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747、这是谁的天地
    真没串通,洪巧云说自己是因为接到了庄成栋关于签署授权书的电话,聊了几句提前从平京回来了,本来她就在跟朋友研讨这个除了高深艺术之外,自己还能在哪些平民化艺术领域捣鼓的东西,现在不过是回来跟装修公司的设计师们联络一下牛刀小试。

    艺术的确是一种天赋,石涧仁能娴熟背诵“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诗句,但是对如何营造出这种氛围,特别是各种常人难以注意到的细节,艺术家就能凭借想象在脑海构建出来然后付诸现实,洪巧云对于材料或者做工不懂,只是谈自己的感觉,让别人实施,更重要是她准备回来把自己在画家村的那个画室也这么捣鼓了。

    原来这一片只是她参与当成试验田。

    洪巧云的确很得意:“我都觉得开了自己的新天赋,到时候画室搞好了再请你们俩过去做客,今天就算是耿妹子做东,请我们吃饭吧?”

    耿海燕笑笑有石涧仁几分功力:“好啊,不过从回来到现在,我还没跟他一起吃过饭呢。”

    正在仰头研究墙上木画框的石涧仁悄悄撇了个嘴,但是装着没听见也不回头。

    洪巧云帮耿妹子控诉了:“哟,你的确是够郎心如铁啊,耿妹子我跟你说,我们在波兰也认识了个漂亮的外国姑娘,有点喜欢他,当着我面儿就表达好感的那种,你知道他怎么回应了,结果那外国妞立刻就放弃了,真不用在一棵树上吊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天空和色彩。”

    耿海燕看看回头没什么反应的石涧仁,还是没说话的笑笑。

    洪巧云不继续说了,带着这俩到四处还在整理安装的办公室里面去参观,很多材料基本上都是云仁装饰这一年多到处剩下的边角废料,一股脑的糊弄上来,人工也是自己的,所以装修建设成本不低才怪了。

    连一贯讲究上班时间全心工作的石涧仁,都有点走神,背着手想踱步到竹林里面去感受以前熟悉的山野气息时候,庄成栋才满头大汗的开着面包车过来,下车就不停的拿毛巾擦汗:“这鬼老天还真是对我们胖子够狠,好热,江州好热……耿经理对办公室还满意么?”

    耿海燕感谢:“非常好,我已经打电话请林经理带一部分员工过来支援这些整理工作,希望能尽早搬进来办公。”

    庄成栋又拿毛巾抹了两把手才握上耿海燕伸过来的手掌,一握就放开:“耿经理真的是学成归来,我是不是也该什么时候去进修学习下?”

    耿海燕有点气度的样子:“庄经理一起吃晚饭吧,多谢您给了食品公司一个这么好的办公空间。”

    庄成栋跟着赵子夫来到江州时,耿海燕已经去平京了,但他是真没少从杨德光那里听闻耿海燕的事情:“客气了客气了,我们都是一家人,共同努力才有好处的一家人,该我做东……”

    然后三人都把目光转向石涧仁,这家伙稍微考虑正要答应下来,电话响了是曹天孝:“石老弟你好啊,没想到你在波兰做生意还遇见了我们驻外使馆的官员?”

    装修安装的现场当然到处都是电钻之类的噪音,电话都有点听不清,石涧仁只能做个抱歉的收拾就捧着电话匆匆往外走,耿海燕脸色一下就阴下来,洪巧云拍拍她的肩膀:“那还请我们吃饭不?”

