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752、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
    卞锦林第二天一早就把那辆帕萨特开着过来假日酒店,颇为忐忑又好奇的在大堂等了几分钟,就被这边的保安带着到马路那头的唐楼去。

    石涧仁故意留下的地址,让卞锦林验证了原来找他说话的年轻人真的是个总裁之类的人物,虽然卞锦林也不是没见过这样的人,但以前都比较遥远。

    石涧仁按时来上班的,面对了一个捧着脑袋头痛欲裂的秘书,干脆把柳清撵回去休息一天,这姑娘到这会儿也没搞清楚为什么自己会跟耿海燕喝得那么厉害,说自己回家换了衣裳,下午再过来。

    直达四楼的电梯安装好了,卞锦林稍微瞥了眼墙上的“守正出奇……”十六字真言书法,就被秘书带进了石涧仁的办公室。

    第一眼就是感觉干净整洁又特别简单,没有什么老板办公室现在装模作样的书架、把玩或者装饰,简单的办公桌和几把椅子,外加一个可以随时开会的六七人椭圆桌,甚至连常见的沙发组都没有,除了窗前靠阳台门的地方有个古典几案,上面放了点笔墨砚台,其他再没什么标榜品味的茶具、书法,简单得就跟石涧仁的穿着打扮一样。

    在波兰石涧仁还顺便把卷毛剪了,外国人给他剪的平头好像有点造型设计,差不多接近人民币两百块,把纯粹是为了体验的石涧仁还是吓了一跳,但现在看在卞锦林的眼里很有范儿,感觉这位年轻老板穿着黑色短袖polo衫的打扮,时尚又精干,还很有一副在健身房锤炼出来的紧身感觉,总之比较正派,和昨天留下车钥匙的剑走偏锋有点差异。

    石涧仁这会儿不浪费双方时间:“昨天看见那家火锅馆,用了很多心思,生意的确也很不错,你说你是小股东,也算是自己在做事业了,有什么打算能聊聊么,是开加盟连锁餐饮公司,还是把那家火锅馆做大做强变成一个招牌,因为看你在那里面用心的点点滴滴,应该不是只想着开个小店过点小日子的。”

    卞锦林应该从昨晚到来的路上都想过各种可能性:“刚才经过文化产业园的美食街,您肯定不认识我,我在其中一家火锅旗舰店装修的时候来做过一段督导,我曾经是那家公司的品牌营运总监,但因为和企业高层对未来有不同的看法,所以春节后就辞职和朋友一起开了这家火锅馆,直到刚才到了这栋楼,我才想起好像当时隐约听说过这边的几位老总都是年轻人,原来是您。”

    石涧仁不炫耀自己的地位,上身前倾表现得很感兴趣:“能说说你对这种企业有什么不同看法么?”秦良予能找来一起加入做美食街的,起码在江州餐饮协会都得是前几位,这几家火锅馆都得是所谓江州火锅十强的水准,那年营业额都得在亿元级以上,起码比石涧仁和唐建文目前的规模大得多。

    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卞锦林的确不像个做餐馆的:“我今年三十岁,大学毕业以后就进入餐饮行业做了八年,其中关于品牌营运做了五年,可以说我就是一直见证江州火锅企业从单打独斗转向品牌加盟连锁的,但您应该也清楚,绝大部分成功的江州火锅企业家都是从自己开几张桌子的小店起步,有些发展思路不会因为成功就改变,这里我不想评价过去服务过的公司对错,不过我一直是把学习实践德鲁克管理跟特劳特定位理论作为自己的专精方向,这其中的分歧如果明白的人就不用多说了吧。”

    这真考不倒石涧仁,笑起来:“嗯,了解了,如果按照德鲁克管理思想,一家企业首先就要解决究竟是为什么而发展壮大这个命题,根据我的接触,这些企业家大多还处于一个赚更多钱的地步,那的确就跟你有点格格不入了,当然,我也是从那家火锅店里面的一些细节,看出来你为火锅馆的运营秉承了逆向定位的思路,所以才有找你谈一谈的想法,看你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的一家互联网电子商务公司,担任营运总监。”

    从总监到总监,而且还是从亿元级以上的企业到不知名的的小公司,中间还夹杂了一个自己做老板的现状,卞锦林一点都没有激动兴奋的意思,主要是诧异:“互联网电子商务?我是个做餐饮的,虽然不会炒菜做饭,但我近十年来都一直在围绕餐馆做事。”

    石涧仁站起身来,推开旁边的落地百叶阳台门窗,虽然整栋办公楼已经打开了中央空调,这间办公室却在上午都尽量没开风机,不是省电,而是石涧仁觉得过于舒适的环境会让自己失去对环境的感受,于是十点不到的户外,立刻有热浪滚滚进来,卞锦林刚体会到这位年轻老板的怪癖,接着就听见石涧仁转身说:“德鲁克管理的核心有个词是使命,你做火锅馆的使命是什么?是让更多人吃到美味的食品,还是解决更多人的就业?”

    办公室里没有开什么灯,所以外面的光线特别亮,从卞锦林的角度看过去,门窗边转身过来的石涧仁几乎是逆光的,多年以后卞锦林还佯装很无奈的说:“我怀疑他就是故意设计的圈套,设计得那一刻好像他整个人背后都在发出圣光,随便说点什么,我可能都会倒头便拜,更不用说他还一把就揪住了我心里的根子,只有给他当走狗了。”

    因为石涧仁转身以后吊儿郎当的随便坐在了自己办公桌的角边,一条腿撑在地上一条腿荡一荡的很随意:“做餐饮除了这两点,我想不到任何使命感的东西,但来我们的公司,我们是为了帮助全国一千五百万家制造企业和传统外贸改变现状,帮助几亿民众改变工作状况,然后努力去协助这个国家,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个使命够么?”

    的确是惊呆了的卞锦林,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稀里糊涂的就答应下来的,完全茫然的回到火锅馆,开始习惯性敦促员工们整理今天晚上的营业,才反应过来摸出手机给自己的合伙人打电话讨论这个退出的事情,鬼迷了心窍一样,哪怕知道这个时候会被人骂得狗血淋头,又或者自己那点八年工作辛苦积攒下来的投资都不一定能拿回来,肯定要面对家人难以理解的责怪,他还是决定去当那个好像现在还一无所有的营运总监。

    对了,站在柜台后面,卞锦林还想起来石涧仁临走才问了他一句,昨晚那张发票上的单位名称是什么。

    有点木讷的营运总监翻到那一页,上面赫然写着的是“江州市委”。

    这又是个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