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712、人生若只如初见
    其实从在平京那种润雨细无声的小生活开始,就看得出来柳清这姑娘有点喜欢走套路。

    可套路这东西要分人,换个人也许就不那么靠谱,她这么单纯的愿望也被无情的现实击碎,而且还变得遥遥无期。

    因为周五还没下班,石涧仁接了个电话。

    石涧仁最早是不保存电话号码的,因为他知道的号码就那么两三个,看看就能记住,也是到了平京以后,逐渐没必要把记忆力用在这种环节上,才开始把工作上那些电话号码全都存在手机里,现在还是用的洪巧云送他那部薄翻盖电话。

    但现在细长屏幕上闪现的那条号码,不用存,他应该怎么都会记得,那个他下山以来熟悉的第一个电话号码。

    应该说石涧仁心里还是猛跳了一下,然后给面前还在逐条对应这周工作状况的柳清示意一下,轻咳一声调整好状态响过两三声,才拿起电话喂,秘书显然都是第一次看见他这样慎重,顿时有种莫名的不祥预感。

    其实电话那头的声音很平静:“我走的时候,什么都没有,今天毕业了,有不少行李要带回家,你能不能来平京接我?”

    石涧仁能听出那清晰的声音里些许的忐忑,他也有点忐忑,话筒里都安静了一下,他才开口:“好,我尽快到平京,到了给你打电话。”

    柳清果然是个合格的秘书,先立刻起身出去吩咐助理订机票,然后才进来问已经挂上电话有点愣的石涧仁:“是……吴经理?”

    石涧仁抬头,表情都有点匆忙应对的感觉:“啊,不是,一个朋友……”然后又解释:“就是海燕食品商贸的总经理,耿海燕,她应该是把工商管理大学课程学完毕业了,我到平京去接她。”

    对的,就是耿海燕,那个习惯于跟暴风雨搏斗的码头少女要回来了。

    三年的时间,对有些人来说可能就是稀里糊涂的混过去三年,但是对耿海燕这种充满斗争精神的姑娘,石涧仁其实也很期待她到底变成了什么样。

    柳清已经能看见小火锅飘远,因为那显然已经不重要了:“耿……海燕?当初和你一起搞盒饭和奶茶那位姑娘?”

    石涧仁已经恢复了神色:“嗯,我顺便也去拜会一下任总,再跟吴经理见面询问下她的学习情况,现在我们的确是需要人手的时候,估计就这个周末能回来。”

    秘书做了个深呼吸,但这次没有高冷埋怨,而是默默的摇头转身,就到隔壁的卧室去给石涧仁收拾几件临时可以带着出差的衣裳,估计是认命了。

    晚上十点过,石涧仁才搭乘今天最后一次航班抵达平京,这会儿就没人来接他了,算算时间,还是先叫了个出租车回家,不过在车上选择给吴晓影打电话:“休息没?我到平京了,你是住在家还是住学校?”

    天地良心,电话里本来还有点慵懒的声音,突然就有点慌乱:“啊?你来平京?不是说你很忙么,柳秘书说最近事情一大堆,你来会小情人?星澜好像在西北剧组吧,难道是齐医生?”

    石涧仁不跟她废话:“明天我约了任总见面,有没有时间跟我一起去,我也有些工作要跟你谈。”

    啰嗦几句,那边吴晓影已经气定神闲:“哦,你又不早说,我们这种高级研修班很多实务操作的,现在我跟着班里一起在东北国企考察,陪不了你,你在平京怎么都能拉出个红颜知己吧,找她们陪。”

    石涧仁只能哦一声老老实实:“你不在,才觉得公共事务这块的确需要你来掌控,早点学完早点回来分配工作,关于唐经理的……”

    吴晓影就听,石涧仁简明扼要的说完要挂电话她还不着急,就这么再说说,目前的工作她也想了些东西,这样讨论挺好,不然最近她老是跟柳清在交流,于是石涧仁这出租车回家的路上,两人在电话里就聊了一路,全程都能感觉到那边吴晓影的感觉是笑眯眯的。

    石涧仁到了小区才挂断电话进电梯。

    在电梯里打开钱包,就好像里面又补满了一千元现金一样,平京家里的那片门钥匙也别在里面,这让石涧仁破天荒的出了电梯以后,居然想想给柳清了个短信:“已经顺利到达。”