    刚才的戾气真是一闪而过,耿海燕有点苦笑:“喏,你说他是有意吧,我也知道他忙,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过来找他,出差出国,再讨论工作又变成这样,我这是做错了什么?吃火锅好不好,这些天我在外面出差比读书的时候还想念江州的火锅……”

    最后问的是庄成栋,这家伙可没外表看起来那么憨厚:“要不要把杨德光也喊过来。”

    耿海燕长吁一口气:“好啊,看看这憨包怎么样了。”

    洪巧云还邀请张季岚也来,那干脆把林岳娜也喊过来算了,最后甚至打电话问问柳清有空没,柳清下楼的时候又叫上了吴迪和赵子夫,大家聚个会联络感情嘛。

    好像把整个班底都凑齐了,最终反而是石涧仁这个领头的没来,不过柳清清楚去向:“市里面的一个官员,帮我们介绍了几个高级人才……”

    庄成栋这种时候基本都是冷笑不说话。

    林岳娜拿着菜单心不在焉:“那……要不要安排给他送点什么?”

    洪巧云兴致勃勃:“这些事情阿仁知道自己掌握,别说这种扫兴的事儿,在江州的还有什么人?我只知道还有位吴总监,唐经理,然后呢?还有谁?好热闹的感觉,我喜欢!”

    耿海燕明显比刚才也有精神多了,笑着看杨德光汗流浃背的冲进来:“哟,不错嘛,听说你还扇了个学生妹儿?”扇盒盒儿是江州周边某些区县的土话,形容招惹女孩子,洪巧云都听不懂。

    本来还兴高采烈的杨德光脸上立刻有痛苦表情,但还能用使劲摸头抹脸控制,就变成挤出来的笑:“你莫笑话我,耿……”好像一提到这个字眼他又结巴了。

    张季岚略显拘谨的当好服务员,时不时都跟丈夫用目光交流,赵子夫却挺直了背观察耿海燕不说话,吴迪偶尔跟他聊几句才连忙侧头专心倾听,很注意一言一行。

    柳清还是觉得自己有必要来做个全面介绍的,毕竟耿海燕和吴迪、赵子夫也是比较少出现的人物,所以很有总经理派头的轻咳一下开始说话,论述了一下整个关系密切的关联团队相互身份:“其实阿仁呢……正在铺开由原来酒店集团辞职创业的一系列公司,未来我们能走在一起的朋友会越来越多,希望十年,二十年以后,我们回头看看,能不忘初心,记得这个有理想有抱负的时刻!”

    吴迪沉稳,赵子夫煽动不得,立刻有点涨红脸,杨德光听得似是而非,庄成栋若有所思,张季岚尽量坐得靠边但也端着小杯子激动,林岳娜似笑非笑,洪巧云脸上跟朵花似的,伸手揽住耿海燕的肩膀捧哏:“好!不忘初心的好……”

    耿海燕一直眯着眼专注的看柳清,这会儿端起啤酒杯对身后示意一下,咂咂起身:“喝白的吧,今天难得能够和各位相聚,有三年后重逢的,也有今天刚见到的,就当是感激各位在三年中不离不散的陪着阿仁努力,反而是我这么个躲在校园的出来捡个落地桃子能管理这么大一家奶茶公司,不管是不是我走狗屎运还是自以为是,我也借着柳秘书这句话,一定会记得在座各位,希望能跟各位多学习多请教,一起把我们和阿仁向往的目标实现……”正好这时候服务员已经跑着拿了白酒过来,这姑娘咕嘟嘟的倒进酒杯里,那起码一两多的玻璃口杯,里面酒液泛起珠花还未平息,端起来就一口闷了!

    54度的酱香型白酒啊!

    在座敢这么喝高度白酒的,估计也就庄成栋一个,连这大汉都有点傻眼了。

    耿海燕却丝毫不见混乱,笑着把玻璃杯亮个底儿,左右手还习惯性的捋了捋膀子,无袖连衣裙都盖不住她的剽悍之气:“今天我跟各位喝个痛快!不醉无归!”

    张季岚都忍不住让丈夫背后躲了躲,其他人哄然笑闹起来,因为耿妹子要是顺势再抬腿踩在旁边,活脱脱就是个压寨夫人了。

    耿妹子一下就把柳清刚才的话语权给夺过来了。

    在江州这样市井气很重的江湖城市,文质彬彬的秘书的确没码头小妹接地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