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718、变了?量变?还是质变?
    黑化,光是听听这个词儿,石涧仁都能觉得毛骨悚然。

    人的本性可能是最难改变的,但人心思动,其实又是最容易变化的。

    古往今来那一场场波谲云诡的各种斗争说到底就是人心的争斗,同患难的不能共富贵,君臣一心变成相互猜忌,夫妻同床异梦,无不是人心变化的结果。

    石涧仁只能自己安慰自己:“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那我就没啥好说的了。”

    耿海燕明显听懂了还哼哼,却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过了一阵才问:“我回去江州住哪里?”

    石涧仁哪有时间思考这种小事情:“食品公司现在暂时还是个租房的状况,就是等你回来以后,算是你工作上的第一次决策挑战,可能住在公司吧,另外我有个公寓在市中心,如果你不嫌弃也可以先去住。”

    耿海燕果然不谈工作:“那你住在哪里?”

    石涧仁居然还敢带点笑:“我住家里啊。”

    耿海燕立刻:“一个人?”

    石涧仁问心无愧的嗯。

    耿海燕不说话了,自己靠回椅背上不知道在琢磨什么。

    这读过书啊,好像心思就真的比以前文盲的时候多得多。

    石涧仁重新开始翻看自己的记事本,把关于茶场的事情记下来,但耿海燕的视线看来都在他身上,一点不觉得冒犯的伸头看,石涧仁干脆把自己的记事本递过去:“好记性不如赖笔头,随着工作面的越来越大,养成记录提醒自己的好习惯比较有用。”

    耿海燕有滋有味的挨着从第一页开始慢慢翻看:“这个月亮湖我没听你刚才说过,是怎么联系上的?”

    得,凡走过必留下痕迹,石涧仁不得不把这条分支重新梳理一下,当然跳过了包养的阶段,直接从赵倩的父亲陷入传销团伙开始讲,毕竟这中间还有庄成栋,一直以来赵子夫的培训公司也和食品公司打交道很多,这些环节都是绕不开的。

    耿海燕不抬头:“那个大学生看来跟你有很多事情嘛,她为什么会跑出国去留学呢,什么时候回来?”

    石涧仁只回答后面那个问题:“还有,一年时间吧……”

    耿海燕明察秋毫:“明明记得很清楚,还装着要思考的语气,你们男人啊……”

    石涧仁不说话了,重新开启工作思考模式。

    耿海燕也专注的把厚厚一本记事本上每个只言片语都看过去,还好这个本都是石涧仁从香港回来以后用的,毕竟整个“资本运作”过程,他不想留下任何把柄口实给别人,但这小半年的内容也足够丰富了,等到飞机抵达江州的时候,耿海燕已经总结出来:“吴总监和吴经理是两个人,柳秘书是出现频率最高的那个,庄经理还有一两次,林经理根本一次都没出现过,这个奶茶连锁体系原来在你的这一摊子里这么不重要?”

    石涧仁起身接过空乘递来的行李,示意耿海燕也可以解开安全带下飞机了:“不是不重要,而是它具备的意义是相对比较低的,只能帮助解决就业,一度我还想跟把这个跟物流快递联系起来,利用我们在全国各地的奶茶店,顺势铺开快递网点,后来估算一下,这只是个一厢情愿的事情,一来奶茶店其实集中在二三十个城市里,并没有全国铺开的优势,二来我们做江州的物流快递总代就行了,真要自己去铺往全国做个物流公司,那才是为了芝麻搬西瓜,本末倒置……”

    耿海燕没把石涧仁的皮面记事本递回去:“给我再看看,回头还给你。”

    石涧仁也不强求:“记得尽快还给我,还是有很多工作记载,容不得半点闪失。”

    耿海燕只有个小包挎在肩头,所以另一只手就抱住记事本穿过航站楼:“江州,比起平京机场还是差不少哦。”

    石涧仁点头:“本来我以为你还会在平京停留一段,或者说干脆把奶茶公司搬到平京去,毕竟如果要把连锁公司做大做强,平京的机会更多。”

    耿海燕笑笑不说话了,看石涧仁把行李都取出来推着出去,然后果然一眼就看见了柳清!

