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709、幸福就是最好的保养品
    现在的确是句句都跟工作有关。

    石涧仁离开十来天,天天有打电话跟柳清交流工作上的事情,其实并没有多少远离的感觉。

    五一前就开始装修新的办公楼层,虽然一大部分还是留给未来唐建文的公司用,现在还是有小半层楼已经装修完毕,差不多等石涧仁回来,再疏散一下装修气味就可以搬过去办公了。

    唐建文的公司要开始大规模的招聘人手,工程建筑施工、展会策划、美工、库管、采购招商业务、物流金融翻译等项目的管理对接、财务税务账务,这些都已经在石涧仁罗列出来的记事本上写得很详尽了,柳清明晰的记录下来。

    之前故意赌气一样做出来的情绪在专业面前消失不见,现在很明显能感觉到那种大场面即将袭来的压力感,她要做的事情太多了。

    这个规模有点庞大的项目运行起来,仅靠现在这些人能不能驾驭得住,项目本身又能不能自负盈亏,还是成了一个不停往里面烧钱的黑洞。

    一切都未可知。

    有时候理想目标定得过于高远以后,就容易有这种好高骛远的感受。

    处理完这些纲领性的未来工作安排以后,石涧仁还难得的想念吴晓影:“不知道吴经理的培训课程还有多久,这个时候我真觉得她在公共事务关系上的才能的确是我们急需的,回头你问问她情况,能不能带职读这个培训,我这边约个时间和陶总好好谈一下,摩托车零配件以及家居建材行业方面将是我们在越南树立第一家商业展馆的试验田,看看他的反应,今天的工作……就到此结束吧。”

    说着就起身,拉自己的行李箱过来开始收拾东西,笔记本电脑之类丢在办公室,然后回家。

    柳清没说什么的收起自己文件夹回办公室也收拾了东西,还故意在办公室里磨蹭一下等外面的脚步过去,再忐忑的坐电梯下楼到地下车库,看见那辆白色越野车就停在电梯口等着自己,终于把刚才那些乱七八糟的情绪全都抛了个干净,打开副驾驶坐上去才伸手:“礼物!出差这么久,没加班费那就要礼物!”

    结果石涧仁真的从浅蓝色衬衫上衣兜里摸出张纸条:“每一次买房子搬家都是你操劳的,这次你那个家里的家具算我送你吧,你上网看看样式喜欢不,我已经给那边厂家约定好,只要你确认了,就打款货,也算是验证一下这种异地购物的模式到底有什么……”

    唉,要是没最后一句,这是多么浪漫的一张纸条。

    柳清拿过来看见的是随手用钢笔勾勒的房间平面图,然后用数字字母标注的可能就是家具型号,密密麻麻的分布在模拟的家具位上,只这么看一眼,也知道是用了心思的,姑娘这会儿的心情可想而知。

    毕竟两人的户型一模一样,石涧仁不仅对格局尺寸了然于胸,而且还隐隐有种帮她做了决定的感觉,柳清低头看了好一会儿,却突然惊醒的抬头:“啊?!等等,等等,我要回去拿了笔记本电脑!我要回家上网看家具的样式!我打电话叫助理送下来……”之前清冷的脸上居然有种摇头晃脑的兴奋。

    越野车都驶上路面了,石涧仁听出来她的欢欣,没说什么掉头回去,柳清简直有点迫不及待的接过电脑就打开在屏幕上输入家具厂的网址,驾驶员忍不住提醒她:“车上还是别用了,你那个小屏幕字太小,伤眼睛。”

    柳清艰难的再看几眼已经慢慢刷出来的家具样式:“嘿嘿,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种北欧风格……好吧,不看了,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种样式的家具?”

    其实石涧仁脑海里回荡的是个以前没想过的问题:“江州的小公寓跟现在我家那都是带点中式风格,你都是揣摩着我的爱好弄,只有平京那屋可能才有点你自己喜欢的影子,上次台湾那设计师说过一些简约风格,这次逛家具厂家的时候,一眼看见就猜你喜欢,对了,你连家具都没有,搬什么家?”

