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733、一千个人心中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石涧仁暂时不知道亚洲的事儿,他在体验欧洲生活。

    意大利那次其实不算生活,那简直就是为富人准备的奢侈,动不动就上米其林轮胎……不,米其林厨师,那在亚洲掏钱就能享受到,何必来欧洲呢,只有像个当地人一样生活才叫体验吧,还好洪巧云就擅长这个。

    但是对石涧仁比较痛苦。

    别看他是个草根,其实这两年还是被柳清服侍得有点娇贵,或者说相比之下中国的餐饮日常真的在这个星球都是领先的,哪怕他在山里捣鼓点吃的,那种味觉感受也比这里每天早上都是面包片加香肠,然后一块乳酪强,而且面包都是又干又皮实的,第一顿还可以新鲜,后面就开始无比怀念江州的鲜香麻辣小面跟油条稀饭。

    开车在华沙周围的小镇、乡村、工厂都走走看看,干净整洁,漂亮的房子和花园,红色紫色灰色屋顶白色墙,原木或者白色矮篱笆,宠物狗,摇曳的花,果蔬,有的搭了秋千,远远还能看见教堂,盛夏时分的华沙颜色很缤纷,道路边基本都是树叶铺满一地,红黄绿的树木交替着在车窗外后退,郊外基本看不到电动车、摩托车,汽车和自行车也不算很多,秩序井然转弯的时候还伸手打手势互相礼让,总之开车的感觉就没有在国内那么浮躁着急。

    着急的还是吃,各种火腿各种熏肠其实翻来覆去都一样,各种口味都比较清淡,石涧仁能接受的也就是饺子,这时候就能看出来洪巧云真是活在感觉里,只要感觉好,她喝点露水都能活下去那种仙气就出来了,干成粉末的面包渣子她都能扫起来去喂鸟……

    还成天给石涧仁宣扬这满天的蓝色,多么干净多么美丽,石涧仁冷漠的说自己在山里早就看腻了。

    洪巧云给噎得哈哈大笑。

    有处修建在河面上的教堂,洪巧云觉得精致又漂亮,还很有趣的给石涧仁介绍这是当年沙皇禁止在这片土地上修建教堂,结果被当地人钻了字面上的空子,那就修在水面上嘛,看看人家欧洲人是多么高素质又多么有契约精神,沙皇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教堂矗立几百年。

    石涧仁建议她多看点书,其实这种皇权制的玩意儿中国历代皇帝金口玉言的段子也不少啊,还随口给洪巧云普及了几个著名的,这种段子与其说是宣扬优越感,不如说是大家心照不宣的来演出戏,哄小孩子笨蛋开心,所谓契约,起码应该在平等主体之间,不然那契约本来就不平等,谈什么精神?

    这下洪巧云有点嘟嘴了。

    等到洪巧云指路,自驾到了波兰另外一座著名的城市,又如数家珍的给石涧仁介绍这座被称为欧洲最美丽的城市,二战时期整个波兰全境都陷入战火,包括华沙现在能看见的古老建筑都是后来翻新重建的,唯有这里,幸运的躲过劫难,完整保存了中世纪的旧城风貌,拥有全欧洲最大最美丽的中世纪广场,整座城市就是文艺复兴风格的建筑,完全保留了16世纪大半个欧洲的购物天堂原貌……

    这几天每天都拿着波兰当地英文介绍阅读的石涧仁感受却是:“美丽,却如果没有足以保护自己的能力,好比鸦片战争的圆明园,那种美丽就是悲剧,不可能每个人都生活在你这样与世无争的状态,就连我们看见的这些本地人,也不完全是你表述的彬彬有礼,温文尔雅,人都是有的,这个国家永远都处在东欧和西欧的碾磨之中,这里更像是大家为了保留点后花园看风景的施舍……”

    气得洪巧云大骂他简直就是焚琴煮鹤的祖师爷!