    江州女孩儿普遍不怎么高,一米六就算是很出挑了,耿海燕和赵倩都不到这个数儿,但这座城市又很出了几个一米七以上有名的模特,柳清的身材估计就是这种有点特别的,反正站在外面那些接机的人群中,标准的鹤立鸡群,她还肯定穿高跟鞋了,平时都不怎么穿的,远远看见那个跟着石涧仁一同出来的桃红格子衬衫女孩儿,没什么多余表情,就是招招手示意自己的存在,在不少男人偷看的眼神中袅袅的走过来。

    其实在她身边还有林岳娜,这姑娘简直就像是牛鸣雷说相声时候的搭配,矮了快一头,还胖那么多,压根儿就不喜欢跟柳清站在一起,现在倒是满脸真挚的笑意,过来就展开双臂和耿海燕拥抱一下。

    石涧仁趁机看自己的秘书,他都只看见过几次,这姑娘在小西装下不是ol裙,笔直的长裤盖住了高跟鞋,本来就人高腿长,现在更显得双腿比例逆天,身高完全不比石涧仁差,对上耿海燕简直得低头说话:“您好,我是石总的秘书柳清,以后会有很多打交道的时候,还请您多关照。”

    话是这么说,笑容都完全是大堂经理那种标准化的,被林岳娜松开的耿海燕根本感受不到热情,仰头看了看手里笔记本上提到最多的女人,握握手也冷着脸。

    气氛能让方圆一米降温好几度。

    还好石涧仁不在乎,也不需要调和气氛,把行李车交给迎上来的司机就带头出去,上了车才介绍柳清同时还负责商业地产公司,坐在副驾驶的秘书扭头给石涧仁汇报接下来的工作:“明天虽然是周日,但陶总说他有时间,您可以过去到他的公司面谈,还有……”

    耿海燕想尽量做出满不在乎的表情,但是秘书汇报的一长串各种商务工作安排,的确又是她足够惊奇的,所以表情很纠结,坐在后面的林岳娜一点不觉得自己座位靠后,伸长了脖子想看火星撞地球,可能她早就盼着这天了。

    石涧仁尽量配合秘书忙碌,柳清坐在副驾上表情就微微带笑了,还往后躲了躲,免得椅背后的耿海燕看见。

    可耿妹子不是个按理出牌的姑娘啊,等商务车到了酒店,石涧仁和秘书下车,准备让司机送耿海燕到市中心那套公寓去休息,耿海燕却摆摆手跟着下来了:“行李就丢在车上吧,我在学校也考了驾照的,现在我想跟着多了解些工作情况,这不算过分吧?”

    柳清即将放轻松的表情都僵了一下,反正都是秘书,干脆不参与不说话,转头吩咐司机把车停在酒店大门外,石涧仁看看天色将黒,居然当甩手掌柜:“那行,林经理陪着耿经理在酒店和产业园还有那边物流公司都了解一下,我这边还有个会要开。”

    耿海燕看他的表情就有点喷火了:“什么会?”

    石涧仁指秘书:“临时决定去接你,这一天的工作时间是要用其他人的努力来弥补,我们现在都处于一个工作团队,而不单单只面对自己的情绪随心所欲。”

    耿海燕有点咬牙切齿:“你就会欺负我!”

    石涧仁无辜的看着她:“辛苦了三年,我想你应该知道什么是你自己的人生。”

    秘书默不作声的看着其他地方,司机、门童什么的早就躲远了,只有林岳娜看耿海燕恶狠狠的和石涧仁对视,两个人都毫不相让的目光对视,忽然笑起来:“看看,从我到那个小店去认识你们开始,你俩就吵啊吵,嗯,三年过去了,还是一点没变,真好!”说着还伸手揽住了耿海燕的肩膀。

    耿妹子的目光慢慢柔和下来,若有所思的点几下,再看看那侧脸似乎看着远处黄昏夕阳的秘书倩影,深呼吸一下,转头对着林岳娜笑:“好吧,那就只有拜托林经理先带我熟悉下环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