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772、最好的时代,最坏的时代,随时都是
    石涧仁送走访客,若有所思的推门进来时,倪星澜还点评:“没演戏,应该是真的。”

    如果说耿海燕是石涧仁的开门弟子,洪巧云算是专攻眼神的研究生,而倪星澜就是带艺入门的大徒弟,她对演不演的定义纯粹是靠感觉,听一听看一看就能辨别出来。

    石涧仁点头:“女人希望男人有钱有势,起码能养家糊口有个盼头,男人都愿意找个貌美如花的,其实所谓的爱情不爱情归根结底都是带着这种目的性,所以当初我才撮合他们夫妇俩,虽然他们有点极端,原以为钟小姐能改变一下丈夫的走向,没想到她的物质还是没能抵挡住诱惑,也不怪他们,这年头又有多少人能抵挡住这种网络世界的财源滚滚呢?”

    倪星澜骄傲得有点迷醉:“你啊。”

    石涧仁笑:“我是个和这社会格格不入的假文人,我的价值观根本就不是主流,甚至我还得反过来学习这种现代价值观,才能更好的把周围的伙伴捏合在一起。”

    倪星澜灵巧的把自己摘出来:“对,少跟他们谈感情,谈钱,这个最实际!”

    石涧仁摸出电话来又要准备给柳清谈新兼并公司的事情,倪星澜叫住了他:“过来,让我看看脖子上的项链呢?”

    石涧仁啼笑皆非:“那金链子?你认为我会戴着?我想想,放哪了……?”他那曾经傲然的记忆力,现在已经被现实生活摧残得支离破碎。

    终于在倪星澜瞪眼之前想起来:“对!在保险柜锁着呢,这次养好伤回头你带回去,哈哈哈,给倪经纬戴上,你就知道我为什么不戴了。”

    结果倪星澜是另有花样:“你看看,看看,我一直把这根项链戴着的,一对儿!受伤都没摘下来,对了!你还说了给我买唇膏和香水的,东西呢?”

    石涧仁不紧张:“这个把月,我都从来没去办公室,你说我怎么拿给你,回头我去办公室拿。”

    倪星澜已经开始笑了:“这才乖……来,自己伸手到我枕头下面拿。”

    石涧仁有点怀疑:“干嘛?”

    倪星澜干脆的抓了他的手塞枕头下面:“磨磨唧唧你才干嘛,又不是要你伸大姑娘被窝里,送你的!”

    石涧仁摸出来一个跑车头造型的电话,冰凉的手感比较重,和他三年来一直用的这部洪巧云赠送轻薄手机完全是两个方向,宽大。

    倪星澜看来也善于发现问题:“前几天就发现你这电话磨损得太厉害了,而且都是几年前的老款,你好意思用,我都不好意思看,刚才看你发短信都有点按键不灵了,而且我给你买了,就得天天用,用的时候就得想起我,来,把电话卡给换了!”

    石涧仁是真不讲究,去年买过一个最新款的数据电话送唐建文了,后来又临时买了个用过就给了杨德光,自己依旧在用那个几年前的老款,的确有些问题,通话质量不好,盖板卡不住的情况频频发生,也不推脱的拿过来装上电话卡,开机才发现居然是个触控屏的彩色屏幕,没了键盘全都得在屏幕上触碰,很新奇:“哦?发展这么快,都彩色了,还可以用笔?”

    说起来石涧仁真是可怜,成天忙于工作不关心自己生活上的物件,这种东西真的有点脱节,居然还敢说自己是it公司的。

    倪星澜都瞧不起,从枕头另一边摸出个银闪闪的手机:“这算什么,我这个还能拍照呢……”说着拉过石涧仁跟自己凑到一起,艰难的咔嚓,反过来打开那盖在屏幕上的键盘,居然也是个触控屏的彩色屏幕,石涧仁看得有些眼热的想拿过来都看看,倪星澜却尖叫一声:“这么胖?”难以置信的转头面对石涧仁,好像世界都要毁灭一样:“镜子!给我把大镜子拿过来!”

    这些日子倪星澜除了杜文婷来帮她化妆,自己捣鼓都是拿巴掌大的化妆镜,而且有石涧仁在旁边都是飞快的几下处理完毕,现在终于看见个全貌,气得都要哭了!

    以石涧仁的男人角度,很难理解漂亮女孩子对自己容颜的强迫症,虽然其实只是凑近了拍照时候难免有躺着的双下巴,倪星澜决定把减肥的日程提前到现在开始,哪怕石涧仁给她强调在这个养伤期间保证足够的营养是必须的,倪星澜都置若网闻,还极为少见的反驳他:“漂亮这事儿你擅长我擅长?我才是行家!”

    曾经被倪家认为会破坏优良基因的山里娃只好闭嘴,坐在旁边研究两部新手机的强大功能。

    他不是热衷于尝试新事物的玩家,而是对这种科技日新月异的突破感有些诧异,这就是生产力,对普通人来说只是消费者的惊讶,但是对于立志要改变点什么的人来说,风尖浪头的变化都应该有敏锐的触觉,自己仿佛不具备,没有唐建文说的那种极客感受,不具备对科技世界的极高敏锐。

    所以靠在沙发上,像个公子哥一样翘着二郎腿爱不释手的轮流把玩,打电话、发短信甚至还有邮件,二郎腿主要是用来摆放电话和说明书的,忙着制定减肥计划的倪星澜懒得搭理他,低头写写画画中,说自己那部是去西北以前在平京买的,在枯燥乏味的剧组全靠这个打发时间,而石涧仁这部是前两天喊杜文婷新买的,据说这是现在男性商务人士最好的配置,终于有点两口子各忙各的感觉了。

    其实相比之下倪星澜这部功能更为强大,文字处理、音乐播放、照相甚至看书都能在上面体现,和之前自己送给唐建文那部差不多,但款式简洁漂亮多了,据说是来自日本人的设计,而石涧仁那部美国品牌的却又大气方便很多,少了那些琐碎繁杂的功能,对大多数商务人士都应该够用了,石涧仁甚至还试了试上面的录音功能,感觉能替代自己随手不能缺少的记事本。

    然后就在这时候,石涧仁那部新电话突然响起来吓了他一跳,柳清接通电话有点惊奇:“那位高先生过来找你,说要跟你谈谈!”

    换做其他人,石涧仁多半邀请干脆到医院这边来,高开明还是不同其他,连忙给倪星澜解释两句叫护工进来顶替一下就赶回唐楼去。

    而且石涧仁还很难得的把自己的电话卡换到倪星澜那部上面带走,说是自己到外面走走试一下拍照等功能。

    倪星澜头都不抬的叮嘱他千万别给别人看了里面自己拍的那些私人照片就好。

    石涧仁还没意识到手机上面带了摄像头,意味着人类都进入到了一个新时代。

    真是个崭新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