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770、究竟要飞多高
    江州最好的医院分两类,一系是军医院,另一系是医学院附属医院,出于某种原因,柳清选的当然是附属医院这边,最好的病房,最好的医生,该疏通的关系都到位了,连副院长都主动来病房送了束鲜花慰问下,感觉明星来住这家医院多蓬荜生辉的,当然住院费没半点折扣,但领导的光临让护士医生都特别热情。

    又是一系列的入院检查,耿海燕和柳清全程明了了那看起来笑眯眯的少女实际上在承受什么样的痛苦,之前那点情绪好像又不见了。

    石涧仁靠在医院检查室外面墙上:“做演员的,特别是星澜这种带点打戏底子的,特技、威亚、枪林弹雨之类的危险多得很,骑马开车受伤的几率很大,反正我知道她起码骨折都有三四次了,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都不容易,这些日子担待点?”

    这根本就是两码事好不好?

    不过石涧仁和倪星澜在医院的生活就开始了,甚至连杜文婷都开始去唐楼上班了,这边医院里请了个女护工协助石涧仁,另外有位男性秘书助理兼司机每天过来医院上班,专门负责接打电话跟收集各方文件。

    到底有没有必要石涧仁亲自陪伴倪星澜?而且还是在他认为不涉及男女私情的前提下。

    石涧仁自己觉得是有这个必要的。

    光是看着倪星澜一天天带着光彩容颜的恢复健康,他觉得这就是值得的。

    不是刚刚给任佳琳说了,发自内心的愉悦才是最好看的么,既然自己在这个对方最虚弱最需要的时候能起到支撑作用,那就尽可能的让倪星澜更盛开怒放吧。

    当然由此而来的副作用石涧仁现在不太瞻前顾后的小心翼翼了,自己心中无鬼,那就一切顺其自然吧。

    所以每天坐在病床边联网在笔记本电脑上处理公务,对石涧仁来说比在办公室效率还高点,起码不用面对那么多乱七八糟的琐碎,一转头就看见那张美丽的脸蛋,无论是在熟睡还是睁眼看着自己,也格外的赏心悦目不是?

    除了柳清每天下班的时候会带点石涧仁的换洗衣服过来,耿海燕和林岳娜还有其他高层管理人员都会轮流跟着一起来探视,不算喧哗拥挤,但也不冷清。

    倪星澜就成天吃了睡,睡了吃,欢笑疼痛中苦恼自己肯定长胖了,一定从复健阶段就要减肥。

    任佳琳还飞过来江州一次把黄晓薇带走,气色很好的说打算把新三板上市的工作丢给下面的人带着王驊去做,能成就成,不能成也无所谓,就当是给儿子压力,逼着他去学习新的金融经济知识,然后自己去操持目前的韩国艺人演唱会,这个是真的找快钱热钱,顺路到全国各地走走看看,重新熟悉下市场,琢磨新的事业开发点,而不是死盯着眼前的影视圈,顺便也眼不见心不烦老王的胡作非为,原话是当着石涧仁给倪星澜说的:“男人就这德性!喜新厌旧的老想着下一个,女人还是要活得自我自在一些!”

    倪星澜有自我意识的听了,继续以挑逗开发石涧仁为乐趣。

    可惜石涧仁现在已经段位大涨,原本这贴身护理有很多两人接触的机会,无论是擦洗、换衣、按摩、照料他都请护工来做,就连倪星澜翻个身,他都悠哉乐哉的端本书在旁边指挥,绝对不会有什么身体接触。

    但其他方面能细心照顾的,又让倪星澜半点都没生气的意愿来,大半个月过去,这姑娘愣是被他养得白白胖胖,一边埋怨一边喜笑颜开的甩开膀子吃石涧仁刚端上来的酱肉小包加油茶:“南方好吃的太多了,相比之下北方说的那些吃食,唉……我都不知道离开南方我还能怎么活下去!”还是习惯性的有暗示。

