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754、顺其自然真的能得道?
    老庄学说里面讲究顺其自然,天地万物不需要刻意去人为,那样的运转自如,就是道。

    布衣当然也是认可这种古代大贤的基础学说,但绝不拘泥在这个道里面。

    因为谋士布衣们大多见证经历过太多乱世纵横,他们不是圣贤们那样纯粹的理想逍遥,更接近实用主义,更清楚一个人人平等,家家欢乐的理想社会只能是理想,现实是恐怕只有少数人懂得道,而到了现如今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可能用极少数都无法形容这种明事理的比例,这个时候让石涧仁去期盼每个人都无为而治,谨守道德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所以这也能解释他为什么很少跟成年人谈什么改变,他只找寻那些需要得到机会,本身就在追寻改变的人。

    但曹天孝这样的政府官员,的确是他没见过的,这和王雪琴不太一样,如果不是因为地震灾难和之后的灾后重建,石涧仁也绝对不会如此接近一位官员,包括在平京,他都在小心翼翼的回避官员,这好像也是古时候的贤能们最爱干的事情,不入朝为官,不趋炎附势,哪怕这些贤能大多是在炒作身价,待价而沽,还是让这种风气一直都在民间流传,好像跟官方拉上关系就是没了独立的身份跟角度,不为五斗米折腰才是大丈夫嘛。

    石涧仁的做法当然是下班时候又去书店买几本跟统战工作有关的书来看!

    这书呆子也真是够了。

    柳清提着新的名牌包包跟在后面,其实这一周她都经常避免跟石涧仁见面的,不为别的,那天喝得烂醉以后,她居然酒精过敏,脸上长了不少红点点,惊呼之下这姑娘天天躲在办公室里不见人,现在好不容易收拾干净简直是个惨痛教训:“从来都没喝到这么多的,以前大学的时候就觉得我喝多了对皮肤不好,所以做大堂经理的时候就尽量不喝酒,可真没想到耿经理那么能喝。”

    石涧仁还想了想:“以前也没见她这么能喝,可能是在北方练出来的?”

    柳清自己就证实了:“对,她说她一个人在平京,经常晚上喝点看书,才能集中精神,这是不是有点嗜酒,会影响健康吧?”

    石涧仁哦:“那就得自己掌控了,也有对现实太过失望,非要活在半醉半醒的状态的,可悲。”

    柳清小心翼翼:“那,你说耿经理会不会很失望?”

    石涧仁不回头继续在书架上挨个查找,偶尔抽一本出来翻几页:“我能做的都做了,她该做的她自己选择。”

    柳清悄悄白眼做个鬼脸:“纪小姐也知道耿经理回来了,说她准备提前回国。”

    石涧仁顿了一下,哂然:“我也给她解释过,如果为这种小事情分心,那还不如当初别出国。”

    柳清再做一次摇头晃脑的鬼脸,结果石涧仁忽然转身,没来得及收回去,居然惊吓得下意识双手捂脸:“哎呀,你干嘛?”

    石涧仁才觉得她干嘛:“一惊一乍的,我刚想起来,这个包包要一万三?”他直到今天看见账单才发现自己掉了个大坑里!

    柳清立刻喜笑颜开:“别想抵赖啊,你说的,这买回来的女士用品给我,男式东西给你,谢谢石老板……”还很调皮的双手提了包在狭窄的书架中间鞠躬,让不远处一直在偷看这高个子姑娘的其他买书人,目光更好奇。

    石涧仁的白眼动作其实跟柳清差不多:“本来就是我们做评测的结果,你不拿去难道给谁?我是没想到这个一万三的包包,小泽他们居然就敢假冒卖四五百?”他还是太天真了点,真以为都是十分之一或者三四的价格,以为最多三四千块,结果柳清嘻嘻哈哈的全都买回来,石涧仁居然掏了三万块腰包,这个包就占一半,柳清马上拆了包装装上自己的东西,好像生怕他反悔。

    柳清提着包和少女上学差不多轻松:“奢侈品嘛,卖的就是品牌价格,真要论材料材质,成本也就那么多,但这个和四五百的假冒货,还是一眼就能区别出来质量。”

    石涧仁拿着几本书,定神想了想摇头:“小泽啊小泽,他是真的有商业才华,可把钱也看得太重了……”到货以后,包包还在其次,那些正规渠道卖的名牌运动鞋和小泽店里买来的只要稍微放在一起比较,就能看出明显差异,已经不是之前雪地靴所谓的尾单或者瑕疵品那么简单了,当然,这个时候石涧仁也有点怀疑那批雪地靴怎么会尾单瑕疵到七千多双的地步,国内加工厂的心态还真是和国外差得太远。

    柳清不感慨,自己还悄悄的在书店地板跳格子,也许只有跟石涧仁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她才这么像个年龄更小的少女,口中漫不经心:“你不会也觉得我把钱看得太重,占你便宜吧?”

    石涧仁摇头继续选书:“吴总监才是假装把钱看得比命还重,你比得过她?”

    柳清赶紧把话题拉远点:“吴总监说她爸妈暂时在老家叙叙旧,委托我们把那小餐馆搞成职工食堂,唐楼和装修公司,奶茶公司都可以用餐馆送饭,这个主意还不错吧,平时中午在办公室吃饭,对员工来说还是有点恼火。”

    石涧仁点头:“回头你让卞总监整理个餐厅规范,他一定很乐意做这事儿。”

    柳清咕唧一下就笑出来:“他还是有能力的,不过我们办公室都笑他肯定不会抢我的职务,卞秘……哈哈哈!”说着就忍不住又笑起来,看来这件事她已经不止一次笑过,依然威力十足。

    石涧仁还楞了楞才反应过来,无奈的笑:“哪能背后开这种玩笑?你忘了以前在酒店,有人背后喊我贱人了?”

    柳清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你也知道啊,哎哟,肚子疼!卞总监……一家人给送到机场的时候,张主管都争着要开车去,说是要见见卞太和他们家小卞……哈哈哈……”然后就忍不住蹲下去了,差点叉开腿坐地上了。

    石涧仁瞥一眼都不稀得说,飞快的拿书拍一下柳清的肩小声:“蹲着很不雅!”才转身走开,穿着高跟鞋的柳清本来还笑得捂住腰,低头一看,自己穿着膝上裙这样蹲着,膝盖稍微一分可不就春光外泄了,连忙跳起来连笑声都止住了,差点崴了脚转过去拿新包包回敬石涧仁一下,然后终于红着脸跟在旁边不说话了,她还真不会去挑逗看没看见什么颜色之类的。

    但出门经过收银台的时候,又悄悄看那衣冠镜里面的白领丽人,那身淡雅的蓝,像天空一样清澈,微微的收腰,流淌着腰际若隐若现的妩媚,自己都觉得气色越来越好了,可这榆木脑袋是什么都明白呢,还是真的完全就没这个念想?

    柳秘有点发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