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759、白大褂的执念
    卞锦林的价值在石涧仁的发掘以后,开始体现出来。

    这位营运总监的思路正如同他给石涧仁表述的那样,是基于使命感的找寻逆向定位,也就是说先看工作中有什么问题,反过来倒推要解决这些问题,企业应该如何找寻自己的定位,由此把整个企业架构可能都要重新梳理一遍。

    这是石涧仁和唐建文都不擅长的,或者说卞锦林之前服务的火锅企业也不需要的,因为内部关系错综复杂的家族企业,年销售额近十亿,到处都是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怎么可能任由一个小小的营运总监来拆散重建?

    哪怕时代已经变更到必须做出改革了,可那些股东、继承人和帮闲依旧只会看见自己的那点利益所在,拒绝这样的变革,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巨型企业越来越不适应时代,最终被淘汰掉的常见局面。

    但在一切崭新的这片初创公司里,卞锦林仿佛就是刚好合适的那把手术刀,这里甚至没有一家巨大的公司,大唐网只像是对外宣传的网址,大唐盛世网络技术公司更主要是作为工商纳税的实体存在,实际上的财务总监不是这两家公司的,石涧仁也只是在网络公司有股份,然后唐楼所在的产业园又属于柳清,总之各部分割裂得比较开,几乎是全新的等着他来构建。

    食堂的卫生规范和奶茶公司的营运规范,不过是他在做这台大手术的时候顺带做两盘小点心。

    短暂的越南之行除了让他解决家里的和谐问题,更多是了解了公司实际运作方式,便于操作。

    所以这位营运总监从越南回来以后,基本不出办公室,每天都呆在办公桌前,不是电脑上噼里啪啦,就是桌上写写画画,石涧仁把那辆帕萨特调给他开,反正自己和柳清回家都一个方向,何况还有吴晓影的那辆小i呢。

    唐建文把分给他的那辆英菲尼迪也放在公司了,谁叫他等到深圳娄甜甜那边为他招聘的两位俄语助理一到,立刻就陪着神女摩托方面的人员飞俄罗斯了,哪有时间在江州磨蹭?

    而且这货还理所当然的把已经开发越南展销馆扔给石涧仁维持运作:“现在我只能一往无前的开拓,后院保障全交给你了。”

    石涧仁很明了,挠挠头去找高开明,一点都不开明的这位技术大拿。

    怎么形容这位技术大拿的,一个细节,他几乎随时都穿着白大褂!

    从曹天孝提供给石涧仁的十多份关于江州软件技术方面的高级人才储备里面,这是唯一一位不需要挖角转会的,因为资料里面似乎能看出来这位回国两年已经换了三所院校研究中心的技术大拿不是很容易跟人相处,石涧仁找上门去挨个见面看相,这位就算被邀请到江州大学高级研究中心来见面,也是穿着白大褂来的!

    不到四十的年纪,头发微秃,面色冷峻削瘦,看什么都隔着镜片冷冷的,加上喜欢双手揣在白大褂里的动作,如果说他是外科医生,随时都在选择看从哪里下刀比较合适,可能很多人都会相信。

    但石涧仁却觉得这位够专注,没有其他人或多或少的投机心态,所以推荐给唐建文,却没想到给自己找了个难题,他以为唐建文会自己去三顾茅庐的,特么你们都是技术人员,我能说什么?

    比自己还贱的唐建文居然还说用情怀不能打动,石涧仁就揣摩该怎么办了,但首先打电话约出来是必须的。

    所以他就开了唐建文的那辆车过去,看资料上说,高开明是在美国留学归来的,还在美国生活了十来年,万一也喜欢这种美式尺寸的大越野车呢,多少也是个话题啊。

    人力资源总监为了搭建整个团队,凑上最后一块重要拼图,还真是操碎了心。

    就在江州大学校内,本来石涧仁要去什么茶楼或者咖啡厅的,高开明说不用浪费时间,就在校园随便找地方坐坐都行,这倒是很符合石涧仁的风格,看来的确是和他差不多的怪人。

    九月底的江州,依旧充满高温热度,校园里面还是流淌着和外面不太一样的气息,可能马上面临放国庆小长假,青年男女们脸上都洋溢着轻松的笑意,少数可能面临分别的还搂搂抱抱如胶似漆,尽显青年大学生无忧无虑的温室花草风采,这更反衬出路边水泥座位上的两个男人古板老气,特别是其中还有个穿着白大褂的。

    高天明双手插在白大褂兜里,几乎没什么表情的看远处,好像周围草坪上马路上随处可见的学生情侣都是方程式代码,而且还是熟视无睹的作废代码一样:“没错,我现在暂时没有所属单位,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的年薪就应该降低,不低于一百万美元年薪,给得起就继续谈,给不了大家不用浪费时间。”

    怎么可能!

    一百万美元,按照即时汇率,这得差不多七百多万人民币,石涧仁自己叠加好几处的年薪还不到二十万,柳清他们包括唐建文在内,基本都是年薪十万出头,当然生活中其他费用都是公司包了的,怎么可能为个技术总监破坏整个工资架构,而且还是……不敢说全国,刨开贪官的话,在西南地区肯定是第一高薪了吧?

    况且这个价格在美国也是顶尖技术大拿和投行副总裁级别的水准,要不就得是世界五百强亚洲大区经理级别的腕儿了,你丫一个坐在江州大学水泥树桩上的白大褂,也敢狮子大开口要这么高的价钱?

    石涧仁都想骂两句了,还好他有涵养:“能解释一下为什么吗?您心里应该清楚,国内没谁能给你开这么高的价位,能冒昧的问一下您在美国从事网络软件技术开发工作能拿到多少么?”

    高开明瞟他一眼都是带点居高临下的味道:“我就值这个价,我的履历已经说明了这些,不用我再废话了。”

    不因为履历,石涧仁就不来了!

    石涧仁听唐建文给他评论过高开明的职业生涯每一步,比唐建文早出去几年,但几乎每一步都把唐建文原本引以为豪的职场经历打击得跟全年级最后一名一样失败。

    1991年,绝大多数中国人还没听说过电子计算机的时候,这位就考入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科学系,毕业获得理学学士学位,哈哈,唐建文看了这个就不想继续说了,他根本就是个不知名的野鸡大学,如果跟高开明比较,唐建文完全可以跟没上过学的石涧仁处在同一条线上。

    毕业以后,进入罗克韦尔公司当系统管理员,这家公司是世界第一的工业自动化龙头,后面几乎就不用解释,苹果公司做硬件测试、adobe公司质量工程师、雅虎软件工程师……

    这样的人会流回到江州,唐建文都有点不敢相信,但是真的能从这些公司网站上查到高开明的英文名字。

    要不是高开明的眼神始终坚定而不带傲慢,石涧仁根本就不会跟这样的狂徒废话。

    掏全年公司的人员企业开支请一个人,就算请的是韩信,那没钱请其他人来当光杆司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