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713、一场不谈感情的感情?
    直到上了出租车,石涧仁都还在使劲抹嘴巴,实在是耿海燕用力之下差点咬了他的舌头!

    梗着脖子的姑娘还理所当然:“够狠心哦,三年,听林胖子说你这三年很多时间都在平京工作,居然都可以狠下心从来不闻不问,根本不来看我过问一下,我没把你舌头咬断那都算是轻的!”

    一边说还一边更不客气的伸手在石涧仁身上乱揪乱掐,完全跟石涧仁从照片和第一印象中感觉出来那个学生姑娘天差地别!

    小布衣这会儿只想放声大哭,女人真的都是天生演员!

    出租车中年女司机时不时的从后视镜看后面,那迫不及待的表情肯定是只要给个机会,一定会兴致勃勃的参与痛骂负心郎,所以石涧仁只能尽量往司机后面的角落躲,勉强左支右挡:“够了啊!我是为了让你全心全意投入学习,不来打扰你,又玩又闹的能学个什么名堂……够了,我说君子动口不动手……”

    耿海燕完全不听指挥:“我是小人!我是女子,小人和女子都不是君子……”得,读过书的后果就是起码打嘴仗战斗力是直线上升,而且动作愈快如闪电势如疾风,几根强有力的手指好像充满电的小凿子一样往石涧仁身上到处找机会戳,石涧仁根本挡不过来,而且他只要一抬手就会招呼到姑娘身上,最后干脆把自己压在这边车门上放弃抵抗,只是尽量用手肘挡住了腋下之类戳了有点疼的地方,耿海燕是真的用力!

    结果他不抵抗了,耿海燕反而一把抱住了他的腰,然后把热乎乎的自己包裹住石涧仁的腰,埋头在石涧仁的浅灰色衬衫里,几乎瞬间石涧仁就能感觉到衬衫被浸湿并且带着热度传到自己皮肤上,那种难以抑制的闷声痛哭就吭吭的传出来,女司机终于忙不迭的加入:“小伙子,我看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不用石涧仁开口,耿海燕忽然抬头:“别废话!好好开你的车!”

    女司机给噎住了,石涧仁也笑起来,伸手拍拍耿海燕的肩头:“好了,情绪释放一下就可以了,有话好好说,我们现在还要去见股东,林经理有把她的资料给你看,心里清楚状况么?”

    重新埋回头的耿海燕过了好几秒,才慢慢抬起头,有点红眼圈的双眼看着石涧仁,丰厚的唇瓣轻启:“你……真的就没有对我有什么要说的?”

    石涧仁想了想:“三年前我希望你能够有更多学习的经历,学会怎么面对这个社会的知识和能力,我希望你现在学到了,而不是还像几年前那样一心只跟个任性妄为的未成年孩子那样,你会不会让我觉得失望呢?”

    这都是什么台词吧,女司机好像看偶像剧一样频频从后视镜用诧异的眼光追寻画面,可惜男女主角都躲在她后面,耿海燕抬头泪眼婆娑的跟石涧仁对视,起码有十秒钟,才狠狠的抹了一把自己的泪花:“那你想过会不会让我失望呢?”

    石涧仁泰然:“我觉得我是正确的。”

    耿海燕恨得牙痒痒,而且是立马就一口咬石涧仁肩头上,石涧仁无奈的承受了,真的,换随便哪位姑娘来,都不是这种直接上口的风格,看来还真是本性难移!

    只不过耿海燕好像又这一口就把所有情绪泄掉了,重重的咬了就坐正,从自己随身的那个红色小包里拿出点化妆棉蘸了瓶什么亮晶晶小瓶子的液体先给自己眼眶周围印一印,清掉泪水,然后再把这用过的化妆棉转手拨开石涧仁衬衫肩头,在那清晰带着血印的一圈米粒般的齿痕上细心的捻抹:“傻啊,伸手挡开啊!既然这么狠心,就伸手挡开啊,把公司拿走,赶我回码头,什么别管我,让我继续当个小太妹啊!你这样,叫我怎么可能再装得下别人?”声音就跟手指上的动作一样温柔。

    石涧仁不看近距离的姑娘,扭头把时间放在窗外车水马龙:“我说过,别把大把美好的时光浪费在谈情说爱这么无聊的事情上,还是想想怎么赚钱做事才是最现实的,你说呢?”

    耿海燕最后把药棉又蘸点什么擦完了,扯上石涧仁的衬衫领,才坐回去:“那意思是说,这三年你还是没别的女人?”

    石涧仁不吭声,耿海燕也不需要他回答,打开小化妆镜收拾自己完毕以后好整以暇的坐在另一边:“林经理除了关于食品商贸公司的情况,什么都没跟我说,我也不敢问,但是看她的表情,我就知道一定有其他女人在纠缠你,赵倩还在跟你往来没?”

    石涧仁深呼吸一下:“现在出租车已经过了一半,我们能不能开始谈工作了?”

    耿海燕也深呼吸,三年的学生生活,她的确不再是那个一言不合就动手的码头太妹,或许本性都只有在石涧仁面前才会肆无忌惮的释放出来,现在平静的点点头:“好啊,到上个月为止,有间奶茶店一共在全国润丰院线的所有电影院外以及自主开区域开店178家,拥有各级员工1132人,固定资产2o3o万,过去一年平均单日销售过2o万,全年总销售额7445万,税前纯利润877万,这就是我不在的三年,你带着林经理和其他人奋斗出来的结果,你准备把这个交给我?”

    出租车女司机差点一盘子把车头跟旁边的公交车擦挂了,后面这俩神经病么,穿着打扮都是很普通的年轻人,在这里大言不惭的几千万几百万飞来飞去……

    石涧仁终于有点笑意了:“如果没有润丰院线,再给十年时间我们也未必能展到这个地步,这不光有电影院口岸的支持,还有任总在初期的开店资金入股,所以今天的重点就是和任总见面,未来也许你不会有很多跟她打交道的机会,但是起码你要知道这个世上,资本对我们的重要性,而且要清楚资本对我们又有怎么样随时都能颠覆的危机感……”

    耿海燕连续深呼吸,好一会儿才开口:“你……可能想不到,我一个人,看见其他同学从电影院带回来有家奶茶店杯子时候的不敢相信,你可能也想不到,我去附近那家电影院的奶茶店打临时工前前后后做了六个月,几乎每个月都会去上七八个夜班,哪怕林经理给我说了来龙去脉,我也花了好几天的时间才能消化这个现实,就算我肯定相信你绝对能做到这点,但事实摆在眼前,你还毫不犹豫的把这部分股份给我保留着,阿仁,你说我心里怎么想?我们不谈感情,只谈工作,我还是个成教大专学生,我已经尽我所能的努力,但如果我还是配不上你的要求,配不上这我根本追不上的展度,不能为这家企业做出贡献,你说我该怎么想?是不是立刻会被冷酷无情的抛弃?我才21岁,你就冷冰冰的只跟我谈工作?”

    石涧仁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有点太不近人情了。

    出租车司机真的跟看电视连续剧一样,可惜石涧仁挠挠头指前面:“对,就是那里,转进去,停在大门口……”

    这里停了一大排豪车,看立刻有人迎上来开门:“石董……好久不见……”

    女司机又好像觉得刚才听到的难道是真的?

    起码她决定出去就找家奶茶店买杯奶茶试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