    如果说文青是种病,矫情病,那么艺术家大多都是病入膏肓的那种,石涧仁偏偏又是现实得有点过头的那种,一路上那叫一个针尖对麦芒。

    洪巧云觉得自己要重新认识一下石涧仁的灵魂,石涧仁却说:“一个人的智力是否中等偏上,只要看能不能同时容纳两种相反的思想,还不耽搁他处世行事,我也要重新评估你的智商。”

    洪巧云莫名其妙的就笑起来,懒得跟这自诩聪明的小屁孩儿争论了,随他去吧。

    真的是随着他到处去转悠,尽量晚上才能照顾石涧仁吃得好点,波兰料理其实也就是鸡汤、蔬菜汤、烤鱼、烩各种肉类,一点都没中国菜系的复杂口味,吃得石涧仁更想回国。

    洪巧云也现石涧仁居然不是那么好伺候了,其实这货从当棒棒的时候就喜欢自己捣鼓点浓香美食,现在真真是应了那句口舌腹胃最思乡。

    但两人都默契的不去华沙的高级餐厅吃,其实都还是有过十家轮胎餐厅的,本来这种美食评级就是欧洲捣鼓的,这里当然也差不离,可来就是要体验普通生活的,商场、工厂、市以及各种工商业都看看,最后得出来表面的结论就是这个国家不像一直以来看到宣传的那么经济达,但也比很多前苏联国家经济情况要好,总之有点不上不下的感觉,比达欧洲国家肯定差得远,但是国民生活素养又是按照高水平的来,悠闲安逸的气度比中国好了很多,但物资方面……反正工业退化得厉害,对于中国的日用消费品还是有很大需求的,关键在于如何贯通这种需求。

    石涧仁清楚自己这只是走马观花的看表面,这跟当初要搞个奶茶店,到各大商圈院校商业区考察根本不是一个层面上的事情,但唯有自己亲身感受过,才有言权,未来如果真的要在波兰扎下第一个展销馆的点,那还会伴随一系列专业稳扎的考察论证。

    所以这个过程就好像普通游客那样大量拍照,每天晚上都会给异国他乡的唐建文打电话沟通,唐建文倒是指出波兰几百年前之所以是整个欧洲的购物天堂,就因为这里地处欧洲中心,自古就是欧洲的交易口岸跟交通枢纽,想想吧,当年无论是东西欧、北欧南欧之间的交易还是来自远东、中东、中亚甚至非洲的奇珍异宝、各种物产都要经过波兰到周边各处,说起来还跟古时候的江州也差不多的呢,时至今日也能够经过波兰把商品分销到整个欧洲,辐射面的确有战略意义。

    洪巧云显然和蠢蠢欲动的年轻小姑娘不太一样,更享受眼前这样近似于灵魂交流的场面,也娴熟的在掌控着两人之间的距离,所以一路上住酒店、农舍都是分居,但基本在睡觉前没什么分开远离的时间,所以这会儿看石涧仁舒坦把脚搭在木头门廊栏杆上打电话,自己也很放松的靠在另一边椅子里画手稿,相机被石涧仁掌控以后,她就基本是手绘,有这种特殊技能的人只会让人羡慕她那神奇的手,反正经常在各种景点洪巧云的身边会轻易的围拢一大堆识货的欧洲人,对她娴熟的勾勒描绘赞叹不已。

    看石涧仁终于啰里啰嗦挂上了新买的手机,她才确认下午的旅程:“我们去圣玛利亚教堂,那里能看到全欧洲最有艺术价值的著名大师作品……”

    因为时差原因,石涧仁多半在中午给国内和越南打电话,洪巧云也就调整为中午午休一下,蛮小资的习惯。

    石涧仁对艺术不感兴趣:“我觉得你才是最有艺术价值的,看看每天我都得帮你维护秩序,好像你才是明星我是经纪人似的。”

    洪巧云把这当成赞美,喜滋滋的接受:“怪不得那些小姑娘喜欢你,我现……”这下轮到她的电话响起来,是那位快一周时间没见的亚历桑德罗芙娜公主:“哦,亲爱的凯西,能邀请你和你的小情人明天来参加我的一个晚宴舞会么?”

    洪巧云飞快的瞟一眼对面的石涧仁答应下来:“不过我们现在正在克拉科夫市,争取晚上就赶回华沙……”

    那边惊奇:“哦?!真的?我也在克拉科夫,难道你不知道这里才是我的家么?”

    周末加更,顺便说个事儿,叛徒到现在都还有不错的稿费,所以12月我基本忙完争取开始今年书友礼品活动,活动详情如现在在文后放出,追更的肯定有优势,礼品有限,先抢先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