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734、势就是旋涡
    其实按照石涧仁对欧洲王室贵族的理解,大约也就等于春秋战国时期的中国古代贵族,因为展得晚点,时代和科技凝固了这种展,直接挪到前俩世纪以后,就在各种现代政治制度面前被冲击到如今模样。

    这么想就能理解为什么欧洲中世纪历史上那么多王室联姻,嫁过去娶过来的,按照现代人的思路很难明白为什么法国人娶了英国人还能当别的国家国王,其实中国两千多年前就玩过了,这波兰大公也就类似当年一个分封诸侯,几百年下来哪怕制度早就把王权抛开,但因为远不如中国那过去两千多年波澜壮阔死去活来,所以公主王子什么的还是有传承不少,古老家族能存活的不在少数,因为欧洲没经历过那种一窝子大地主都杀干净的翻天覆地革命啊,而且这么大点地方还分那么多国家,一有风吹草动都能跑到别的国家去避难,所以根本不像巨大的中国,每回都能把前朝给唰唰唰的咔嚓干净喽。

    亚历桑德罗芙娜这老太太就应该是这样存活下来的,联系上以后,当天就派车邀请两位到了城堡。

    没错,这座在二战中留存下来的美丽城市,其实是波兰王室的老皇城,只是十六世纪以后才迁都到华沙,王室在这里延续了过几百年,所以到现在这位真的被证实是公主的老太太有城堡!

    洪巧云给石涧仁说过,这位老太太当年就在德国收藏过她的作品,然后在华沙画廊相遇以后,自然是把她当成艺术家来相待,看着相当前卫先锋的这样一位老太太竟然真的有城堡,这让洪巧云也比较惊讶,这一夜真是大半夜都辗转难眠。

    被当成情人同房,却睡在中世纪古典沙上舒舒服服过了一夜的石涧仁其实也是为了让洪教授不那么害怕,因为老太太热情的和来宾聊完天以后,安排给他们的房间居然是个一两百平米,空高六七米的那种古典宫廷式卧室,到处浮雕壁画,窗幔床帘都繁琐得流苏金丝绒,巨大的床顶还有盖子,反正换了睡衣的洪巧云真没忍住让石涧仁给她拍了好多张搔弄姿的艺术照,但真睡觉,这么个巨大的空间里,还是有点怵。

    整个下午和晚上基本都是在参观城堡里面亚历桑德罗芙娜家族的大量收藏艺术品,城堡里的晚餐还是面包香肠加猪肘子,当然有不错的红酒,石涧仁得体的西餐礼仪让洪巧云都吃惊了。

    而第二天早上不等管家和女仆来召唤,石涧仁就自己走走算是锻炼,最后坐在城堡边的河畔看书。

    说是跟山里的蓝天绿荫差不多,石涧仁也得承认别人这人文环境的确已经算是做到了极致,几乎除了建筑和道路以外的地面都是草坪树林,虽然不是打理得跟柳清要求产业园草坪那样要毯子一样,但绿草茵茵搭配蓝天白云,肯定和山野里面不同,更不用说五彩斑斓的建筑了,河面上没有忙于生计的渔船,只有色彩缤纷的一两艘木壳观光艇,连河堤都没有半点乱石嶙峋的滩涂,全都收拾得跟公园景观似的,自己坐在这里,很快就引来不少天鹅在周围探头探脑,查看他是不是带了什么食物。

    几百年延续几乎不中断的建设,更重要的是人文素养的不断层,才形成了眼前这样积累下来的美景,这跟中国过去上千年不停在战火中摧毁再重生反复还是有区别的。

    说不喜欢不羡慕,那不可能。

    但换个角度,这样环境下的人已经习惯了享受美景和舒适的生活,勤劳努力的成分必然就会减少。

    谁都有惰性,谁都想舒舒服服的享受天堂一般的生活,可越是天堂就越需要大量物质支撑,好像有什么经济学家说过,一个这样的享受背后需要多少个人付出,中国廉价的制造产品就是在付出,不光是工人们拿着低廉报酬的血汗,还有由此带来的资源跟环境污染。

    这对中国是很不公平的,谁叫这几百年前,中国在享受天朝上国,万国来贺的地位时候,别人在工业革命中挣扎呢,那么中国现在辛苦追赶的局面,未尝不是要掌控物质制造和生产脉络,最终再一次此消彼长呢?

    这风水轮流转恐怕就是更大的大势了,一个人一辈子也看不到一个轮回的大势,只有何等幸运的人,才会在那个节骨眼或者幸福的一段上呢?

    看得越多,难免就会想得越多,这恐怕也就是思考的烦恼。

    石涧仁使劲摇摇头,哂然的把视线从河畔收回来,回到手里这本欧洲近代史书籍上,可刚把思绪沉浸其中,周围的天鹅突然就扑腾腾的到处乱飞,把他再次拉出来,茫然的抬头一看,两条身材矫健的黑色长耳朵猎犬欢天喜地的冲过来把温馨读书场面搅合了个干净!

    后面跑过来的年轻姑娘一脸抱歉:“对不起!对不起……它们太兴奋了……”

    石涧仁先是被对方大得惊人的双眼以及蓝色瞳孔惊诧了一下,再沮丧的现自己所谓观相术在这个年轻的欧洲姑娘脸上也看不到什么端倪,因为扎起来的蓬松长包围下的脸蛋太小,还满是雀斑,老祖宗传承的那些“骨有九起”之类法则口诀根本就无从分辨骨骼走向,难道就只能观眼看神情,可这眼睛也太异乎常人了,所以摇摇头示意没什么,石涧仁就收起书本转身离开了。

    这些天在波兰其实没少观察各种各样的欧洲男女老少,石涧仁觉得洪巧云当初是对的,除了“一身精神,具乎双目”这种从眼神里面观察鉴人的方法还有点用处外,其他很多五官面相仪容和身体部位观测在欧洲都派不上用场,而且连情态气色也有太大的差别,起码在中国很少看见整张脸红得跟猴子屁股一样的南欧人种,也很难看见完全白皙到玉一样晶透的北欧肤色,未来自己要协助唐建文走向世界各地,还真是要多努力呢。

    走回城堡的路上,接到柳清来的短信,说耿海燕刚提交了一份完成的商业计划书,亟待批复,石涧仁很期待这一个多月耿海燕到底能捣鼓出来什么计划,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带上笔记本电脑来的。

    先问问这位老公主的管家能不能解决这个问题吧,不然就只有中午回到华沙以后,再去买台笔记本电脑,眼前这座古色古香的城堡跟老皇城很难找到什么it用品商店,似乎也没看到网吧这种东西。

    结果等了大半个小时,日上三竿的贵族和艺术家都起身用过早餐,准备宽松时间返回都准备晚宴了,那个满脸雀斑的姑娘才抱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匆忙的过来,那两条狗又欢天喜地的前后围着打旋,让石涧仁倒是想起了赵倩出国前叮嘱自己要好好养着的雪花,却一直都给留在了赵家,自己的确是没闲逸到需要用养宠物来打时间的地步。

    谢谢一声就在那蓝色大眼睛的关注下,连线开机,打开网页寻找自己的邮箱,还得下中文字库,略显麻烦,还没国内的盗版系统好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