    柳清其实已经笑得都合不拢嘴,双手拢在嘴边不知道想什么,眉梢都带着轻快的笑意,哪里还有之前半分怨怼和凉薄,更不用说狰狞了。

    好一会儿,车都开进小区里面,柳清才放下手邀请:“本来说了请你去家里吃饭的,这会儿过去吃个夜宵好不好?”

    石涧仁主要是好奇,点点头跟着上楼了。

    果然有点出乎意外,整套房间里还是当初他来看过那样空空荡荡,特别是客厅什么家具都没有,但厨房的冰箱洗衣机之类已经一应俱全,柳清放下挎包先在吧台上打开电脑连上线,等网站慢慢刷出那些家具图片,自己就从冰箱里面找出汤圆鸡蛋做夜宵。

    石涧仁更有点搞不懂,但礼貌的不去看姑娘的卧房,当初平京那小屋,如果不是柳清生病,他也从来没踏进去过。

    可现在柳清推着他去看,把小汤圆飞快的掐进小锅里,随便擦了擦手就推着他的肩膀过去:“看看吧,其实这也是一种风格,哪怕是没有家具,我也想早早的搬过来。”

    的确是种有点前卫的风格,床垫直接扔在铺好了木地板的卧室里,一台小音响放在床头地上,几张cd有点散乱的码在木地板上,然后就是一个简单的临时衣架上挂着十来件衣裳,另外有两口大行李箱还放在墙角没打开。

    除此之外,石涧仁经过卧室旁边卫生间的时候,瞥见洗手台上堆满了姑娘的瓶瓶罐罐,柳清本来想用这种反差刺激他明白自己苦心的,却一开卫生间灯就瞄着浴帘边上挂着自己好几件晾干的内衣,连忙红着脸推了石涧仁走开,却也没关灯。

    石涧仁并不迟钝,或者说他也并不刻意回避这个问题:“你爸妈过来看过没?”他知道柳爸柳妈现在最关心就是女儿的婚姻问题,每次遇见自己都会催问。

    柳清赶紧过去检查小锅里的成熟度:“来过,就是他们说要买这样那样的家具,我才赶紧搬过来住,免得他们偷偷做主,难看死了。”

    石涧仁靠近主题:“那看来他们是当成婚房了,你这个……”

    柳清转头打断他:“你这个型是倪小姐要求你做的?好好笑。”

    石涧仁摸摸:“她自己烫的……我说你……”

    柳清再次打断:“看起来你们已经关系很近了,在机场我看都抱着你不松手,你也不拒绝,难道你不怕纪小姐回来算账?”

    石涧仁终于给带偏:“我问心无愧,倪星澜是个好姑娘也是好演员,我是她的经纪人,也不会突破这个关系,至于纪小姐,我应该算是她的监护人,这不矛盾。”

    柳清出其不意的把话题带到自己身上:“那就对咯,国外很多秘书是跟了老板一辈子的,对吧,好多小说有那种像个老修女一样的女秘书,我是这么定位你和我的关系,但你也不想我看着老了老了跟电视里的容嬷嬷一样狰狞……对不对?”

    石涧仁老老实实的点头:“容嬷嬷是谁?你和倪星澜不一样,未来你应该是朝着事业展女强人路子上面去走,这时候是练达一点,还是柔和一点,是进取一些,还是善良一些,真的,特别是你这样展路线的,过了四十岁,你的容貌就是你内心情绪的样子,这里我不得不举一下洪教授的例子,你可能不知道她以前……”

    今晚柳清很喜欢打断他,不过语气很柔和:“我们在说我,我已经把我的人生都交给你了,我的喜怒哀乐都是因为你,想着你把一摊子工作丢给我,不要我跟你一起,却自己去陪大明星,哪怕知道是她主动去找你,无论我们是什么关系,我当然还是会不开心,但是现在看到你的礼物,好像突然就不把这些烦心事当回事,值得高高兴兴了,所以你对我好不好,就是我以后的容貌,是一直让我生气埋怨,还是高兴幸福,这不都是你在掌握情绪么?”

    石涧仁居然有点词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