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740、收获什么也是自己的选择
    果然,简短的开幕词之后,轻歌曼舞的酒会开始以后,一身正装的文化2o赞就在那位老帅哥的引导下和石涧仁两人见面了,当着外国友人的面,还是用英语寒暄了几句,洪巧云介绍自己是来自江州省属美术学院的油画教授,石涧仁则代表江州大唐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来波兰开拓市场。

    既然是正儿八经的国内人士,而不是海外华侨,文化参赞就在英语的欢迎和慰问之外,转身前用汉语提醒:“很高兴看见你们跟亚历桑德罗芙娜女士有私人友好关系,但请记住你们在国外,那就代表着中国,无论是保证中国国家利益还是中国人的形象,都应该有这份责任感……”

    多次作为文艺界人士参加市里面活动的洪巧云给石涧仁嘀咕:“这到底是好事儿,还是坏事?”

    石涧仁也有点挠头:“在国外,如果有了国家背景的支撑,肯定是好事吧,这次我们在江州的高级人员招聘就遇见这样一个事情……”说着把关于那位曹天孝的事情讲了讲。

    洪巧云总结:“你以前就说卖艺帝王家,你这样的能力为国家所用,那还真是大有作为,现在看起来,你似乎也成了值得统战的对象了。”

    统战?

    石涧仁对这个词儿还有点陌生,而且在波兰也没法到处去买书来学习,正要跟洪巧云多咨询点,凯特都不满了:“你们两个一直用汉语交流,我都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打断你们了,有种完全被隔离的感觉!”

    这边俩连忙换成英语模式,然后重新回到整个交流环境中,挨个打招呼聊几句的亚老太太看来养精蓄锐的结果就是为了这个时候能气贯全场,转到这边来又带上洪巧云去到处交流,很显然她对艺术家的重视程度高过了商人,帮石涧仁帮到牵上参赞的线,已经是很仁至义尽了,起码石涧仁是这么认为的,当然也有可能就是用参赞来考察石涧仁这商人成分到底是真是假。

    毕竟这种老得成了精的家伙,可能对商业捞钱已经没了那么强烈的爱好,这点从亚老太太的服装型也可见一斑,凯特反而要积极很多,甚至不惜泄露自己每年其实没多少零用钱,而王室后裔这种血统身份,在欧洲其实也没那么罕见,起码波兰这个曾经出现过选举王室制度的国家拥有多如牛毛的王室后裔贵族后裔,亚历桑德罗芙娜这样能买得起洪巧云画的都是凤毛麟角,大多还是跟普通人一样,只是架子得端着。

    这总让石涧仁联想起八旗子弟。

    于是接下来商人们跟石涧仁讨论能出口的基本只有波兰的食品和水果,而中国可以向波兰出口的几乎涵盖了生活中的每一个角落,石涧仁来之前携带的两盒名片,就在这一晚基本分了一个干净,跟这些在华沙有头有面的人物反复传递一个信息,自己在华沙将再停留三天,随时恭候各位上门洽谈,为此石涧仁还立刻托凯特打电话给自己在高级五星级酒店订了个商务套房,算是摆出比较有资本的态度恭候各位大驾,如果错过了这三天,再想谈什么估计就得去中国了,而等到自己的下一拨儿同事过来,说不定已经有波兰本地的合作伙伴占先,机会就不一定是您的了……

    深夜时分,有的人在酒会上喝得烂醉如泥,也有人从声色犬马的社交场合里携美而归,石涧仁却疲惫的收获了一大堆名片和不少人的联系电话,其中说明天就过去拜访他的不在少数。

    凯特精力充沛的全程陪着,完了还问石涧仁这三天需要帮手不,她可以免费充当三天的秘书,然后如果人手不够,她还能找些其他人来协助,但那都是要付费的了。

    想想总不能让已经在欧洲扬名立万的女画家给商人端茶送水,石涧仁邀请凯特再找三位商务方面比较灵活聪明的朋友来当临时工,并请他们带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就当是租用办公用具了,连凯特在内,都按照商务人员的价位付薪水。

    这姑娘欢天喜地的回家去了,一点没王室后裔的高傲。

    洪巧云一直陪着亚老太太跟一帮艺术家在烟雾缭绕中海侃,估计她出国前结结巴巴的英语水平就是这么提高的,这会儿也带着兴奋过度以后的极度疲乏跟石涧仁回家,来时候的马车没了,搭出租车回去,上车前略觉凉意的抱抱肩膀,石涧仁就会意的脱下礼服外套给她披在肩头,所以靠在石涧仁肩上的动作也理所当然了:“真的,这时候才觉得我的确是帮不上你什么忙,当初看见纪总裁的时候,就有这种感觉,今天看见那蓝眼睛的小姑娘,更觉得情绪强烈,唉……”

    石涧仁颠肩膀不让她感怀春秋:“是没用啊,没用我怎么跑波兰来了,哎呀,是谁叫我来的呢?”

    洪巧云小姑娘般咯咯咯笑起来:“你现在很擅长哄女孩子嘛,我看那蓝眼睛的小姑娘这么快就跟你熟络起来,会不会到时候要跟你一起回中国去?”

    石涧仁无语:“波兰经济别看什么人均gdp高,其实很不咋地,完全就是玩的数字游戏,仗着波兰币跟美元的汇率高,才有这么个水分很大的繁荣,年轻人想多赚点外快很正常的思路,其实未来老唐他们来我都很愿意介绍这位和你同姓的姑娘担任秘书,如果真的能成,邀请她来参与波兰本土运营团队,也绝对是靠谱的事情。”

    洪巧云都慵懒得有呵欠了:“怎么?你看她的面相也是富贵有福的?”

    说起这个专业石涧仁已经放弃了:“哦,隔着那么厚的化妆品我要是还能看相,那才是胡说八道……”

    洪巧云嘿嘿,等出租车略带颠簸的驶进石块路老城里面,她已经有点小鼾声,石涧仁几乎就是把她背上去睡觉的。

    但是他可轻松不了,连夜整理自己收集的这些名片和数据,还要同时打电话给万里之外的唐建文沟通讯息,一般都很养生早睡早起的石涧仁这一晚几乎忙到半夜三点过,跟已经到办公室上班的柳清都联系上,才倒头就睡。

    短短休息三四个小时以后,艺术家还在卧室里拥被大眠,苦命的石棒棒就悄悄从沙上起身,下楼驱车到酒店去准备上班,而这时候的街面上,悠闲的东欧人民压根儿就没有早起工作的兴趣,更别说卖什么早点了,连酒店商务中心的人都没来上班,石涧仁只好到前台去借电脑查看柳清整理出来到邮箱的各种商务文件资料。

    说起来是什么老板董事,异国他乡的这么一个商务洽谈准备,连打印文件做个门牌都得自己动手。

    资本主义社会还真没国内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