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738、终于有个明白人儿
    洪巧云接下来还是松手了,因为一瞬间就转过弯来:“哎哟,反正我这2o大姐也就是个老大姐,你这开辟国际市场我有什么不高兴的呢,况且回过头看你国内国外乱成一锅粥,没准儿我心里还觉得幸灾乐祸呢!”

    石涧仁看她真是这么看笑话的眼神,只能无奈:“你这啊,完全就属于心眼黑化了……”

    虽然好久没在国内给年轻学生上课,没听过这么新潮的词儿,但洪巧云就是玩颜色的,一听就明白大概意思,哈哈哈的捂着嘴半弯腰,使劲挥手让凯特把石涧仁领走,蓝眼睛的精灵巧笑嫣然的带着跳舞的脚步往里面走,还好奇:“你们跟其他中国人好像有点不一样?”

    石涧仁借着这么近的距离和周围偶尔明亮的灯光,终于确认凯特脸上应该是化了妆,特别是脸蛋上有足够的粉底盖住了雀斑,按照倪星澜在保姆车给他上的那些化妆课程,这姑娘没准儿还用了很多粉彩来形成骗眼睛的光影效果,让脸颊看起来特别的瘦特别窄,再加上眼影之类的加深眼部效果,才形成现在这样特别的观感。

    第一时间石涧仁想到的居然是远隔重洋的纪若棠,好像那姑娘曾经也有一段时间很喜欢这种把自己捣鼓得跟二次元的动漫人物一样,可等到接触残酷的现实,那姑娘没选择逃避进虚幻世界里,而是勇敢的抛弃面对。

    大大的眼睛可能就跟雷达探测距离乎同行一样,凯特立刻注意到石涧仁的目光,还害羞:“喂,你不觉得这么一直盯着女孩子看很不礼貌么?”

    其实已经神游到美国的石涧仁连忙收敛:“对不起对不起,你今天的确很美丽……”这是在意大利学到的欧洲礼仪,面对女性哪怕胖得跟水桶腰一样也要赞美之词溢出来的涌上去,反正也不要钱,大家都开开心心。

    凯特果然笑得开心,穿着白色高跟鞋的脚都在地面飞快的转了个圈:“你真的跟其他中国人不一样。”

    石涧仁终于好奇:“你见过其他中国人?”

    凯特并肩前行的样子有仪态万千的大家礼仪,遇见有些站在旁边的盛装宾客,还有微微的屈膝礼:“当然,现在欧洲很多大学都有中国留学生,我的朋友也认识不少中国人。”

    石涧仁真是来工作的:“那你对中国人有什么印象呢?”

    凯特不需要多考虑:“聪明、贪婪、粗鲁、懦弱……嗯,还有点猥琐,我认识的好些中国留学生还很宅,喜欢成天躲在宿舍打游戏,偶尔看见我们女性就躲闪着偷看,眼神明显猥琐。”

    聪明是种能力应该算是中性的,而后面负面的几个词全都是习性上缺点,石涧仁也没觉得多难堪,笑着点点头:“嗯,看来现在走出国门的中国人没有完全做好,其实每个国家和种族的人都有各种性格优缺点,一概而论稍微有些武断。”

    凯特眨巴蓝眼睛:“哦,我就是觉得你和我知道的印象中那些中国人太不一样了,有种睿智和沉稳的成熟,怪不得姑妈说凯西很爱你。”

    要是这会儿解释自己跟洪巧云没有男女关系,难免有点故意撇清扫除障碍的感觉,所以石涧仁只笑笑不说话,回头看看一位穿着燕尾服的高大东欧男子正陪着洪巧云在到处游览交际,放下心来自己也观察整个场面。

    其实根据他对这个城市的布局的记忆,这里大约应该是个公园,游历指南上面好像说这里就是以前的皇家园林,现在算是个漂亮的公园景点,之前他也跟洪巧云来游览过,但这一晚终究还是回到了建筑的原有功能上,绿树成荫环抱中的大片大片翠绿草坪在夜间一样被明亮的灯光照得如同白昼,所以那到处的鲜花不知道是因为错乱了阳光盛开,还是临时移植来的盆景,但多走得几步居然能看见有孔雀在花丛中散步!

