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723、无情皆竖子?
    所以接下来庄成栋终于在餐厅门外才有机会给石涧仁单独说话的时候,就莫名其妙的看见老板拿了个两块钱的软面抄在那做记录:“嗯,你说……”

    这得是他工地上的工头们才拿的小本子吧。

    庄成栋定定神:“我问下柳总,她说产业园预计规划还有七八栋楼可以修,我想来修一栋……”旁边临时充当秘书的林岳娜连忙:“我们也要修!”

    庄成栋白她一眼:“闹什么闹,我跟石总正经八百的说事情,你起什么哄?”

    林岳娜振振有词:“耿老板回来,我们奶茶食品公司肯定搞大动作,我们年产值也能过亿,凭什么不能自己也搞个办公楼,现在还跟你们装修公司挤在那破住宅区里,谁愿意?”

    没错,当初庄成栋的老婆张季岚是奶茶公司的财务,带着孩子住在住宅区里租的民房办公,庄成栋也住在那,后来扩大成资产过千万的连锁机构了,也不过就是在隔壁又租了一套房屋,因为装修公司的规模也在扩大了嘛,只是很难让人相信,年销售都在几千万的两家公司居然办公室那么小那么不起眼,其实住宅区还是算比较中高档的了,现在的确跟两家公司规模有点不符。

    石涧仁还是那个口吻:“计划书,不能拍拍脑袋说要干嘛就干嘛,你们两边都一样,要扩张要建写字楼都要提交计划书给我,为什么这么做,目的是什么,有什么好处,未来要达到什么样的产值,这个楼对这产值是不是有必要,一一罗列,然后需要花多少钱,达到什么效果,这才是正规的做法,不清楚可以找我的秘书要唐经理写的计划书范本来参考。”

    庄成栋就连忙点头说好,林岳娜却说自己早就写好了一个,待会儿回去就过来。

    感觉说完了正事,庄成栋忍不住反唇相讥,嫌弃奶茶公司看着年销售额惊人,其实利润率抛开人工和店面费用,真的不算高,而且一百多家店面大部分还依附在电影院院线上面,要是院线这边有点什么翻脸不认的意思,整个体系立刻抓瞎!

    林岳娜连忙说石总知道跟平京电影公司老板拉好关系的,而且这档子事任总又不是没有利润,不会翻脸的。

    石涧仁若有所思的点头,其实他感觉这俩货是串通了故意在自己面前说这几句的,算是旁敲侧击的提醒,因为现在奶茶店的掌舵人可能要交给耿海燕了,一旦上面有变化,还是要早做安排的比较好。

    这就是现实,规模庞大以后,越来越多的精力和资源就要用到内部协调上,所以石涧仁对现代企业管理的扁平化非常感兴趣。

    自己只掌握贯通全局的那道连接线,其他的环节都用外包的方式来参与整个体系,这不但能省却大量的管理成本,还能让公司纸面上的能量被大大压缩,原本是几百万的业务,分包以后在自己头上也就那么一丁点,这样也不会引起别人的觊觎不是?

    这时柳清派出来的助理终于找到石涧仁:“陶玉峰陶总和秦良予老先生都在问您,柳总请您过去陪陪这两位……”

    自己请来的嘉宾自然也要自己去陪,石涧仁倒不是厌恶这些繁文絮节,而是想更有效率一些,尽量不用吃吃喝喝来解决问题,可好像在中国这块大地上,饭桌文化又是个很难避免的事情,连平京任姐他们不也是频频用各种饭局来解决问题么?

    等他不起眼的步入豪华包房的时候,已经是个觥筹交错,推杯换盏的热闹局面,有几位官员正在热火朝天的邀请柳清多喝几杯,庄成栋连忙和林岳娜过去支援,秦良予端着个小白酒杯在另一桌没怎么参与,笑眯眯的朝石涧仁招手,那位陶玉峰正在坐在他旁边,和另外一位中年男子端着红酒杯轻酌。

    这种场面就要好得多嘛,石涧仁真是不认为喝得烂醉如泥才是把事情推进下去的唯一标准,看看柳清终于脸蛋涌起点酡红,但眼神还算清明的被庄成栋换下来,他就只点点头对下目光不过去搀和,告扰一声在秦良予旁边坐下,前驻京办主任笑着介绍:“陶总正在给我们说你们到越南捣鼓的事情,有点意思,有点意思……”

