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775、相信我,没错的
    但看起来,这种重口味的确丢翻了高开明,起码这位赋闲在家的孝子答应开始着手了解关于建立交易平台网站的工作,先不谈报酬跟待遇,他听过太多天花乱坠的人生情怀,需要且走且了解,虽然到这时候他还是没给石涧仁解释他为什么一定要那样的高价,但石涧仁却能笃定这未来一定是个好伙伴。

    石涧仁安排自己的司机送高开明回家,接下来这位代理技术总监将一直享受有车接送的待遇,那就先把唐建文的车挪给他了,反正唐胖子成天在外面不着家。

    而且很显然现在每一分钱都要掰开来花。

    难得出现在办公室的石涧仁连续开了三四个不同规模的会议,中午又到员工食堂跟一众高管吃了红烧牛肉盖饭,又开了两个会,然后才自己驾车返回医院。

    唐建文在电话里非常惊喜的听闻石涧仁搞定了技术总监,所以他决定增加在俄罗斯停留的时间,把关于神女摩托和俄罗斯展销馆的事情做得更扎实一些。

    因为原本在几个小时前,石涧仁和唐建文商量后者得尽快返回带领一个团队入驻鞋业网站,从技术和营销两方面全面改组这家走岔了道的公司,现在有了高开明来承担技术方面的问题,那只需要卞锦林带着营运部门的人员过去先梳理就行了。

    今天开会的初步思路是把小泽原本撒在华南华中沿海一带的采购销售人员转变为大唐网的国内制造业数据库业务员,让这些已经非常熟悉沿海一带制造企业的业务员采集归纳大量的制造产业特别是中小型企业讯息,如果这一步实施得还顺利,才逐渐扩展到华北跟西南地区来,至于鞋业网站,应该是作为公司旗下一个新交易平台的试验田,在这个独立的门类试试看到底能做什么。

    有人把钟梅梅交出来的股份当成了意外财富,也有人把这摊子当成包袱,石涧仁却考虑的是尽可能归纳成为坚实有力的组成部分,这或许就是那些大人物们具备的棋子眼光,哪怕是个卒子,也有可能在不为人注意的时候爆发出特殊的意义来呢。

    所以原本接触这块工作的杜文婷也转过去跟着卞锦林做助理,之前一直利用奶茶连锁改制来招聘、配备员工的营运部,终于可以开始正式运作了。

    耿海燕接下来要自己独立面对一个接一个地区的改制进程,林岳娜心惊胆战的表示自己一定做好辅助的奶妈工作!

    会上她故作轻松的用这句游戏词汇时候,引得不少男员工多看她几眼。

    好像所有环节都已经配备到位,各个部分都开始发力了,只有暂时没了地产工作,全心全意做好秘书管理的柳清忙得抱怨:“吴总监呢!?现在所有人到位了,公共事务部迄今为止都没有完全跟外部连通,全靠我这勉力看着的,大唐网、奶茶连锁、装修公司这么多需要对外宣传,树立形象的工作,基本都停滞不前!”

    石涧仁只能说是磨刀不误砍柴工,毕竟现在还是个练内功的阶段,叮嘱柳清多跟那进修的高材生联络沟通就行了,暂时请酒店推广部一起帮衬下。

    这就是现状,石涧仁好像大浪淘沙一般慢慢凑齐的班底,已经逐渐浮现成型,实际上他已经没有那么多具体事务要做,更多的精力和思考可以放到更远的地方,思考这一系列的企业到底能走到什么样的局面,这些各不相同的伙伴又能站到怎样的高度。

    想到伙伴这个词,石涧仁居然想起了曹天孝,把车停好上楼的时候,顺便给对方打了个电话,把唐建文最近在俄罗斯的进展讲述一遍,那边显然也很关注进展,还问石涧仁最近又在忙什么,他可是两次到唐楼去,结果都说他在出差。

