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719、八卦也能变成一把刀
    柳清和石涧仁终于站在电梯里的时候,才小心的问:“耿经理她,会不会突然就闹崩了拆散股本?你就不哄哄?”

    石涧仁也低着头,难得有点情绪:“团队!现在没有谁能单枪匹马的完成理想跟目标,我们是一个团队,有各种各样能力的团队,能不能别把乱七八糟的情感都搅合进来,能哄上天?”

    柳清看不到他的眼睛,居然笑了笑做个鬼脸:“不是所有人都跟你一样耐得住寂寞,绝大多数人内心都还是需要有个相依相伴的灵魂,这不算错吧,谁叫你招惹这么多姑娘呢?”

    石涧仁真是难得生气,抬头看秘书:“怪我咯?”

    秘书变脸比他快,刚看见那卷毛动就收敛起变得一脸冷清:“我不知道,谁知道你感情世界里面是什么样子的。”

    石涧仁得闭上眼靠在轿厢壁上平心静气。

    另一边,林岳娜就热情的拉着耿海燕开始逛街。

    当然是逛产业园的美食街:“去年这个时候,这里还是一片荒地,对,你应该知道,这里就是以前那个宋青云,还记得吗?听说这个地方原来门上的字还是阿仁题写的,是那个官二代乱整征的地,什么都没搞出来,结果阿仁一鼓作气把这里变成现在的模样,五一节的时候这里人山人海,所以我们也把奶茶店在这里开了个旗舰店,自己家的地盘肯定也要照顾自己的生意,喏,你看,奶茶店……”

    耿海燕的眼眸里没了刚才的怒火气愤,也没多少新奇欢欣,静静的看,只有那些招牌、霓虹灯跟华灯初上的环境照明,都映射到她乌溜溜的眼眸深处,似乎才能看见些光彩,回过头看街对面那栋高耸的豪华大酒店,耿海燕才轻声:“我以为我追了三年,起码也能有个并肩的机会,可现在的差距越来越大了!”

    是有点大,假日酒店可是三十层楼,而产业园这边普遍三四层的石库门,高度差别不是一点点。

    林岳娜伸手热情的挽了挽她的胳膊:“还是很喜欢他?”摆足了闺蜜的模样。

    耿海燕笑笑:“不喜欢他,我跑平京去憋三年干嘛?”

    林岳娜是石涧仁短信喊过来的,作为奶茶连锁的实际运营人,重新配合大股东协助工作是必然的,可石涧仁多半想不到女人之间真的不会那么一心一意谈工作,这胖姑娘鼓鼓腮帮子好像下定了决心:“我们到店里去坐坐,有些事情我也想给你说说,行么?”

    耿海燕对她就和三年前截然不同:“说起来我是大股东,其实事情是他策划,你做出来,我就是运气最好,拣落地桃子那个,应该是我接下来好好跟着你学习工作,你不用这么客气。”

    林岳娜现在简直拍马屁是一绝:“哎哟,海燕,真的是读书读出来了,以你本来连普通文化基础都不好的状况,现在真有点读成研究生的气质,阿仁是真的没看错!”

    耿海燕还是笑笑:“都是跟他学,我在平京几乎一言一行都是跟他学,书看得越多,理解越多,就能回想起跟他在一起的一点一滴,无论遇到什么事情,我几乎下意识的想,如果是他会怎么做,然后我就怎么做,虽然表面上我学的是工商管理,可实际上这三年时间我都是在重新整理,他到底是怎么样把我这个成天不学无术的街头小太妹变成这样的,你说,他这样的人,我还能忘了他现在装作什么都没生,看着他跟那瘦竹竿卿卿我我?!”

