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779、不合群
    半个多月时间,石涧仁也就去探望了一次明星伤员,如果没有齐雪娇,倪星澜肯定是有点怨声载道的,但现在显然让石涧仁也成天跟她俩厮混在一起,少女心里也不踏实,所以对这个状况还能接受,连电话都不催促石涧仁,反而吴晓影还联系得勤一些,每隔两三天都打电话来询问情况,还从平京寄了些药物,说自己很快就要学业完成回来了,一定要好好陪她。

    于是去探望倪星澜的除了柳清等人时不时过去慰问下,就是公开消息以后从江州以及全国各地来的娱乐媒体采访跟真爱粉,这倒是让假日酒店顺带提升了不少入住率,大堂经理们被问到这个事情也很有外交部发言人的骄傲派头,保安部还特别在商务套间的楼层安排了值班人员,避免疯狂粉丝干出什么不理智的事儿来。

    形成这样的状况后,石涧仁真心感谢齐雪娇对自己的协助,口头感谢完转身就去了越南,耿海燕如愿以偿的一同前往,而且有她去,柳清、洪巧云都很默契的选择装着不做声不参与,看来对石涧仁的确是很信任了。

    但除了助理、翻译和营运部、销售部的成员和赵子夫,比较意外的还带上了钟梅梅一同前往,因为柳清说这位几乎已经到了魂不守舍的地步,既然公司已经移交出去,就没了什么牵挂,马上申请出国,结果接连在美国、日本和欧洲几个方向的签证都不过关,因为不知道是不是精神状态缘故,签证官似乎都认为她有移民倾向,最后干脆就带到这个全都持商务签证的队伍里面来,越南对签证的要求也很简单。

    所以这个小细节略微让耿海燕有点扫兴。

    商务考察团一行八人没有从江州直飞越南,老实说,西南内地的江州还没有到越南的直飞航班,必须到沿海去转,石涧仁选择了先飞到毗邻越南的桂西省会,而且是选择陆路过境,坐车前往越南首都。

    货真价实的商务考察团,在首都闹市拥有一家已经开业类似商场的展销馆,带队的又是已经多次往返两边的销售部副主管,竭力想在高层面前表现,就把行程安排得很妥当,这和石涧仁当初爬山涉水来桂西拉赵子夫回去有天壤之别。

    现在几乎随时都是西装革履的人力资源培训公司总经理,从下飞机开始就对这边似曾相识的南国风景有点激动,多次看石涧仁都是欲言又止,上了安排的丰田豪华面包车也尽量坐在跟石涧仁一排的单人位上,石涧仁主动跟他讨论关于考察越南馆员工的状况,如何用培训的方式把这边的员工情绪调动起来,保证山高皇帝远的状况下正常运转。

    职位仅次于石涧仁的耿海燕当然坐在他旁边,一直把左手肘放在车窗沿上,略显表情波动的看窗外以及看这边转头说话的俩男人,左手一会儿快速手指敲窗沿,一会儿撑下巴,一会儿摸耳朵,属于典型外出春游却又强抑情绪的那种表现,所以这边能看见她的赵子夫等石涧仁吩咐完,连忙说自己要消化下,摸了记事本出来写写画画,还算懂事的不招惹传说中的暴脾气。

    石涧仁对这边的姑娘却没什么多说,只提醒她多看多感受,最近这边有在大力开发东盟经济,热饮冷饮其实销售非常好,值得下大力气主抓这个省。

    如果是柳清或者吴晓影,肯定是恬静的感受这种无声胜有声的默契,倪星澜小动作多一些,但也仅限于两人之间。

    耿海燕却有点不自在,总想说点什么,却又怕说错,于是体现出来就有点烦躁。

    这种商务团过境其实非常快,从有点喧哗的口岸越过时候,类似码头的人潮汹涌,终于让耿海燕的视线在外面转了转,上车检查的异国军警也终于分散了一点注意力,反而正常点了。

    然后和国内大量建设的蓬勃景象不同,这边就突然变得倒退二十年,特别是离开边境口岸以后,建筑密集程度和城镇间距立刻稀疏起来,在经过农村的时候还好点,只要经过城镇,和国内现在小城镇的差距就很明显了,起码目前城乡建设中普遍看见的瓷砖在车窗很少见,建筑都是灰扑扑的水泥砖墙。

    石涧仁之前去过的都是相对发达国家,也有点新奇,从耿海燕这边频频观察外面,这让感受到目光擦过的耿海燕又有点如坐针毡,表情又变得不太自然。

    石涧仁心里暗叹一口气,小声讲解自己在韩国、意大利、波兰看见的不同风情:“我感觉这比我小时候到县城里面看见的都差得多,原生态一些,但明显经济状况处在抑制状况。”

    耿海燕终于放松一些:“我……小时候记得好像就在田间地头,后来才被爸妈接到码头,就再也没有回去过。”

    石涧仁陈述主要目的:“我俩都不是直接影响越南展销馆业务状况的职务,更多是通过这种完全迥异的国家和人文环境,对比我们自己的生活工作,开阔眼界和思路,才能更好的领导自己的团队发展。”

    放松下来的耿海燕不傻:“我知道你让我多看点,别一棵树上吊死!”

    石涧仁无奈:“如果这时候,你还把小家庭看做人生最重要的事情,我也没话说了。”

    耿海燕确实动不动就咄咄逼人:“我看你跟那电影明星话就多!”

    石涧仁针锋相对:“嗯,年龄她跟你差不多,见识的确比你多,虽然也是敢爱敢恨的性格,但知道孰轻孰重。”

    耿海燕的腮帮子立刻鼓起来,但能憋住了不说,没法比啊,这个的确怎么都比不过!

    石涧仁转头看另一边,赵子夫终于抓住机会:“的确跟七八十年代的国内县城样式差不多,我们是不是可以遵循国内七八十年代的需求来揣测这些地区的经济产业需求?”

    对这位石涧仁是要控制他的主动性:“目前这边二十来名员工,多沟通多交流,你尽量少涉及商业,关注敬业精神和细节严谨……”

    赵子夫连忙又记录。

    其实从边境过去首都两百多公里,中间吃了个饭,下午按时抵达了繁华的首都。

    年龄最大的赵子夫感觉更准确,连首都都是二三十年前国内大城市的模样:“最多是个省会!”

    放眼望去,低矮的两三层楼民宅密密麻麻,超过十层的高楼就鹤立鸡群一般稀稀拉拉的散布在占地面积很大的城市各处,还远没到国内这种大干快上的蓬勃状况,但街头摩托车的确是多,营销部和营运部的都有些惊喜的看见几次江陵摩托了。

    等面包车把外国客商送到了展销馆楼下,没有来过的跳下车时都有点激动,公司第一个成型的地方呢。

    唯独跟在后面的耿妹子一脸皱眉,然后才是幽灵一般飘下来的钟梅梅。

    穿着黑色衬衫加同色长裤的姑娘整个人都处在恍惚状态,还全靠耿海燕扶了一把,才没摔到路牙子上。

    这俩的确都不是来出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