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741、聪明的标准
    到了九点才按时带着小伙伴来打工的凯特,化了点淡妆果然比昨天晚上21着接地气多了,新增加的三人里只有一个看着瘦高白净的斯文男生,另外俩都是女生,而且其中一个比凯特还漂亮,金白色长一直垂到圆鼓鼓的胸口上,短袖白衬衫上装饰的黑绸带完美诠释了惊人弧度,结果中国来的老板的确财大气粗,给了每人一百美元让他们去旁边商场买身衬衫加筒裙和西裤的工作装,高级货色买不到,普通款式还是能做到的。

    甫一上班就有福利,四个外国年轻人很有点兴奋,一窝蜂就赶紧跑了,让习惯了员工心领神会的石涧仁挠头,真是一个都没留下来协助他做点实际工作。

    还好他力气大,重操旧业当棒棒,又熟悉酒店里面的情况,借了两张折叠桌加上裙围就是简单的接待台,鲜花装饰放在桌上,还有签到本等等。

    并不因为这是个应该得不到一分钱的初次见面洽谈会就糊弄,所有细节尽量做到位,才能留给客商更好印象,进而为自己争取最大的话语权。

    所以等四个临时工叽叽喳喳的上来,感觉商务套房都变了样,凯特还是机灵一些,连忙放了手里的服装袋过来帮忙,还把剩的美金和购物清单交给石涧仁,看得出这王室后裔也没多大手大脚的习惯,但总忍不住要要转个圈展示:“好不好看?”

    石涧仁正眼看了看,指挥他们把自己带来的笔记本电脑分开,接待台一部最差的主要是装样子,办公桌上两部打开越南那个新建的摩托车配件销售网和小泽的鞋类销售网,虽然都不是他的,但这两个唐建文经手设计的销售网站都体现出唐式风格,起码在专业人员眼里都能看出是同一个风格操刀,更重要是能让欧洲客户看出来这种网站架构的便利和中国制造产品的丰富性。

    最后自己用凯特那部有中文字体的,下载柳清已经整理送过来的企业介绍,表单之类,还是蓝眼睛的姑娘给他做秘书。

    结果一上午基本都是石涧仁在给自己的外国临时工做培训,前台的漂亮姑娘个子最高,商务礼仪没问题,就是眼波流动得收敛下,然后一男一女负责接待介绍网站,最后才是到里间跟石涧仁单独洽谈。

    中午就在房间吃麦当劳,三位姑娘还到里间睡午觉,那个斯文男生和石涧仁坐在外面聊天,原来他们和凯特都是这边一所名牌大学大二大三的学生,凯特这姑娘学的居然是土木工程,哪里是什么互联网专业的,至于那个最漂亮的高个子姑娘更是学音乐的!

    石涧仁也无所谓专业,靠两杯咖啡聊过去,然后下午才是闲散的东欧人民开始出来工作的时段,66续续就有些商人过来拜访了,斯文男生连忙把三位女生叫出来。

    和石涧仁的判断差不多,东欧人民还是比较说话算数,抛开少数客套的,从昨晚交流就看得出来哪些人比较靠谱和专注,有几个心态比较迫切的,石涧仁早就在心里标注了,现在过来谈也就是加深了解。

    唐建文和石涧仁有过深入充分的商议,越南模式不可能完全移植,陶玉峰的摩托车销售体系,虽然布局不一定合理,但起码几百上千万的投资下去,在好些城市有自己的专卖店,还有不少当地员工和中层干部,这些都是展销馆能顺利落地的因素,因为这些网络能很快把展馆消息和产品信息传递出去,也就是业内说的地推,互联网产业说得再天花乱坠,终究还是要落地,落地以后怎么才能做好,越南给出来的经验就是要加强地推,地面推广是异国他乡进展的核心。

    而且地推得是当地人,一定要有一个能力较强的本土运营团队加强当地推广,才能最大幅度减少中方开支,也只有当地人才能最了解精通当地市场,必要的时候,关于这边落地的主要利润分包给外国当地人都不是不可以。

    说到底,大唐网这么一个未来希望遍及全球的跨境贸易平台,不可能到处都是自己派人去维护运营,那样巨大的运营成本迟早压垮自己,重点还是地面团队的能力,如果换句通俗的话来说,就是需要“带路党”,商业贸易上协助带路的当地人。

    石涧仁有点兴奋得如鱼得水,面对高矮胖瘦,和蔼彪悍的各色外国客商,几乎是人来疯的个个都聊几句,介绍下大唐网的状况,看看已经在越南和中国本地的两个网站,最后的确有实力有合作意向的,到里间多聊几句,凯特做陪伴记录,遇见英语不好的波兰商人,她还能翻译下部分波兰语。

    波兰号称是世界上收入水平最高的国家档次,实际情况水分不少,但这里历史上就是欧洲商品的口岸市场,面积又算是比较大的欧洲国家,所以经商的眼光还是习惯性辐射全欧洲的,石涧仁说得比较多的也是这个,波兰客商就应该不要只看波兰本国的销售市场,要放眼全欧洲,尽可能获得联络最多海外采购商资源,特别是大型连锁采购商,中小型批商和零售采购商等等,大家跟大唐网合作不是要把东西卖给用户,而是各地的批市场、生产企业……

    看来石涧仁当初踏上江州的土地,第一份工就在码头区域那片批市场当棒棒,还是给了他一些难以磨灭的心理暗示,兜兜转转还是在做批生意。

    不管怎么说,他自己也是在这个过程中打磨大唐网,修正以前的设定,譬如一位在波兰乃至周边国家都做灯光照明生意的商人就谈到自己对这方面的中国产品非常有兴趣,因为以他代理熟悉的欧洲品牌来说,价位动不动都在中国产品的五到十倍,如果中国产品能够把质量提高到差距没那么大,或许他完全有兴趣全面代理这方面的产品推广。

    同款同类型的两盏灯,也许外观都能做到差不多,但点亮以后,中国产的就是要差点,而且无论是照度、色度、色温、流明数乃至最要命的衰减,中国货总是能一下就分出来,这位商人还特别带了两盏中国灯泡过来,就在客房里拧上给石涧仁看:“这是我在俄罗斯市场购买到的,您看看,中国同一家品牌生产完全一模一样的灯,就这么点亮,都能有这样大的区别,这种产品,我就算明知道里面利润巨大,也不敢做,欧洲市场把标准,看得非常重,标准!中国人做的东西就是没有标准!”

    不得不说,哪怕听见凯特说中国人那些缺点,都没有现在亲眼看见两盏灯点亮,给石涧仁带来的羞辱感强烈。

    当初陶玉峰说不跟日本零件比质量,咱们就廉价倾销产品给东南亚市场,可能真的能行,但现在要想踏进欧洲市场,显然欧洲人和东南亚人对于质量的要求是天壤之别。

    唐建文不止一次的谈起过日本人精雕细琢的匠人精神,还有德国产品的精细严谨,而中国人似乎骨子里就有种怎么赚钱怎么来,能做到七分就交货,那绝不费事搞到八分,如果三五分能糊弄过去,那还宁愿花心思钻研怎么才能又快又省的搞出三五分来,这种方向上的错误,就跟耿海燕老爸钻研用豆腐干炒出回锅肉的味道来差不多。

    差不多就行了,费那么大劲干嘛?

    这是中国人好多年来做事的态度。

    石涧仁忽然想到点什么商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