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750、工作就是生活
    关于这件事,石涧仁和唐建文有过无数次的深度交流,对于一个多次谋求风险投资的it人,特别是唐建文在美国和新加坡都经历过这方面的起落,非常清晰的传递给了石涧仁,由他再表述出来:“哦,我参与这家做大事的小网络公司,可能一直会秉承不过早融资,也不过度融资的理念,道理很简单,如果过早融资,战略方向就不在我们手里掌控,不再是为了改变中国制造业现状的努力,而是为了尽快回报投资人,那可能逐步又回归到平庸的外贸公司,就跟现在全国一万多家外贸公司没什么区别,只不过我们是在网上做而已。”

    曹天孝看来真的不是经济方面的专业出身:“我还以为你们是为了保证自己的股份更高,保证团队利益呢。”

    石涧仁点头:“天下熙熙,皆为利来,这个利可以是钱,也可以是成就感,更有可能是权力,虽然我个人是用精神来要求我自己,但别人最好还是用利来沟通,这才是明智的做法,必须尽可能保证参与团队的利益,才能保证团队的存在性,这是个前提。”

    曹天孝终于放弃了自己有点吃力的讨论:“石老弟没有学历文凭,但的确是个学贯中西的奇才,这一切都是自学的?”

    石涧仁不说自己有师父了:“差不多吧,在码头学的时政要闻,美术学院学电脑做小生意,到了酒店集团学管理和外语,再到后面需要学的东西就越来越多,只能按需学习,人一辈子都得学习。”

    曹天孝承认自己每天不少时间都在开会和学习文件中,对于各种多如牛毛的门类学习的确跟不上,所以目前社会上最重要的知识积累应该是什么,算是虚心求教吧。

    别人谦虚,石涧仁就更谦逊,两人围绕这个话题倒是讨论得比较多,不知不觉喝了几瓶啤酒吃了一两个小时出来,果然是曹天孝自己去结的账,但石涧仁却没开车:“酒后我一般都不开车,待会儿把车挪到旁边什么不妨碍交通的地方,我坐出租车回去……”

    曹天孝眼力好:“你还打算待会儿回去?”

    石涧仁也笑眯眯:“在这里逛一下。”

    曹天孝来了兴趣,把钱包揣裤兜里:“逛什么?”

    石涧仁背着手顺着路边走:“这家火锅馆不大,一共就13张桌子,我们来得早,但也只有门口一两张有点热的桌子剩下,生意很好,好到现在高峰期外面起码坐了十几拨儿等座位的客人,你介绍的这家火锅馆的确称得上不错,但我隐约记得这一带是有不少火锅馆的,为什么这家馆子能脱颖而出,我想做个简单的市调。”

    曹天孝使劲的抹了几把头,他也是短,喝过酒的脸上红光满面带着笑:“这就是你的工作之道?时刻掘生活中值得思考的地方,你也要开火锅馆……不,做餐饮?”

    两人并肩而行,这一带的路面陡到人行道不得不变成台阶,但狭窄的车道上依旧好像爬山一样倾斜,所以旁边的店面也有点呈台阶状,走不了几步果然又有火锅馆,不过这店堂就门可罗雀,穿着厨师服的师傅和服务员在门口聊天嗑瓜子,老板唉声叹气的在门口张望不远处火热的别家生意,说眼里没点羡慕嫉妒是不可能的。

    大家都是做火锅的,为什么差距就这么大呢?

    曹天孝帮这家老板问。

    石涧仁敲敲自己的脑袋:“就是动脑思考的区别,这里并不是交通要道,车站很远,停车也不方便,人流量更说不上集中,路边餐馆面积都不大,选这个地方开店,可能除了因为靠近附近的机关单位就是那家店铺本身面积还不错,在这一片都是老房子的状况下难得的大店堂,这就跟做很多生意一样,出点是有利有弊,如何扬长避短就成了经营者思考的关键。”

    陡峭的路边大多还是杂货铺、小卖部和苍蝇餐馆,往上走了一两百米,在江州这个火锅之都,就不出意外的看见四家小规模的麻辣烫串串香,三家规模类似的大火锅店,不过无一例外的生意都比较清淡,下面那些顾客哪怕在店面外等着,也不随便选周围几步之外的选择,正是这个清晰的对比,让石涧仁有了浓厚的兴趣。

    同样一笔资金开火锅馆,有些人赚钱了其实都不知道为什么,只能说自己是运气好,而有些人却会反复分析自己的问题和优势,最终找到解决方案,两人回头慢慢走到这边的时候,石涧仁才把自己刚才在那家火锅馆里看到的一一分析:“我们吃过东西以后撤走一些碗盘,桌面上贴了些防水的贴纸,上面注明了九宫格的火锅里,每一格的火量跟牛油浓度都不同,建议可以在哪一格烫什么菜,这样出来的味道才比较好……我们且不说这味道是不是真假,起码这种别人都没做到的细节,让顾客对这家店有了不一样的看法,觉得这老板是认真在做事……”

    曹天孝也在积极思考:“对啊,江州餐饮界出奇招的还是不少,比如每天只卖几十锅,多了没有,你爱吃不吃,这种做法也红火过,其实我去吃了觉得味道也一般,就是个噱头,但这家的味道的确不错,招待外地朋友来很正宗,喏,每回那个冰水毛肚和冰水鸭肠都是必点的,别家没有,而且……你还别说,刚才你说的这个小细节以前没注意到,好像带了外地朋友来吃,就很有兴趣照着那桌上贴的字眼弄,有点意思,有点意思……”

    两人已经走到之前的火锅馆了,不过是在街对面,两个男人就站在那顺便把对面的餐馆也都看了看,天色刚刚黑下来,和别家普通黯淡的门头不同,这里仿佛是电费不要钱,用非常明亮的灯光照明出巨大的横跨十几米招牌,让这一带本来比较陈旧昏暗的旧楼房区里忽然有了个最亮的存在,非常醒目。

    同时也让等座儿的人不至于在黑黢黢的地方呆着,所以石涧仁的目光穿过这些人行道上密集的等座人群,投到里面红绿亮色的店堂:“大多江州火锅的装修都是传统风格,这家却比较年轻时尚,所以我猜测谋划这个人,也许不是老板,但一定是个年轻人……说不定就是那个戴眼镜的年轻人……”说着已经有了六七成把握,看看左右两边过路的车辆,跨下路沿穿过马路去!

    曹天孝终于恍然大悟跟上:“不是吧?我们就这么出来吃个饭,你居然要马上去挖人,还是个火锅馆的人?”

    石涧仁理所当然的点头:“网络公司那边还缺个营运总监,从菜单和店堂里面的陈设用物,外加服务员的态度,这位谋划者肯定有过在大公司工作的经历,他只来开火锅馆屈才了……”

    曹天孝真的看见石涧仁直勾勾的对着那个戴眼镜的年轻服务员走过去,心里好奇极了。

    这能不能算是奇人奇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