    只能说是今天穿着特别显高,柳清哪里有好瘦了,蛮匀称的。

    但说到这里,耿海燕又难以抑制的稍微有点上火,心有所感的林岳娜连忙拖她快走两步,正好走进灯火通明的奶茶店里,店长赶紧在百忙中示意:“林经理好……”正是晚餐高峰期,所以她只能点点头,然后回头招呼后面的小工端了两杯奶茶出来。

    林岳娜殷勤的双手接过,招呼耿海燕:“这杯加了冰,喝慢点,这位柳秘书真的不算什么,嗯,我是说在男女关系上,我说了你别着急,我想你这个时候应该知道阿仁这三年究竟是怎么样,我是恰好最清楚的那个,那就从赵倩说起……”

    没错,林岳娜的确是最清楚来龙去脉的那个,甚至连石涧仁为了赵倩的父亲怎么去的桂西,都能娓娓道来,然后指着奶茶店窗户能眺望的那栋光彩酒店大楼把纪若棠暴露出来:“我认为阿仁是不会反对我跟你讲这些的,他从来都是问心无愧的面对周围每个人,就像他在平京和那个秘书住在一起,我也去看过,绝无半点男女之间那点事儿,换个普通男人做得到么?早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弄上床搞了再说,他的志向从来都不在男女之事上面……”

    耿海燕面沉如水,只是无声玩着奶茶杯里的吸管:“嗯,继续……”

    林岳娜有荣膺今年八卦王的潜质:“纪小姐母亲去世以后,阿仁几乎就是她父亲一样的存在,一直陪着她,把这个已经要垮台的酒店集团硬生生拉回来,变成现在这样欣欣向荣的模样,我想赵倩也是看清楚了这点,觉得既然比经济实力,比工作能力都比不过纪小姐,才决定出国去深造,这点心思可能也是受了你的启。”

    耿海燕没业务带头人的得意,点点头示意听见了。

    林岳娜觉得交流氛围还行,就来个猛的转折:“可纪小姐这么高贵的人物没过俩月也走了,几乎就是赵倩前脚她后脚走,为什么呢?倪星澜来了……”

    如果说之前对纪若棠,耿海燕还能保持草根阶层一贯的无产阶级藐视,对大明星的突如其来,还是吃惊了:“真的有她?就是那个电影电视的她?”

    林岳娜这个根本不知道黄晓薇的八卦女王自以为了解:“不是她,纪小姐这么有钱有势的大人物会觉得有挫败感?阿仁专门给倪星澜量身打造了一部电影一部电视剧,那几个月倪小姐红得跟什么一样,后来还有几个广告,反正我知道有一年过春节,倪小姐啥都不顾,专门过来陪了他一起过年。”

    耿海燕不得不用深呼吸来调整情绪,如果说赵倩是个大学生,自己好不容易堪堪爬上这个台阶能平视,突然冒出来的酒店总裁就真的好像旁边的大楼一样高,可跟那大明星比,大楼终究还是大楼,倪星澜真是天上的星星!

    林岳娜小心翼翼的察言观色:“那个时候连八卦杂志到处都在说阿仁这个经纪人跟倪小姐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可阿仁说走就走,今年春节过了就回江州,辞了平京大集团的那些职务,但还是有一个女演员连明星都不当了,干脆跟着阿仁回来这边工作,吴晓影,你听说过么?”

    对倪星澜的感受都只是来自于奶茶店面对的海报招贴,对二线女明星就肯定没印象,耿海燕慢慢摇头:“嗯,也就是说他还是不近女色,对这些女人没一个动了心,对么?”

    林岳娜摇头:“海燕,我们是从奶茶店一开始就在一起,我也一直把你当老板娘,因为我很了解我是个什么样,我前面23年都是无头苍蝇一样的人生,却在最低谷的时候被阿仁拉起来,他给我尽情施展自己的空间,所以我很清楚我的位置在哪里,好好跟随他追求人生高峰,这才叫知恩图报,如果这个过程中能遇见让我欣赏的男人,或许我会毫不隐晦的告诉他我的过往经历,连这些都能接受我的,我才会考虑成家的事情,而不是不自量力的非要跟他纠缠,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有点图穷匕见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