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726、孰进孰退
    冥冥中自有天意,石涧仁一个接一个的协助别人捣鼓实业,小到盒饭、奶茶,大到装修、酒店、地产,但最终全力投入的项目,剥丝抽茧露出骨架,其实就跟当年他给耿海燕谋划的第一笔生意有点类似。

    充当a和b之间的传送纽带,而不是自己去生产什么或者贩卖什么,这可能才是谋士骨子里的本能,他们更倾向于串联各种资源而不是当一个制造者。

    石涧仁想了想,然后尽量用简单的表述来传递复杂的商业讯息:“可能大多数人会认为我们是通过收取手续费来牟利,错了,除了收取这个过程中必要的正常费用,比如,资金变更、通关检索、售后营销等等费用之外,这个跨境贸易平台本身不收取任何费用,也就是说假如你是自己已有国外客户,走我们这个平台产生的费用应该比你以前更低,因为我们在通关或者运输等环节,采用打批的形式,成本也更低。”

    陶玉峰也好奇了:“那当然好!现在国际贸易市场行情有两种,要么找代理公司全盘代理,收取12的手续费,可能少量货物这不算什么,一旦涉及到几百上千万的货物,这个代理费就很可观了,所以通常进出口贸易做得比较大的,都是自己成立或者挂靠外贸销售公司,你们就白帮忙,不可能吧?”

    石涧仁点头:“公司要生存展,不可能不赚钱,这一点我建议各位有兴趣的了解一下目前网上的易趣网和淘宝网,这两家之间的区别,其实在商业模式上没什么不同,但前者就是收取交易手续费,而后者看中的是大量产生交易,停留在他账上的资金,就凭这一点,我们认为先开张好几年的前者就明摆着格局远不如后者,迟早落败。”

    曹天孝还得陶玉峰解释这在很多商业模式里面就是个账期的技巧,因为源源不断有新的交易产生,始终有一笔现金在平台账上,所以只要把平台交易量做得越大,那现金账就越大,这个账目到了一定规模,无论是投资还是运作都有可观的利益产生,其实现在很多商场百货公司都是靠这个在盈利。

    但曹天孝关心的还是那句话:“对江州呢?对江州市有什么好处?如果能够为江州带来切切实实好处,可以申请优质项目基金贷款的啊。”

    石涧仁谈理想的时候很宏大,但这个时候却有点吝于吹嘘:“这个我真不知道,短期内解决几百上千人的就业问题算不算好处?税收我也不知道能提供多少,因为我们自己是不产生利润的,只是协助全国各地的生产制造商增加销售,应该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是处于账面亏损状态,然后交易都在全国各地乃至国外,所以短期内我真的看不到对江州市有什么明显好处。”

    这种投资商真的少见,面对政府部门不是都应该大吹大擂自己会怎么样么?

    曹天孝的眼里多少闪过点失望,石涧仁能够确认:“不是所有投资投入马上就能见到效果,江州不是沿海达地区,一直以来也不是以外贸型经济为主,我们既然立足于江州,肯定优先带动江州地区制造业走出国门,我想这就是我们短期内能够提供给江州的好处。”

    陶玉峰都帮石涧仁了:“江州要做国际贸易很难的,因为中国制造业大多是低附加值产品,所以运费就是个决定最终价格的重要环节,成本最低的海运必然成为选,这也是为什么沿海地区制造业外贸比较达的原因之一,而我们距离出海口太远,且不说这多出来的6上运费,等到了港口,时效上又不如沿海城市,所以一直以来西南内6地区除了极少数优势产业,很难扩大外贸交易量,石先生他们的平台的确能帮助江州制造业找到一片新天地……”

    曹天孝是个随时说话都带点笑的和颜悦色模样,这样的面相究竟是胸有城府还是主善交际,其实最好的办法是激怒他看看反应,不过现在显然没必要也不合时宜,石涧仁也解释:“可能对于很多企业来说,寻求政府资金或者银行贷款是个很重要的融资手段,但是对我们这样的新兴电子商务公司来说,初期尽可能吸纳各种天使投资原始资本,到了一定局面后开始追求国际国内的风险投资,这是用股份换取资金展的模式,很少直接跟银行贷款的,因为这种电子商务真不是今天贷款明天就能产生看得见的真金白银……”

