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716、为了看到阳光,我才跟你相遇
    优秀的任课老师总会根据学生的不同情况调整授课方式跟内容,这个叫因材施教。

    石涧仁也在试着这么做,本来预定还要停留一天跟吴晓影讨论工作的,现在还是干脆离京,免得在自己那个小家又磨蹭什么事儿,留在平京过夜就不靠谱。

    现在就是要用一系列学生学校生活接触不到的事物来冲击耿海燕的认知。

    所以到了机场,先吃饭,不是什么高级餐馆,但是在机场什么都贵上天,石涧仁狼吞虎咽一番还觉得没怎么吃饱,毕竟中午他到任姐的宴席就是喝了几杯酒,之后的茶水是越喝越饿!

    耿海燕却明显没食欲,有点坐立不安的看周围,看价目表,看那些衣着光鲜的高级人,还有漂亮的空姐……

    当初她是坐火车来的平京,一呆就是三年,坐飞机其实也是第一回。

    现在咬着下唇鼓了好大一会儿劲,才偷偷摸摸的把自己盘子里的饭菜赶到石涧仁的空盘子里,还飞快的观察周围有没有人注意这没素质的行为。

    石涧仁忍住没继续吃,起身拿了自己的手提包结账走人,润丰总务订的票当然是商务舱,石涧仁这一贯高规格飞来飞去的,也习惯了进入休息室候机,别人都认识他了:“石先生您又飞江州啊……”主要是身边经常换美女,还有倪星澜、吴晓影这样的演员明星一起,记不住都难。

    耿海燕的行李都托运了,现在只能双手攥紧了红色小包,现那化妆有点重的漂亮接待员瞟了眼她的包,就差点反手藏到身后去。

    她当然能看出来对方眼里毫不掩饰的鄙夷。

    实在是她这一身打扮还是个十足的学生妹,最贵的就是这个新买的包包,也才一百多块,跟石涧仁的穿着行李差距有点大,她和石涧仁之间的关系就很让人不以为然了。

    石涧仁倒是闲庭信步的找了张舒适的沙坐靠好,开始翻看报纸,笑容可掬的地勤服务奉上报纸之余还端来一杯咖啡,耿海燕坐下后鼓足勇气要了杯果汁,但声音有点颤抖,隔着宽宽的饰面板沙扶手小声问石涧仁:“林岳娜怎么没给我说你这么高级了?”

    石涧仁尽量绷着脸:“哪怕按照3o的股份,你也是年入百万,去年和前年你应该看见自己收入的,但你还是只支取了生活费,就没想过趁着放假到各处旅游开开眼界?”

    耿海燕回答:“以前不知道,去年林岳娜有把账本给我看,你也从来没有支取过款项,我跟你学,再说这些钱也不是我赚的。”

    石涧仁其实已经很想赞许了:“奶茶店是你做起来的,这个事实不容改变,我和林经理的贡献也是在你的基础上努力,如果没有你的店,后面都是无用功。”

    耿海燕摇头:“没有你的改变,我才是无用功,我看到书上讲过,没有你这个1,其他的o再多都是o,但是你为什么还要把这些股份给我,这个时候这么多钱你去招聘什么样的高级人才都能找到了。”

    石涧仁尽量把视线还是停留在报纸上,其实他什么都没看进去:“我更希望你成为那个高级人才,因为你是从码头成长起来的,知道码头上那些没有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人会变成什么样,这个奶茶连锁机构,我最在意的不是年收入多少,而是已经有一千多名全国各地水平不一的务工青年找到一份正当职业,并且其中还有人得到了成长晋升的空间,如果你能够真正领会我的意图,真的把改变别人命运当做你的工作事业来做,那这个成就比一千多个其他人找到工作,对我更有意义。”

    这话有点太高大,耿海燕似乎感觉到一些差距感,撇撇嘴坐回去,正好接过那杯果汁,双手捧着慢慢喝,石涧仁都以为她开始进入思索人生的模式了,却忽然又悄悄的侧身靠近点:“中午任总说那个星澜是谁,是不是倪星澜?”

    石涧仁也有点心惊肉跳,但外表平静:“你在学校读书也知道她?看电视还是八卦杂志?”

    结果耿海燕嘿嘿两声:“我要去电影院打工啊,总能听见那些人说影星吧,还有班上的同学,也经常听他们说,既然奶茶店是跟润丰影业合作,倪星澜好像也是他们公司的当红影星吧,经常看见海报上写着的,就在奶茶店对面,每天只要抬眼就能看见她的海报……你认识她?”

    其实有段时间密集出现在八卦杂志上的石涧仁悄悄松一口气,老气横秋:“看来你这三年,还是基本能做到两耳不闻窗外事,专心学习嘛。”

    耿海燕哼哼两声:“我一辈子都记得我是怎么从江州跑到平京来读书的,这个叫卧薪尝胆,好不好!”说起这个,气势慢慢的又回来了:“我遭你们逼得都没有办法活了,你们这些一个个读了书的就知道欺负我,只要我稍微一松劲,就会想起你们说些话我根本听不懂,只能站在旁边跟个服务员一样!”几步之外的漂亮地勤不知怎么就遭了无妄之灾,还以为喊她呢,耿海燕很没好气的挥手让别人退回去。

    石涧仁终于满意的偷偷笑,还用报纸遮住脸。

    没错,当年他一眼看到耿海燕除了腮圆额厚的富厚之相就是悍泼之气,如果能够把这种悍泼之气转化为严厉的御人之气,那就对耿海燕未来的工作事业有事半功倍的效果,三年了,从一见面开始,耿海燕并没有变得畏畏缩缩,包括刚才依旧没有被压住那种骨子里的剽悍,这才是石涧仁现在最满意的。

    要是连原本的锐气都消磨干净了,原来的耿妹子也就不再是那只海燕了。

    结果,唰的一把,耿海燕干脆劈手扯下了报纸:“遮遮掩掩的干什么!别以为你现在做大了变高级了就可以随便耍我!笑!笑什么笑,贼眉鼠眼的……”

    躲闪不及的石涧仁被抓了个现行,表情要变回去都不太容易,耿海燕盯着看:“其实我心里知道,这一切都要感谢你们,感谢你们每一个人,就是这种鞭策才让我随时都能鼓足了劲,看着学校那些拿着爹妈的生活费天天谈情说爱的家伙,才知道他们有多幼稚,在浪费最宝贵的时光。”

    石涧仁尽量说教:“不畏将来,不念过往,现在你应该知道你未来努力的方向了吧?”

    耿海燕没好气:“我的方向不都是你给的么,你让我读书,我就好好读书,有你这个榜样,我还不知道夹起尾巴做人从最基层做起?真以为自己是什么大股东,真以为自己是百万富翁了,我说你这满脑子的心眼,不就是想考验我么,我懂!现在我也读过书,知道你那些把戏了……对了洪老师在干嘛?还有那个赵倩呢?”

    石涧仁还是那个态度:“我们能不能就谈工作?”

    没想到耿海燕虚晃一枪:“我一个刚出校门的学生,能跟你谈什么工作,这时候傻子也知道应该跟你谈感情吧?”

    糟了,耿妹子念了书,明显战斗力强了很多!

    ,,本月最后一天了看看还有月票没,然后求后天一号的月票,嗯,求个月票,看起来好看些,拜托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