    石涧仁却是对陶玉峰拱手:“还是陶总有眼光,有气魄,全力支持我们的工作。”

    陶玉峰不见外:“阿仁客气了,确实没想到你们这有点剑指偏锋的味道,不是我们单独一家摩托车品牌到东南亚去建厂开拓销售网络,而是集合我们江州的汽摩产业,包括所有的零配件生产商一起,用展销的方式去推广产品和品牌,带动当地人的经济销售利益……”

    原来唐建文过去俩月已经在柬埔寨试着开了一次小规模的展销会,就是拉动已经在东南亚力的江州汽摩产业,利用他们现成的产品和各种零部件搞了一场跨境电子商务精品展,模仿广交会的展销模式,却在柬埔寨都最繁华的商业中心租用广场来搞了一周,摆上不少电脑在现场演示如何随时上网就能购买这些摩托车跟零配件,还能在网上检索到极为详尽的摩托车型号零配件匹配表,随时都能从江陵摩托刚刚上市的东南亚语言版本网上商城里面订购产品和零配件。

    现在江陵摩托已经同意出资购买这个试行版的网上商城。

    陶玉峰谈到以前国内品牌到国外拓展,除了自己耗费巨资组建销售网络,还得在当地建厂之类,成本非常高,而且受到政治波动影响很大,只有出国做生意了,才明白一个稳定的社会环境对商业有多么重要,东南亚恰恰就是最容易莫名其妙就生点什么社会动荡的,所以这让他们投资开拓市场很头疼。

    之前石涧仁给他提过不一定非要搞整车销售,以江陵摩托这样在摩托车行业里面居于食物链高端的产业,完全可以利用自己的产业链优势,运作各种零配件输出,这种分散输入的方式阻力小得多,而且更容易调动当地厂商配合积极性,而不是把中国摩托车当成竞争者来抵触。

    据说一周的展销会期间,四十多家江州零配件企业签订了过七百多万美元的订单,虽然订单量还不怎么惊人,但这些零配件都是江陵摩托自己提供的,算算这种输出回报比,远比整车出口打价格战来得高。

    陶玉峰举了个小例子:“有种启动机,日本出口品四十多美金,我们以前用在整车上采购价三十多元人民币,卖给他们十九美金,迅攻占市场,还合理避开了当地整车税费,很灵活,我们不用再受制于以前的状况必须在当地建厂建卖场,这一块全都交给当地人去做,我们可以腾挪的空间就大了很多……”

    所以说到这里,陶玉峰对唐建文准备在越南都开设一家永久性的展馆很有兴趣:“肥水不流外人田,我这边入股或者参与共同建设都行,无论怎么这个展馆的摩托车行业展台我全包了。”

    石涧仁明显调整一下态度:“陶总,您能全力支持参与,那是最好,毕竟能把越南市场做起来完全得益于您的眼光魄力,但这里我要说明一点,我们搞这个展馆的初衷,是全面推广中国制造,而不仅限于哪一家,这其中没有排他性,您可以拿尽量多尽量好的展台,也不能让别的中国制造没有展示机会,您说呢?”

    陶玉峰的脸色凝重了,在商言商,商业就是具有强烈的排他性,市场竞争的时候就是你死我活,其实中国产品出国有个最大的弊端也就是往往几个中国品牌自己在斗,相互杀价,相互拆台,东南亚销售运行,日本产品和当地产品的威胁只是一部分,实际上更大的竞争还是来自于中国本土制造内部竞争。

    而且石涧仁这番话隐隐的还有一层意思,江陵摩托也别想仗着江湖地位高,就管控了配件渠道,这个展销会模式是提倡大大小小零配件生产商自己来参与的,而不是先交给江陵摩托刮了一层油水再投放到市场上。

    这才刚刚开始合作呢,石涧仁这过河拆桥的变脸功夫也太现实了吧?

    还没完全获得独立生存的土壤呢,就不给面子了?

    陶玉峰脸色多少还是有点难看,石涧仁也一言不的平静看着他。

    餐桌这一角有点安静,跟周围喧哗的劝酒碰杯声音形成反差。

    直到打哈哈的声音来解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