    柳清的回复就简单:“嗯。”但几乎是马上就回过来的。

    打开门,几个月没住的房间里,多少有点灰尘的味道,自己当初和朱正坤前往沪海的时候,这里是什么样,现在就还是什么样,没了柳清,就不能像江州那个家里,随时都保持清洁干净,甚至连门把手里都塞满了小广告,还好水电气没有停掉。

    石涧仁也没有全面打扫的心思,简单整理下床铺尽早入睡了。

    第二天一早如常锻炼早餐完毕,才给耿海燕打电话,结果那边沉默一下才报上学校住宿方位,石涧仁大清早的哪怕是周六,也折腾好久才打到车抵达那一片大学校园后门外,乱七八糟菜市场、小餐馆和小旅馆混杂的地方,有点感觉是码头贫民区的升级版,只不过这都里聚集的人还是没那么赤贫,而且基本都来自全国各地,学生居多,比棒棒苦力们的水准还是高了不少。

    石涧仁也有点傻眼,说起来他这两年经常来平京,但去的大多还是高大上的区域,就算自己到处考察转悠,也没有在这种地方过多停留,没想到耿海燕住在这里,这和他想象的大学生活也差别太大了,再拨打电话,耿海燕就没接了,直接一个纸团砸石涧仁头上,一仰头,同样是乱糟糟违章建筑楼上探出来个身影对他挥手。

    穿过同样污水横流的狭窄巷道,再从万国旗一般琳琅满目的各色晾晒衣裳中爬上楼梯,穿着一身桃红色格子衬衫跟牛仔短裤的耿海燕就站在三楼平台上,目光炯炯的看着他。

    相比大约一年前林岳娜曾经拍过的照片,那时瘦了一点点的耿海燕似乎又圆润了一些,不算很修长的浑圆白皙双腿上蹬着没袜子的帆布运动鞋,加上宽松的衬衫是标准的学生妹打扮,只扣了下面两颗扣子,倒是显出里面打底的一件白色背心撑得领口蓬开不少,衬衫下摆也几乎遮住了短裤,让桃红色成为主要的色彩,但以前在码头可能显得有点艳俗的色彩,现在出现在耿海燕的身上,却自有一番不经雕琢的青春。

    因为同样蓬开的乌黑长,就那么自然的顺滑在肩头,当然是没了以前的鸡冠头,也没有做她当年最耿耿于怀的什么离子烫,根本就没搞什么花样,就是纯天然的长披肩,双唇抿得不是很紧,但有点小倔强的气息,说明她还是屏住了呼吸,以前最喜欢满带嘲讽又贼溜溜打量人的双眼,现在略微眼睑下沉,但睁得大大的看着石涧仁。

    文静多了,但虎头虎脑的气质还在。

    好像没有隔着三年的时光,又好像第一次见面,反正就跟当年在那个乱糟糟到处喧哗一片的码头环境差不多,现在周围也闹得要命。

    石涧仁却还是只若看见当初那个卖早餐的小姑娘,笑眯眯满带自信看着自己的小姑娘,只要不飙就充满生机勃勃的小姑娘,现在他很满意,起码从面相上来说是满意的,走上最后几步站在耿海燕面前:“好了,现在你也是大学生学成归来,我可以问心无愧的把海燕食品重新交还给你了,走吧,跟我去见见现在有间奶茶店的投资股东任总。”

    其实这也是在测试,耿海燕脸上果然看不到要去见什么大人物的惊慌失措跟胆怯,嘴角还轻轻泛起点笑容,只是半侧身给石涧仁指指背后墙角的四个编织口袋和一根明显是新找来的棍子绳索。

    石涧仁也笑了,自己随时随地都在测算对方,耿海燕何尝不是也在用点滴测量自己,看看三年以后的自己有没有什么变化。

    他有什么可改变的?迈步就过去熟练的把绳索套在棍子上,把颇有些分量的编织口袋变成棒棒的担子,只是嘿的一声刚刚半蹲起步,耿海燕就一把揪住了他的领口。

    这会儿石涧仁身上压着过百斤的重物,躲都没法躲,只来得及心里反应:“哎呀,是个圈套!”

    耿海燕就已经踮起脚跟,双手使劲捧住他的脸,重重亲在他的嘴唇上了!

    嘴角还含糊不清:“你个狗日的仙人板板,昨天就到了,跑哪点去鬼混,也不来接我!”

    你才仙人板板!

    这三年都学了些啥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