    实在是在这座面积不算大的都里,这座皇家园林的绿化太大,以至于宾客都三三两两显得比较稀疏,不过东欧本来就人口稀疏,不奇怪。

    凯特没听见他的回应:“姑妈说你也是个艺术家?”

    石涧仁又笑着指指面前的草坪:“如果你看见园艺工人把这些草垛修剪得很漂亮,也会觉得他们是艺术家的。”

    凯特睁大丧心病狂的蓝眼睛惊喜:“我现在现你还很谦虚!”

    石涧仁现在已经是久经沙场的家伙了:“我能不能猜测你对我有点好感?”

    凯特笑得摇头晃脑的兴奋:“你果然跟别的中国人不同,他们只会偷偷摸摸的看,不会这样很自信的侃侃而谈。”

    石涧仁不要脸:“因为我聪明嘛……你还没回答我。”

    波兰姑娘一点都不含蓄:“喜欢!如果能不伤害凯西,我是很愿意跟你做朋友的。”

    石涧仁有问有答:“哦,那我就要让对你说抱歉了,我是个无婚姻主义者,或者进而说是个不讨论男女关系的人,我和凯西也是最好的亲人跟朋友,但不是男女关系,你明白了么?”

    凯特难掩的失望也让大眼睛成倍的释放出来:“啊?你是同性恋?”

    石涧仁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套用这个简单的托词,实在是这种畸恋是他完全不能接受的:“不是,我热爱工作和事业,所以没有时间浪费在爱情跟家庭上。”

    这是第一次,石涧仁给异性解释自己的爱情价值观,对方立刻就认可了,凯特非常了然的点头:“是这样啊,哦,看来是我误会了,谢谢你的直言相告,那你到波兰来的主要目的就是工作?”

    她没有那种听闻对方拒绝了自己就立刻翻脸走人,石涧仁已经觉得很有素养了,所以指指周围场景:“我是因为你的姑妈说有可能会帮助我在波兰建立一个电子商务的工作推进,才特意从中国飞过来的,在没有得到肯定的商务约定前,对波兰做了个全面的了解跟考察,这是个很美丽的国家。”

    波兰的皇家园林是大面积的草坪树林,然后白色宫殿也有不少占点现代化风格的全落地大玻璃窗前厅,现在宾客们都已经集聚在光亮的前厅,周围有不少外国人跟精灵般的姑娘打招呼,石涧仁都以为她要另外找个伴了,结果凯特笑着不停小挥手之余,依旧和他并肩站在一起:“哦?电子商务?我也是个正在学习互联网的学生,能给我讲讲你的生意么?”

    石涧仁楞了一下,重新打量对方的面部表情,最后透过精致的妆容勉强确认是认真这么说的而不是客套:“简单点就是我们拥有大量中国制造业的产品信息,希望能在欧洲找个落地的国家城市,用商场的形式展现出来,吸引来自欧洲各地的制造商生产商过来采购,我们不是面对最终的用户,主要针对生产商……譬如说前天我在克拉科夫周围的一家拖拉机厂,看到他们6续已经有好几款产品停产,因为配套的零件生产厂已经关闭了,在这个全球大采购的年代,整合采购资源已经成了必然趋势……”

    凯特听得很专注,石涧仁的确也有点商务经理的味道:“这就是我们的思路,像大众、雷诺、飞利浦这样的大企业当然可以到中国开厂或者自行从中国采购零配件,但欧洲一直以来引以为豪的各种家族企业、特色产业、小规模产业链都需要中国制造的参与,又比如凯西今天身上礼服的面料进口给华沙城的一位裁缝,她可以直接从我们的网上订购某种从原产地选择的面料,价格更低选择更多,也好比你身上这种蓝色面料,据我所看见过的中国生产厂家,可以成百上千的色号跟不同质感,可在我们今天去那家礼服店,只有可怜的七种可选,一个裁缝无力去中国挑选原材料,但是通过我们的网站和希望在欧洲选择落地的展销商场就能实现,这就是我们存在的意义。”

    石涧仁略微用了点手势配合自己的讲解,这是他从唐建文那学来的,这几天在波兰各地转悠,现欧洲人说话都有点喜欢用动作辅助语气,所以他也在好奇的学习,说完的时候还有一个双手展开示意结束动作,结果以凯特雀跃的笑着鼓掌,周围响起一圈掌声。

    原来好些人都在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