    石涧仁自己其实也贪吃,所以挑拣食物绝对不让那位助理插手:“西南一带真是把调味这个细节做到了极致,那就尽量接南方的戏嘛……时间差不多了,刘杰说有播出的……”放下早餐去开电视,顺便还扯了张纸巾给满嘴油的倪星澜,姑娘直接在他手里的纸巾中间蹭脸。

    高级病房当然有电视机,但开得少,石涧仁没看电视的习惯,倪星澜更是看见影视剧都有想吐的感觉,说自己特别不待见同行拍的东西,因为现在绝大部分都是乱七八糟的滥竽充数,看得她尴尬症都犯了:“等我出院了,要经常陪我去看电影,我得看看好电影演技才有提升的空间,这可是你害我走上这条高雅路的。”

    石涧仁回头看一眼白皙圆润的姑娘,得忍住笑:“你最大的优势是气质,这点你跟晓薇有很大区别,她其实才是靠演技,她出身平常又见识过很多普通生活,演起来未来戏路比你宽广,任总和韩国方面使劲捧她是有眼光的……”

    倪星澜嘟嘴了:“不爱听!”

    石涧仁开了电视机拿遥控板回来坐下继续说:“你应该减少工作量,但集中精力每年拍一两部真正好的片子就行,不然这些乱七八糟的片子真是在浪费你的灵性,因为你太漂亮了,别人第一眼就很容易看到你的容貌,被你的气质吸引,反而演技你再磨练也就那样。”

    倪星澜使劲忍耐想笑出来的情绪:“你到底是在损我还是夸我!?”

    石涧仁按照短信上的提示找到频道,时间还没到,就得等着:“你是从小在剧组混大的,年纪不大却有点油,晓薇从跟着你当助理踏入这个行当,却在韩国起步,我看过那边送来的报告,韩方对她的评价就是认真,非常认真,很符合韩国人做事的那种死心眼,可能跟她是做面点师有点关系,平时大大咧咧个人,一旦沉浸到自己专注的事情里面,就变得非常认真,甚至有点犀利,你可能不知道,我曾经坐在一边看她做过两三小时的面点,就知道她是个不达目的不松手的专注性格,为了追星可以学韩语、放弃工作到韩国,所以说她在韩国能被选中,以前公司里很多人说她是运气,我其实明白,这事儿她是有意为之,可能一开始外派韩国就有这个心思了,但萌芽是因为跟着你做助理,和你嬉戏打闹开始的。”

    倪星澜终于不拒绝讨论竞争对手:“嗯,非常认真,可能就是这个评价吧,我真做不到,从小就跟着演戏,对演戏已经有些厌倦了,导演怎么说就怎么做,何况他们还未见得有我懂,更懒得投入精力打磨演技了。”

    石涧仁循循善诱:“所以当初我建议你好好上学,现在这个阶段我建议你……要不到画家村去体验生活,就当天天去上班,和那些艺术家混在一起,从另一面感受下,表演这种玩意儿总归还是门艺术,殊途同归的去磨砺一下你的气质。”

    倪星澜若有所思:“画家?我感觉他们跟搞摇滚的那些家伙都不怎么靠谱,嗑药、戏果儿、玩颓废,这些东西不是你最排斥的么?”

    石涧仁摇头:“不能一竿子打翻一条船,艺术千百年来传承无非是靠美丑善恶不同方面来吸引人,选择其中最能展现你能力的切入点就行了。”

    倪星澜有点意外:“你对艺术还有了解?”

    石涧仁笑:“你读的戏剧学院其实跟美术学院有一定的共通性,回头介绍个美术学院的教授给你……开始了!”

    倪星澜疑惑:“你究竟要我走多高?奥斯卡?那对中国女星来说,都是到红毯边上只蹭蹭,不进去的?”

    对倪星澜时不时的带色挑逗,石涧仁一如既往不接招,指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