学习做,还尽量亲自动手迎合两位女性的口味,耿海燕都不担心他和钟梅梅会不会有什么关联了,尽量控制表情不要太欢乐的大吃。

    反而是只要不被引发痛苦的钟梅梅趁着石涧仁去厨房,反过来劝她:“阿仁有多好就不用我说了,但他不一定是非得跟普通男人那样抓在手里的,适合这个人的家庭不一定适合那个人,逼得太紧只会让他离你越来越远,所以尽量享受快乐的当下,而不要计较远的那么多……”

    说到这里又有点黯然,耿海燕只能傻愣愣的拿着半只剥开的龙虾表示不知道怎么回应。

    钟梅梅是典型的道理我都懂,但现在情绪没法扭转,完全处在灰暗的负面情绪中,她自己都给自己下了诊断书,这得用时间来治疗,好在现在的一切让她转过了最艰难的第一道弯,还不至于马上崩溃。

    石涧仁觉得她已经算是宣泄以后的好转,所以接下来就开始往回走。

    原本只是想既然都出国了,花个两三天时间让需要开阔视野的耿妹子体会下,钟梅梅也可以在这样的异国风光里面转换情绪思维,结果离开海边坐几块钱的车到附近一座古城的时候,石涧仁却成了觉得最物有所值的那个。

    原来在国内已经被清理得比较难以寻觅的真正古风遗存,在这东南亚保存得如此完整,除了路面好像是后来铺的水泥,街道两侧的建筑全都感觉是清朝以前的老派,而且深受中国古代传统文化影响的东南亚沿海地区,古色古香的细节都保留下来,让一直以来都是接受老派文化熏陶的石涧仁很惊喜,分明有种穿越回了古代的感觉,而且这些华裔聚居比较多的地方,连中国传统文化的保存也比较多,庙宇祠堂、文物古迹随处可见,一到夜里到处都是灯笼的美景也很值得看。

    所以三人反而在这一带又停留了三天,才搭乘航班返回国内。

    钟梅梅本来是有点抗拒回国的,她说自己的打算是借着大唐网的商务签证,尽量在越南或者别的东南亚国家停留些日子,甚至不排除就长期生活在这些生活习惯并无太大差距的异国他乡,也许一年半载以后收拾好情绪再回国。

    石涧仁认可了她的想法,但建议她回去和吴晓影谈谈:“她的身份经历在网上很容易就能查到,我就不背后多说了,几乎相同的遭遇,但是我看她到现在调整得非常不错,人一辈子总会遭遇这样那样的不幸,有些人就此沉沦,成天借酒浇愁或者干脆不要自己的人生,放浪形骸的随便乱来,究竟作何选择,我建议你跟她谈谈,我们公司现在有大量出国公干的商务机会,随时可以安排你的行程。”

    钟梅梅犹豫着点头:“谢谢我就不用说了,钱我这边还有些,自己能负担费用,只希望未来阿仁你能把万鞋网一直营运下去,算是给我个念想。”

    石涧仁不承诺:“就跟你调整情绪一样,搞互联网企业,我现在觉得也是在不停的试,看这条思路行不行,那种想法好不好,有点运气成分,也要付出很多白费功夫交学费,所以万鞋网这种模式到底能不能生存下去,我不敢说,尽力吧。”

    钟梅梅表示了认同,不认同的是耿海燕,这几天的旅游可以说对她也是有生以来第一遭,从来没享受过旅游的姑娘一洗出国前的拘谨和阴霾,阳光开朗的本性终于被激发出来:“我喝酒是为什么?不是借酒浇愁,是为了你,你知道不?”

    石涧仁现在对酒精敬谢不敏:“不管怎么说,身体是自己的,麻醉自己的神经都不是什么好事儿。”

    俩姑娘都对他站着说话不腰疼的风格表示了鄙视。

    钟梅梅没发现自己的情绪好了不少,但下飞机的时候还是戴上墨镜,不愿看这当然也是熟悉的一切。

    但是有点离奇,来接机的居然是柳清和吴晓影一起的,而且最不可思议的是吴晓影居然笑嘻嘻的挨个儿给这三位一个拥抱之后,就邀请钟梅梅跟自己一起走,去平京,机票都订了,她是来机场搭乘航班的,才不是专门来接石涧仁的呢:“今儿周五,现在已经晚上八点过,后面周末休息是私人时间,不耽误上班吧,我可以自由自在的去任何地方,有什么事儿,周一再谈!”

    耿海燕是第一次见吴晓影,只能用瞠目结舌来形容她的表情,比面对倪星澜时候还要失态。

    不是说吴晓影比倪星澜年轻漂亮,而是现在呈现出来的气场。

    粉色厚呢大衣呢!

    粉色啊……

    可以说是几乎每个女人都会喜欢的颜色,但百分之九十九都没法驾驭的颜色,穿在吴晓影身上却一点没有装嫩或者媚俗的感觉,就是有点调皮的高贵。

    试问这种成熟女人才能演绎的风情,青春美少女倪星澜当下还差点段位,柳清都破天荒戴上墨镜,因为她纵然比吴晓影高小半个头,都压不住对方熠熠生辉的焦点感,接机大厅里面人来人往的目光全都是在瞟吴晓影的,烦死了。

    吴晓影这会儿还故意摘了墨镜对石涧仁风情万种的笑一笑:“怎么样?胖了点没?有福相没?还破财么?”

    面对一连串充满自信的问号,石涧仁只能回以欣赏的目光:“漂亮!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提醒保持状态,别过犹不及。”

    吴晓影潇洒的戴上墨镜娇笑:“那你就等着瞧吧,周末了,我该放轻松会情人去了,女人啊,还是要有情感滋润才是最完满的,走了!钟小姐……”

    钟梅梅简直是亦步亦趋的像个小助理,一路小跑就跟着她去了,跟着那机场熙熙攘攘满目都是灰黑色中最为亮丽的那抹粉红色而去。

    估计吴晓影把她卖到平京去,钟梅梅都会帮忙数钱。

    这就是魅力。

    ~

    因为存稿的原因,暂时双更几天,后面一定补上,望谅解,我现在都写到半夜两点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