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773、你怎么知道
    有司机开车,对老板来说的确是有这个必要。

    现在石涧仁坐在宽敞的后排,低头看见手机上面闪动的一大串短信文字,都是刘杰那边安排秘书传送过来的,新的广告播出以后,客户大喜过望。

    原本平淡无奇的古装酒广告,最多卖点就在倪星澜这个代言人身上,现在居然同样的钱多了另一位当红明星客串不说,广告片的格调上升不少,广告公司那边有专业的数据反馈,绝对在这个时段算是高收视,现在广告客户决定加大投放力度,把这条广告的效应用到极致,并且开始询问黄晓薇的广告价码是多少。

    各方询问这两位明星的电话还在其次,好多公司都打电话来问这条广告的制作方,把那其实啥都不会的广告公司乐得跟什么一样,到处吹嘘这条与众不同的广告是自己捣鼓的。

    刘杰本来有点气愤的要去驳斥,石涧仁根本不在意:“没那能力,硬着头皮揽来的活儿,立马就能露馅,说不定还要赔钱,你费这么大火气却教他卖乖,你傻啊?”

    刘杰一想也对,就期期艾艾的传了条消息过来:“詹先生传真了一份收费单过来,创意协作的收费,几万块,他就给我写了那么张条儿,大骨架其实还是您说的!”有点不忿的感觉。

    石涧仁也有点吃惊,但也不生气:“好,那就赶紧给他付了,手续正规,如果这笔款项在你那边不好列支,就算我这边付的,我私人付费。”

    刘杰连忙打电话:“没有没有!您是经纪公司总经理,这件事他的确有点石成金的创意能力,我都懂,账面上谁也不会觉得是您做什么手脚,谁都信得过,不就几万块嘛,可我想的是这不是您的人,大家齐心协力帮忙么,怎么这么斤斤计较?”

    石涧仁在感受这部银色的沉甸甸电话:“可能他习惯于做事就收钱?说起来我也得回去查查他到底给我这边帮了多少忙,我也该结账给他,你说这算不算是曲线提醒我?”

    刘杰嘿嘿嘿的在那边笑,说任姐那边的操作也开始了,一定把事儿办好。

    石涧仁挂了电话继续玩手机,果然这部电话也能上网,登上网络稍微搜寻一下,就看见关于倪星澜这次广告拍摄中遭遇重伤的消息层出不穷,除了体现这种人前光鲜背后艰辛的明星真相,看起来主要是表达黄晓薇的义气,一点都不在乎钱的姐妹情深,全力以赴替身电影和广告拍摄,这提醒石涧仁又发短信给刘杰,安排还是从自己这边调动五万元给黄晓薇表达心意。

    对方展现了人情,就应该回以诚意。

    结果到了公司和柳清简短几句话上楼的时候,秘书不以为然:“啊?我以为你看见了呢,每次关于詹先生的往来,我都有即时结账,他往来江州,工作安排,甚至介绍建筑设计师之类,所有事情都是明码实价的每次回头就一张收费单,差旅费、介绍费、中介费、创意费用都列出来的,我以为是你跟他谈好了,觉得这样干净利落也行,每次都直接安排付款,反正价码都在我的签字范围内。”

    石涧仁才知道原来连介绍建筑设计师这种事情詹浩思都收了钱的,有点哑然失笑:“这老头儿!还真现实!”

    柳清帮他解释了:“你没发现我很少跟他主动联络?我问过罗伯特,他说台湾那边的商人大多这样,专业但格外的现实,没什么友情帮忙的,做了什么该得的那一份,一分都不能少,詹先生介绍的那位廖设计师也这样,手手清,不像大陆的很多地方都活络宽松相互支持帮帮忙之类的不计较。”

    石涧仁了然的点点头,快步走出电梯,走到那个黑乎乎的监控机房外,隔着玻璃看见高开明坐在里面,一个人坐在周围环绕的大堆设备机器中,身上却没穿那件白大褂,也没有靠近设备台,就是孤零零的坐在中央。

    这一幕给了石涧仁比较深刻的印象。

    进机房前石涧仁问外面忙碌的几位工程师:“监控中心里面怎么没人陪外来客人?”

    工程师一脸焦灼:“这客人就这么走一圈,给我们指出一连串的错误,等他坐在监控中心里,屏幕上哪儿哪儿都是错,赶紧改啊!”

    其中一个还补充:“感觉就好像我们前面捣鼓几个月都是白折腾!赤身裸体站在别人面前一样,随便都能给我们灭了,失败!把老罗叫回来一起感受这种失败!这都是谁啊,您找来踢馆的么?”

    石涧仁不介绍高开明那一连串炫目的履历,拍拍他们的肩膀自己迈上台阶推门进去。

    十月底的天气,江州还处在秋老虎的不稳定高低温混杂中,但高开明却穿了件有点厚的灯芯绒西装,和唐建文当初喜欢穿的那种手肘有皮革的休闲西装差不多,都带点国外的非官方学术气息,目光比较空洞的看着周围,慢慢的在带轮的工作椅里面摇,就是将军面对自己校场上千军万马却漫不经心的那种感觉,有点自我。

    极为静谧的空间中听见关门声,转头看见石涧仁,也没有急切的站起来,只是点点头:“如果我不来,你还真的就放弃找我了?”

    石涧仁也点头,在桌上放下电话,再拉过一把椅子相对坐下:“我并不是个很主动的人,包括事业甚至都得周围的人推着我走,习惯顺其自然,我诚恳用心的对待你,你给予回报,那我欣然接受,但如果你觉得是占了便宜或者忽略不见,我也就当没发生过,当然现在我觉得这种态度有点问题,需要调整。”

    高开明指指周围:“这就是你说的几十万设备?”

    石涧仁听得出来里面不以为然的意思:“我们目前只有这个能力,但未来有无限上升空间。”

    高开明又忍不住看傻子:“所有这些东西都是美国人发明并制定规则,大型服务器和域名控制权都在美国本土,你还好意思说有无限上升空间?”

    石涧仁真不太清楚,但并不惊慌失措:“这只是细枝末节的技术问题,火药还曾经是中国的发明呢,当整体局势发展到可以忽略这种细枝末节的时候,你能说那些什么服务器和控制权都是永恒不能被替代的?”

    高开明的眼睛亮了亮:“你实际上是能够筹措出一百万美元来的,你认为我不值这个价?”

    石涧仁摇头:“我两三次请求,就说明我是真心希望你能加入我们中间,但一来没这个钱,二来也不可能为了你一个人,打破整个团队的均衡性,而且你过于强调你的身价,这也会导致以后各部分之间的合作有问题,这是我过去一个月偶尔思考到这个事情时候的新想法,所以更不会去找你讨没趣。”

    高开明微秃的头上有一点点反光,因为他调整了一下头部姿势,好像从无框镜片里面能把石涧仁看得更清楚:“我查了一下,那个死者的确能在几个月里赚几百万,你明明是有这种赚钱渠道的,却能挡得住这种诱惑,这就让我觉得有点意思了。”

    石涧仁眉毛抬抬:“我觉得最有意思的事情是,你明明不是一个贪财的人,为什么非要咬定这么高的价码?”

    高开明皱眉:“你怎么知道我不贪财?”

    石涧仁平静:“你怎么知道我们真的能几个月赚几百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