    石涧仁顺口说起高开明的情况,感谢曹天孝把这么优秀的人才介绍给了自己的团队,曹天孝还有点惊奇,说自己到唐楼的时候怎么没看见那位据说很出色的技术骨干,石涧仁就跟他约定差不多下周在办公室见面聊。

    的确倪星澜也差不多该出院了,腰部术后恢复得还不错,虽然生活还不能自理,双腿也不能行走,但起码因为固定了什么替代石膏的高分子夹板,能做一些在担架床上的移动也没大碍,起码现在也没换药和输水了,十九岁的姑娘早就有些不耐,吵着要离开,所以石涧仁征求的医生的意见,三天后就准备把倪星澜接回假日酒店。

    倪星澜这号儿的拍影视剧和广告片肯定都是办了各种意外险的,治疗费还在其次,主要是误工费比较高,所以赔偿金额一贯都不会小,面对名人明星保险公司还是没什么磨叽刁难,态度非常好的就把款项转到经纪公司了,其实润丰那边更是要求全程高规格调养陪护,所以石涧仁也跟医院方面申请一位护工外加按摩师都住到酒店去,显然下一个阶段的重点就是恢复,倪星澜更是自己准备要求平京熟悉的健身教练过来做陪伴。

    她的事业心还是蛮重的,根本不会在乎钱。

    东西都收拾好了,石涧仁帮担架车上的倪星澜把墨镜绒帽都戴上,准备等护工和按摩师来了就出发,结果听着走廊上轻微的脚步声跟熟悉的主治医生低声说话,然后门打开,让石涧仁和倪星澜都有点把下巴惊掉的感觉。

    一身军装和主治医师站在门口的不是齐雪娇还有谁,小半年没见,很轻易的就能看出来这姑娘黑瘦了一些,但底子好,特别是军人的那种挺拔气质好,军装依旧是紧绷绷的让人肃然起敬,对石涧仁点头一笑,转头给主治医师感谢:“真是我朋友,接下来我跟他们说……”

    其实倪星澜只是去年在电梯里见过,其他全都是听说,但这会儿肯定能把对方的精气神回忆起来,比石涧仁还难以置信的飞快回头看,以为是石涧仁把对方找来的,但是一看石涧仁的惊讶表情就放松下来了,但有悄悄抬手抓了石涧仁的指尖捏住,开始有点怯生生,后来却加了把劲攥紧。

    她不是耿海燕那样无知者无畏,她知道这是谁,跟随父辈祖父耳濡目染,可以说最为了解京城那些天之骄子一般的存在,更明白那背后意味着多么强横的背景实力,可这一刻还是像每一个恋爱中的女孩子那样,忐忑但坚决的展露了自己的心思。

    齐雪娇可能真的想不到自己会给人带来这么大的心理冲击,爽朗的过来先给石涧仁打招呼:“大理想家,你的远大理想最近捣鼓得怎么样了?”

    石涧仁笑笑:“还行……”

    不等他说什么,齐雪娇的目光手势就朝着倪星澜去了,而且瞬间变温柔的那种:“倪星澜小姐,你好,我是石涧仁的朋友,也是骨科医生齐雪娇,以前见过你,一直都是你的影迷,能跟你做个朋友么?”

    可能原本心里还存着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之类乱七八糟心思的少女有点愣住了,又转头难以置信的看看石涧仁,传说中这种郡主般的存在不应该是骄横跋扈,欺女霸男的么?怎么这么和气?

    石涧仁更了解齐雪娇一些,当然做朋友是极好,但和这位交往很容易受到外界压力也是可能的,所以手上没松开,另一只手过去帮倪星澜摘了墨镜:“礼貌,礼貌啊……”

    果然,齐雪娇从看见倪星澜的脸蛋开始,情绪更柔和,接过倪星澜不明所以抬起来的手,医生一样慈祥的俯身:“嗯,相信我,我一定会把你照料好的。”

    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