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742、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
    外国人其实没有吃饭谈公务的习惯,石涧仁也觉得特别好,洪巧云直到21点过才悠哉游哉的来到酒店视察,石涧仁正在送走热情的外国客商,并让凯特他们几个把已经乱作一团的场面稍微收拾下下班,结果包括漂亮姑娘在内,三个年轻人都说下班时间到了,他们绝不加班,连凯特都有点为难的不习惯石涧仁这种工作大于天的态度。

    洪巧云还想用自己笼络研究生的那套手法,邀请大家干脆先去吃饭,结果外国年轻人说这种邀约应该提前知会,现在别人都有约会,拜拜了您那……

    倒不是欧洲人不勤劳,是他们已经习惯了优渥的生活条件跟享受生活才是第一要务的人生观,下班就是下班,没什么艰苦奋斗、勤劳致富的汗水哲学。

    洪巧云也不算太意外,笑着捋捋丝到耳后,开始顺手把接待台上各种东西归置一下:“效果怎么样?看起来很热闹的样子,我还特别在大堂和楼道上等了一会儿,结果看见出去的客商表情很不错,但说的都是波兰语,基本听不懂呢。”

    石涧仁也飞快的收拣自己的重要物品:“算了,明天上班再收拾,我看多半上午也不会有多少人来,这欧洲人民的日子过得是真自在,哪怕是什么都不做,社会福利保障都能让人过得下去,这种日子搁中国去……嘿嘿……”

    洪巧云看他打了领带的精干模样,总有点忍不住:“今天刚买的领带?配色还不错……”昨天酒会是用的领结。

    石涧仁根本就没注意:“早上托凯特一起买的,吃什么?”

    洪巧云也有点小八卦:“刚才看见凯特的小雀斑了,嘿嘿。”

    石涧仁温柔的批评:“不要背后说别人的闲话……”

    洪巧云真是宛若小姑娘一样吧嗒几下嘴:“哟,还都不能说了,其实就是粉底不够盖不住了,这姑娘也就眼睛有特色,我看那个什么莎娃好像很漂亮,金碧眼人高马大,带回国去肯定把她们镇住,耿妹子估计连跟她打一架的胆子都没了!”

    石涧仁出来关上套间的门点评:“我看你也该去学习进修一下自己,耿海燕现在斯文多了,才不会动不动打打杀杀,待会儿我顺便去买个笔记本电脑,没想到这次接触了这么多人和商务信息,晚上需要整理的东西很多。”

    这边的电脑产品其实也不便宜,因为没有国产货抗衡,基本进口产品说是多少钱就那就多少钱,相比国内现在风起云涌的国产it产品,石涧仁只能随便选个能用的型号,不过吃饭的时候倒不会一直捣鼓自己的东西,还带洪巧云去了一家比较转弯抹角的中餐店,说是今天临时工提供的讯息。

    结果这家小饭店的东西也只能说勉强能吃,回锅肉都做得完全变了样,中国来的店主抱歉说味道为了迎合当地人做了太多调整,配料也都是当地的。

    洪巧云拿起久违的筷子才问石涧仁:“但不管怎么说,这些国家的日子过起来真的舒心多了,怪不得那么多人想出国,不知道中国哪年哪月才能过上。”

    石涧仁认真的想了想:“有点难……中国人口基数太大,江州八万平方公里养了三千万人,波兰全国才这么点人数,可国土面积要大四倍,而且别人积累了两三百年,有殖民掠夺的英法、有剥削原住民的美国、有对外征战的德日,这都是一本万利的积累,波兰也是前靠苏联,后靠欧洲,中国现在只能老老实实做贸易靠自己,要过上这种高福利国家生活,那背后得需要多大的资源支撑?高福利就意味着政府的高支出,吸干满世界的资源还差不多……”

    洪巧云不爱思考这些:“那有能力的就都往国外跑了?还尽是赚了钱带着资金跑出来的。”

    石涧仁耸耸肩:“现在出国本来就热门,对国家感情似乎日益淡漠,对民族国家、个人集体、事业家庭、眼前未来等等的思考似乎莫衷一是,这中间当然有国家没让利于民的后果,但我认为是个过程,中国制造迟早有一天会把满世界的资金都带往中国去,天道酬勤,况且这种方向只要是正确了,迟早的事情,日子也会一点点好起来,人往高处走的状况也自然而然的会变回来。”

    洪巧云嘲讽:“你比我还爱国,我好歹还是个什么民主党派人士,完全就是虚应故事,根本就不信那一套。”

    石涧仁不避讳的点头:“你生活经历比我多,看到的阴暗面肯定也多,但我相信一切总会点滴向前,再肮脏阴暗的东西也迟早会被拉到阳光下面来暴晒,你可以说这是天真,但保有这样的赤子之心,才是认清信念,保持斗志,排解苦闷、磨难的动力,我还没到你这个享受生活的时候呢。”

    洪巧云拿着筷子玩了玩,好一会儿才说话:“可能一个人在外面转悠多了,以前听老唐说他们觉得还是中国好,这点我也不否认,但搞艺术还是觉得外国更自由。”

    石涧仁笑:“你们是特殊行业,我们是草根普通大众,别拿你们那套来影响我们……”

    洪巧云其实是有点苦恼:“你这展太快,以前我还可以居高临下的给耿妹子、赵倩说点人生哲理开导她们,现在反而是我想着自己以后没法帮到你什么,心里就有点灰暗了。”

    石涧仁温柔:“我们不是相互利用的关系吧,我还是个棒棒的时候,你帮我,我想过急吼吼的报答你什么没?还有这波兰之行无论成败,给我们带来的展脚步都是难以估量了,没有亚老太太的这个关系能这么快展开局面?”

    洪巧云才自嘲:“可能是听见耿妹子愈能干,有点心态失衡,我也不是看起来那么云淡风轻啊。”

    石涧仁认真:“游历或者享受生活都不是什么错,你是成功的艺术家,这就是你的生活道路,暂时我们是实用主义,不会投入太多精力在艺术等方面,但你还是装修公司的大股东,那边也需要设计类人才,对了,来波兰以前我就打算找你借款的,这次老唐的公司正式开始运作,作为风险投资我们要开始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这时候得感谢庄成栋把当年的小装修公司整合成了现金流的蓄水池,我得找你借钱,以股份或者现金利息偿还都行。”

    艺术家索然无味:“当初我刚才德国拍卖成功,三百多万现金不是你在打理?我一直在外面游玩,是你交给庄经理展成大公司的,我的钱不是你的钱么,我们之间还谈借?”口气真的有点受伤。

    石涧仁坚持:“亲兄弟还明算账呢,只要你同意,回头我回国以后让他们起草一份协议给你签字。”

    洪巧云不乐意谈这个:“后天你就回国了?”

    石涧仁点头:“目前看起来,我来波兰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起码已经筛选出一些比较有实力有意向的合作方,回头跟唐经理商量以后,要么他再来,要么就是邀请对方到中国访问,不过那都要我们在国内整合一部分有实力的生产商以后再说。”

    很明显一幅宏大的画卷,正在徐徐展开,别人也许想着买车买房、女人票子,财赚钱也都奔着房地产、娱乐业这些来快钱的行当,但石涧仁那清亮的眼神里,却看中了每年数十万亿级的进出口贸易,这个在中国改革开放以后立下汗马功劳的巨大窗口,现在却在日渐下滑,成为制约中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因素。

    真是眼界有多高,做的事儿才有多大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