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743、验证
    结果洪巧云不声不响的选择跟石涧仁一起回国。

    三天的商务洽谈21,给了石涧仁第一次和波兰当地商界全面交流接触的机会,虽然其中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甚至还不乏胡乱吹嘘想骗钱的,但凯特他们四位临时工倒是很好的履行了自己的职责,上班时间尽心尽责,绝对没有伙着当地人一起骗外国人,还体现出了相当高的公司档次水准。

    临走前终于预约了一顿晚餐,三位波兰女大学生和洪巧云都打扮得漂漂亮亮出席,选址还征询了员工意见,最后挑选一艘船屋餐厅,坐在富有异国风情设计色调的船上,可以看到河上的教堂岛美景,静观旁边铁桥上来来往往的行人风景,时不时还有小艇从水上划过,一派悠闲舒适的东欧风光。

    石涧仁举杯感谢了几位年轻人这几天来工作中对自己的协助,祝愿各位在学业和未来的工作中取得更好成绩,然后就开吃,女大学生们谈兴很浓,不停的找石涧仁和洪巧云询问关于中国的话题,对那个遥远的东方国度很好奇,并不像传说中那么反感中国。

    其实说起来唐建文现在正在捣鼓的越南也是个对中国比较有敌对情绪的国家,但偏偏石涧仁和他都喜欢选择这种地盘去探索。

    借着这顿饭,石涧仁终于给凯特谈了谈自己的想法,如果确定是在波兰华沙建立欧洲口岸点,未来建立精通本地市场的波兰运营团队是势在必行的,如果凯特在这方面有兴趣,石涧仁建议她可以多学习一些跟电子商务和商业推销等等方面的东西,哪怕是选择别的国家建立这个欧洲展销馆,也可以邀请她来参与。

    雀斑姑娘却问有没有机会到中国去看看,洪巧云表情精彩的点头说肯定有……

    那个高挑的漂亮姑娘还在憧憬到伦敦去追求艺术,洪老师以过来人身份讲述了艺术道路的偶然性,另外两位大学生则想去环游世界,譬如这次三天的酬劳他们就打算到附近的其他国家去旅游,而美国是他们的终极目标。

    这时候洪巧云终于能确认欧洲姑娘和中国女孩儿还是有区别,好像西方的姑娘在这方面更洒脱一些,妾有意郎无情的话,那就轻轻松松的抛开不谈,不会有东方女性动不动一棵歪脖子树上吊死的死心眼,而且洪巧云还总结石涧仁这样一直没个落定,才是让其他几位小姑娘一直觉得自己有机会的最大原因。

    所以石涧仁无辜的表示难道自己不谈恋爱还错了?

    一直到去机场,洪巧云还感叹欧洲小孩儿的思路都跟中国人有很大区别了,然后等石涧仁以为要告别她的时候,这位却掏出机票和护照,说自己订票的时候顺便多订了一套,至于她在波兰的物件都打包运回国,石涧仁在酒店谈事儿的时候,她早就把这些事情处理好了。

    雷厉风行起来的洪老师,其实自理能力很强的,不过是在石涧仁面前刻意柔软下来而已。

    石涧仁略吃惊,但一路上有伴肯定好得多,这回再途径莫斯科转机的时候,他就很想去看看这座传说已久的北方大都市了,洪巧云约他下回一起,她也很期待,中国老一辈的油画艺术全都来自于前苏联。

    机上的时间,洪巧云大多处在昏昏沉沉的睡眠中,石涧仁却闭目养神般进入自己思考的空间,想清楚了之前在波兰揣摩的事情,抵达平京以后,马不停蹄的立刻返回江州,这个时候石涧仁迫切的想验证自己这一路的思索,洪巧云却没跟上,说自己要再走访一些艺术界的朋友才去江州,毕竟在国内来说,平京才是艺术家最大的生存圈子。

    作为已经三十七岁的成熟女性,石涧仁不多问她的安排,只是确认她有什么需求可以跟吴晓影联系,自己的所有外联工作都是这位前女演员在负责,只不过最近在平京加紧学习,没事儿不用打搅。

    洪巧云说自己在平京江州两地到处跑的时候,石涧仁连开裆裤都还没穿!

    这岁数的确也是差得多了点。

    然后石涧仁抵达江州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过,依旧还是柳清来接的,只是没带司机,机场的高挑姑娘笑容可掬:“一个人回来了?不是说洪老师也有回来么?”

    石涧仁简单介绍情况要求前往办公室,柳清有点意外:“怎么,还有什么事?”

    掌握了方向盘的石涧仁指自己后面的小行李包:“临走在华沙买了点特产礼物,一盒子琥珀吊坠,据当地人介绍是真的,挂着也有益身体,你先自己挑一块儿……”

    柳清已经习惯了,笑嘻嘻的打开:“又是这么大一盒十多二十块,要不要帮你把名单开出来挨个儿送?”

    石涧仁居然说行:“笔记本里有我收集整理出来的商务资料,那些波兰人名也是当地人协助标注的英文,你过目一下备档然后转给唐经理,由他来分析哪些人有进一步接触的可能性。”

    柳清犹豫了一下还是去把笔记本电脑拿出来,但依旧爱不释手的在盒子里给自己挑拣了一块黄色的温润饰品:“嘻,我觉得跟你有点像,也是温吞吞的,一点不像别的玉石石头那么冰凉。”

    石涧仁竟然说:“这有什么奇怪,这本来就是树脂形成的化石嘛,网络公司那边24小时都有人监控室吧?”

    柳清终于专注了:“具体什么事,很紧急么?”

    石涧仁摇摇头:“在波兰跟那些欧洲商人接触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一件事……”

    机场过来很快抵达产业园,石涧仁娴熟的把车钻进唐楼下面的地下停车场,两人匆匆上楼,经过一二楼基本已经下班空荡荡的办公室里只有一两名值班保安,三楼稍微多点人气,网络公司机房维护跟监控中心的年轻人有四五个值班做夜间工作的,有人还在打乒乓球跟台球,食堂那边晚上通宵都有自助厨房可以加热食物什么的,但严禁喝酒,石涧仁随手把行李放在食堂桌上就进入监控中心。

    这是个黑乎乎的独立空间,在整个三楼的中部,有点突兀的矗立在空荡荡的开敞式机房办公区中间,四面都不靠墙,四面都有贯通的玻璃窗,里面的墙上也贴满了录音棚一样的吸音海绵跟波形反射板,总之石涧仁套上鞋套走进去以后,几乎就只能听见自己鞋套在架空静电地板上的摩擦声。

    里面现在唯一的值班员正在无聊的玩游戏,立刻站起来,有点不知所措,因为石涧仁和柳清是从来不到这个空间来的。

    这也是整栋唐楼,唐建文唯一亲自操刀设计的办公空间。

    平时除了专人值守,最高层两位可以自行进入,其他所有人来这里,都必须得到唐建文的许可,包括柳清这名义上的产业园老总都不能擅自进入。

    石老板来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