    曹天孝好像明了一些了,笑着点头说自己真的需要再多学习,多跟上时代的脚步。

    接下来石涧仁直到宴席结束,才有时间陪着秦良予慢慢的朝假日酒店那边走,因为老人家说自己没年轻人那么精力充沛,中午喝点酒就有点乏了,干脆到酒店去休息一下,但实际上杵着拐杖走起来相当有精神:“后生可畏啊,可能年代不同,社会国家能提供的机会也不同了,两年半以前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如果不是我自恃多年来待人接物看人比较准,也会觉得你那时说的话是癞蛤蟆打呵欠,口气太大,其实你根本就不是个狂妄大话的人,这两年半一点都没有浪费,很好,很好。”

    石涧仁依旧平静,平静的看着不少员工正在用小推车把办公用品朝着新办公楼那边搬送:“对我来说,主要是找寻合适的人,把这些各行各业的精英捏合到一起,社会的确在向前变化,您那个年代,或许能够出人头地的是极少数,全凭头脑跟胆量,现在放宽了不少,机会门槛都比那时好得多,我也希望能造福更多人。”

    前驻京办主任笑着点头:“小曹不错,有空可以多给他打打电话聊一下工作进展,他也年轻,你们在思维和步伐上应该能统一,我知道你有一颗天下为公的爱国心,但也有普通老百姓,特别是草根阶层对政府旁观的心态,很多事情能不跟政府打交道就不打交道,未来这点要调整了。”

    石涧仁犹豫一下:“我这是独立客观的文人心态,和普通老百姓莫谈国事的讳莫如深不一样,只有独立才能更清醒的认识国家和民众之间的关系……恕我直言,这是两个永远都需要平衡的状态,哪一边过于强势都不太好,您说是不是?”

    秦良予点头:“我们那个年代,讲的是奉献,热血青年奉献一切,但现在的年轻人不信这个了,只谈实惠,我不否认我就是当初最早看中实惠才能有今时今日,但是就像你刚才说的那个红酒荡来荡去,时代在变化,唯利是图的个人主义是不是也该刹刹车了?”

    石涧仁居然敢嘲笑:“您这好处捞了开始哄年轻人讲集体了?”

    秦良予严肃的转头:“对啊,你都能白手起家,致力于改善社会底层的生活状况,我为什么不能政治正确?我还是不否认我的事业起步沾了职务的很大光,但我没有坑蒙拐骗,没有伤天害理,大不了现在到老了,全都捐出来,既然取之于民,那回馈于民,这总没错了吧?”

    石涧仁作势伸手去摸秦良予的头:“您才多少岁,不到七十吧?怎么突然开始说胡话了。”

    秦良予不看他,敲敲拐杖:“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你可能意识不到驻京办主任会带来些什么,也从来不稀罕从我这里捞好处,所以我们才成为忘年交,但我的家人,亲戚朋友,几乎随时都在挖空心思的想从这上面牟利。”

    石涧仁想想点头:“从秦家村的祖坟还有村子里年轻人牛哄哄的气质也能看得出来一点。”他其实还是不了解各地驻京办主任究竟能红到什么程度。

    所以秦良予苦笑:“哪怕我退休了,其他人打着我的旗号去消耗往日名声,或者盘算着这个江州乐餐饮集团的好处,让我不厌其烦。”

    石涧仁听出来点苗头,连忙说好:“我现在已经没有精力再去帮您梳理集团事务了,好不容易才把平京影视集团的工作量取掉,开始全面投入这块新的产业。”

    秦良予差点拿拐杖打他:“我知道你瞧不起我这点饭馆摊子……我的意思是把餐饮集团那个办公摊子也转到你这边来,然后就逐渐分拆转卖,我是没打算把遗产留给子孙的,他们这些年也捞够了,逐渐变现吧,把资金投给你那些事情,一部分产业也并入到你的的规模里,该出国搞的就出国搞,我累了,确实想退休,到处走走看看,颐养天年了。”

    石涧仁很想给这个老人家也说交一份商业计划书来看看!

    有个事情,昨晚微信群说起来才现,不好意思的提醒一下,我们不讨论技术上为什么会出现这事儿,肯定不是我干的,反正我那开始订阅收费的章节被诡异的从129章提前到了114章,这导致许多明明全订的书友没全订,大神之光也被取消了,所以各位有心的可以回头补补那十几章,就当又给我买了根油条,唉,这锅我背,另今天加更,感谢老董盟主,感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