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739、人生不光是鲜花,还有桥梁跟陷阱
    心态真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

    刚改革开放的时候,中国人看见麦2o当劳和可口可乐都要疯了,但慢慢的又有些人开始防范外国产品的肆意流动,因为扼杀围堵国内品牌和产品的事儿频繁生,进而国家也会对涉及到战略要点的产业进行控制防范,这二三十年间的做法有对也有错,因为心态过度自信会让人膨胀,过度自卑又会让人一点就着,关键还有不少在背后煽风点火的利益目的,搞得心态更加复杂。

    但石涧仁觉得波兰人民好像没有这么强烈的国货精神,一点都不抵制国外产品,作为前华沙条约签署地的成员国,现在到处都是东西欧产品和谐共存的场面,对中国制造业不反感,只是低价低质的名声的确还需要纠正。

    现在周围衣冠楚楚的宾客们听了也很和气,还七嘴八舌的跟石涧仁交流呢。

    石涧仁忽然醒悟过来,亚老太让自己来参加酒会不就是给自己这个机会么?这种模式和任佳琳两口子在平京动不动就大宴宾客有什么区别?就是通过这种交际活动的过程认识结交不同的人,把自己的商务讯息传递出去,只要有人感兴趣就算是成功了。

    这时候,反而显出石涧仁过去几天到处考察游历的优势来,如果亚老太太真是立刻叫他参加这种沟通,对波兰一问三不知的石涧仁准保说不出什么来,但现在那叫一个侃侃而谈。

    中国本来就是波兰在亚洲最大的贸易伙伴,位列欧盟和美国之后的全球第三大进口来源地,能到这种场面上来的成功商人不少,其中和中国贸易有千丝万缕的人也不在少数,石涧仁无论是现在波兰紧缺的机械机电、家居装饰、电子产品还是已经大量进口的服装、鞋靴等类别都能对答如流的说几句。

    这就叫机会落在面前的时候,能不能抓住。

    如果没有当初在华南地区各地的考察,石涧仁不能头头是道的说出斯米克釉面砖的生产规模,谈不到电子加工厂的盛况;

    同样如果这几天真的到处游玩谈恋爱,也说不出波兰各地的现状细节,对别人提问的城镇场所都能应答上。

    不是每次考试都先提醒了时间和划分考试范围,人生的考试还往往都出其不意。

    石涧仁明显回答得很好,在晚间酒会还没有正式开始前,就已经有点从一个角落,呼朋唤友一般,好些商人都招呼着过来跟他聊几句。

    商人嘛,全世界这行业的都没那么多大道理和节气,他们更多是精明和唯利是图,听到一点讯息就能联系到自己的生意上面去。

    所以不知不觉,凯特居然伸手挽着石涧仁的胳膊,一直笑语晏晏的陪着他跟别人聊天,不但能帮忙介绍双方身份,这蓝色大眼睛也通常都是双方寒暄开聊的话题,等到洪巧云再看见这俩的时候,石涧仁已经和凯特各自端着一杯香槟酒,很熟稔的感觉了。

    女画家伤心的吃醋:“哦,你们真的这么亲密了?”

    凯特连忙介绍:“他给我说了,他是个工作狂,和男女关系是绝缘体的那种,我觉得很有趣!”

    洪巧云更捂头:“那意思是说我和他不是情人关系也尴尬的曝光了?”

    凯特笑得前俯后仰,那宽松的蓝色晚礼裙都要走光了,话说这波兰姑娘普遍身材高挑,胸围可观,再搭配这妖冶的蓝色大眼睛,的确是很养眼啊。

    石涧仁连忙把目光挪开,还好那边的落地玻璃门厅开门了,原本有点叽叽喳喳闹哄哄的场面安静下来,深灰色两三级台阶上,一身盛装的亚历桑德罗芙娜老太太和一位最多四十多岁满脸浓密胡须的老帅哥挽着走出来,老太太型依旧是中间一溜黑色的前卫风格,但开口说话却变得有点繁文缛节的啰嗦,又或者说叫礼节,其中有些语句还要凯特给石涧仁单独解释,而他们仨从那边开门就顺势站到了台阶边,毕竟凯特也算是家属代表嘛。

    原来今天是老太太家一位什么老祖宗诞辰纪念日,借着这个机会邀请大家来做客酒会,前面絮絮叨叨邀请了不少人上去,其中还有神父做了个简短仪式呢,最后才着重介绍一位来自远方的中国朋友……

    石涧仁都跟洪巧云惊喜的对视一下,不知道是推出美丽的中国艺术家还是成功商人了,却诧异的看见那位满脸胡须老帅哥邀请另一边的人群中,一位穿着西装戴眼镜的华裔男子走上去!

    凯特低声介绍过,那位老帅哥是亚老太太现在的男朋友,但那位华裔男性三四十岁的模样,斯斯文文的,她就不认识了。

    石涧仁和洪巧云再次对视,都从对方眼里又看到啼笑皆非的含义,石涧仁还自我解嘲:“幸好没一说到介绍中国朋友,我们就使劲对周围挥手,不然那才是没面子透了!”

    洪巧云娴熟的嘲讽他:“你还有什么面子?你从来就不要面子吧?”

    凯特欣赏他们快的汉语对话,认真羡慕:“汉语真好听,我能跟你们学习汉语么?”

    石涧仁把包袱给洪巧云:“找她,她是大学教授,教育工作者。”

    结果就这么三五句话的时间,那位华裔男子微笑着站在台阶上自我介绍自己是中国驻波兰大使馆的一位文化官员,真是很热烈的赞扬了一番波中两国的漫长友谊跟美好前景,对这个美丽的城市也不吝溢美之词。

    洪巧云有点对亚老太太的交际圈跟档次肃然起敬,她比石涧仁还清楚这种外交职务的内涵:“用国内的说法叫参赞,基本就是顾问助理的意思……”

    石涧仁点头:“嗯,这个名称也从古时候就有了,算是四五品的官员呢。”

    洪巧云还惊讶:“四五品不都是州府大人了?”

    这时候听见亚历桑德罗芙娜在掌声中接过话头,送参赞先生走下台阶的同时,随口介绍一位自己热爱的新朋友:“来自中国的艺术家凯西!和她帅气的男朋友尼古拉斯……”

    得,石涧仁终于对这位老太太有点想鼓掌了,不是鼓掌她这么给面子,而是为对方的情商鼓掌。

    他不知道国外这种介绍是不是最后出场有压轴的分量,但故意先介绍了这位中国官员,再介绍自己和洪巧云,不管怎么说都会有种得到官方认可背书的感觉,更不用说这位本来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官员,怎么也会注意到自己两人了。

    于是这后面就会带来一系列的变化,从官员的角度,会比亚老太太更专注于确认这俩男女是不是骗子,到底有多少分量,因为这种情况下要是闹出什么事儿来那就是外交纠纷了。

    另外也可以变相的帮洪巧云、石涧仁抬高身价,方便他们跟在场的其他商界名流洽谈……

    这是石涧仁和洪巧云笑着在凯特陪伴下走上台阶几步路之间,脑海里飞快闪过的念头。

    这才是老成了精的家伙,不愧为是在宫廷斗争里面都能存活下来的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