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783、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痛苦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但要有多少思才能定制似的精确梦到那个爱恋的人,可能叫科学家来也无法拿出定论。

    真挚的情感恐怕也是用多少科学研究也没法量化的,一直到吃早饭,耿海燕都处在一副魂不守舍的惊恐状态,时不时的看石涧仁,确认他的存在和梦境里面没什么关联,还得石涧仁来安慰她:“梦也一般都不是什么兆头,有人还说做梦是反的呢,好事好事。”

    耿海燕自己是轻轻摇头的:“太吓人了,好像就是眼睁睁的看着你在我面前出事,具体怎么样我都不记得了,但是到现在我都记得住那种突然看见你没了命,我整个人都要疯了的感觉……”说到这里,年轻的姑娘还闭了闭眼,深刻的在重温那个瞬间:“浑身就像触电一样,浑身无力的立刻倒下去,整个天都塌下来了,心里,心里就跟被揪住一样,疼得要命,我都觉得不能喘气儿了,使劲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这一定不是真的,我就使劲的抖,使劲挣扎着想睁开眼,然后就睁开了!”

    石涧仁只能充满怜惜的看着对方,目光不温柔都不行,不是至爱亲朋,怎么会产生如此强烈的感受?

    可以说这一刻他还有点惭愧,起码他对耿妹子的感情都没有这样深厚浓烈,那又凭什么去置评对方呢。

    耿海燕也顺着梦呓一般的声音睁开眼,却不由自主的带上笑:“结果就真的睁开了,真的是个梦,再看见你,你不知道我那会儿有多开心!开心极了……”

    石涧仁点点头:“吃东西吧,待会儿冷了。”

    耿海燕其实已经回忆了好几遍:“我们老家说这种梦能挡灾,其实我觉得要么就干脆多做点,挡灾,一定要挡灾!”

    石涧仁脑海里只有那个抽搐着在噩梦中挣扎的女孩儿,笑着点头:“好好好,回头我也做点这样的恶梦帮你挡灾才能扯平。”

    耿海燕竟然没意识到这话有多甜蜜,白眼奉送:“我这辈子已经够幸运了好不好,以前认识的那些小姐妹早就羡慕得口水滴答了,当年那批最好也不过就是个店长,能跟我这样莫名其妙的当了老板?”

    石涧仁不让她妄自菲薄:“没有你决定要做奶茶店,后面的一切都是不存在的,我依旧从卖盒饭和开出租车那条线发展,甚至我都不会踏上酒店管理这条线,从而一步步走上后面这些路,也许我会是别样的人生,但绝对不是现在这样的人生,你说究竟应该是我感谢你还是你感谢我?”

    耿海燕终于感觉到一点不一样的情绪:“嘻嘻,好像这么说……我们的人生其实是不能分割开来的,对不对?”

    石涧仁点头,刚要再说什么,钟梅梅来到餐厅了,石涧仁连忙给耿海燕做个眼色,示意她多照顾下这个悲伤情绪的女人,耿海燕现在的情绪完全不同,跳起来主动过去迎接:“梅梅姐好!”

    钟梅梅其实也是一长袖善舞的机灵人儿啊,只是现在太过伤感而已,笑起来都有些牵强:“不错哦,看起来水灵灵的,今天……我们是就在城里逛还是到周围?”

    石涧仁起身帮女士端早餐,西贡的高级酒店基本都是遵循法式早餐的风格:“今明两天都在这座南部大城市里面,我租了一辆车,我得考察下这里的商务环境,你们随便照相游览下,明天晚上我们搭乘短途航班前往海滨城市,风景非常美,我也很期待。”

    钟梅梅标准的无可无不可:“谢谢阿仁了。”然后坐下来吃早餐果然又不怎么开口说话,视线都是散漫在食物上面,吃起来也味同嚼蜡一般无趣。

    很明显在这座全越南物价最高的城市里,石涧仁租用一辆当地人开的轿车是最方便的交通模式,而这种在粤州得来的经验非常好用,不单省了让两位姑娘暴走的劳累还多了个华裔当地向导,石涧仁都通知那位翻译不用来了。

    只不过石涧仁和普通游客真的不太一样,对司机推荐的几个著名景点欧式建筑群都毫无兴趣,反而对各种集市、住宅居民区和商业经济中心比较感兴趣。

    耿海燕的状态比昨前天好太多,时不时看见路边的什么吃的还要求停车自己下去买,当然还没学会指使男人,热带地区拥有太多好吃的水果都是内陆地区不知晓的,耿海燕的腮帮子一直都处在鼓鼓囊囊的状态,不停惊喜的给钟梅梅分享,当然,石涧仁坐在副驾驶一直都能收到剥好了只需张张嘴的美味果实,可耿海燕又没学会伸手喂的甜蜜招式,只会摊在手掌上送过去。

    也许是味蕾的刺激,让钟梅梅的精神状态也好了些,耿海燕下去买水果或者什么小吃的时候,她就会提醒石涧仁用数码相机拍照,后来经过几座实在是太有欧洲特色的教堂、中央车站之类地方时候,终于有些惊叹的下车和耿海燕一起要石涧仁合影,还叫了司机给三人一起照,这让耿海燕花了不少时间打理自己的外表,都想重新去买套衣服了。

    没了公司员工,以石涧仁的习惯,中午晚上就是随便吃路边摊,合算几块人民币一碗的鲜肉粉也能算一顿饭,到了晚上石涧仁终于邀请两位女士一起去欣赏下这座世界闻名城市的夜生活。

    这方面钟梅梅其实是最有经验的,但提不起劲,纯属陪同,耿海燕走不了几步就伸手抓了石涧仁的手:“我怎么感觉还是像那年我们从美院跑到市里面找洪老师的夜景,完全不是我们熟悉的环境,嘿嘿,现在居然还跑到国外来了。”

    石涧仁一开口就真无趣:“这是我的感受,越南南方比北方更懂得享受生活,越南人基本不存钱,有多少花多少,所以他们虽然工资不算高,但消费力很强,西贡这里的物价和粤州都差不多了,相对于一千来块人民币月工资的当地人来说,其实也不便宜,但是你看他们的幸福感很强,生活悠闲自在,白天随处可见咖啡厅,路边吊床上都是无所事事的当地男人,没什么压力的感觉。”

    耿海燕其实也注意到了:“尽是女人在辛苦做事,那些男人游手好闲的,还尽骂骂咧咧女人呢!”

    石涧仁笑:“如果你妈来,肯定就能扭转这种风气。”

    耿海燕给他一个好看的白眼。

    钟梅梅看了,露出点笑容,可明显满带心酸,这种青年男女眉目传情的秀恩爱,简直就是刺激人。

    耿海燕得了石涧仁歪嘴角才发现钟梅梅的情绪,连忙收敛自己的表情,但是又太过明显的变化,让钟梅梅摆一个长辈的慈祥笑容:“要不我先回酒店?”

    耿海燕热情的挽住她:“难得一起出来,就是要到处走走感受吧,心胸!开阔心胸!”把石涧仁给她说的拿来活学活用。

    钟梅梅抬头看看五彩斑斓的西贡夜生活,还是苦笑:“心如死灰了,还能怎么开阔?”

    耿海燕连忙悄悄踢石涧仁,示意他开口劝,石涧仁装没看见,这种生离死别哪里是旁人劝两句就能参透的,不过看看这架势,他忽然觉得钟梅梅回头可以跟吴晓影好好沟通下,这两位在目睹亲人丧命的过程中,也太类似了点。

    这么一想,就觉得吴晓影那两年还真是坚强,居然能撑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