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705、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唐建文的确第二天就赶紧出。

    石涧仁和倪星澜还在鹏圳停留了三天,要不是倪星澜进组的时间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她看起来还想跟石涧仁在这里再厮混几天。

    每天一早起来就到鹏圳周边的城镇去考察工厂,下午晚上一般都在这座毗邻香港的崭新城市里逛街逛各种商场市场,石涧仁还不得不把那根八万多块的黄金链子挂在脖子上,不然还能有什么方式保证这根金项链的安全问题?

    他不在乎钱,但也不会让这种东西引来什么不必要的麻烦吧,只是以他的聪明,都很难想通倪星澜为什么一定要给他戴这么根粗俗到极点的金链子。

    当然,这三天后还有一份事务就是到娄甜甜的培训机构去面试招募的东南亚语种工作人员。

    鹏圳不愧为当前大学生毕业以后选的几大城市之一,以越南语这种类型的语种在江州可能十天半个月都未必能够找到一个懂的,在鹏圳三天就有一百多人来报名,其中还有部分甚至不是什么外语专业的,而是据说跟越南相邻的国内地区有部分国人都会说这种其实跟汉语有点相近的语言,所以有十来个还是连大学文凭都没有的打工仔!

    区分辨别这些应聘者中的才干德行,对石涧仁已经不是什么生疏的活计,基本上都跟以前类似,只要流水线一般走过去,再由娄甜甜请来的越南语学者挨个聊几句,基本就能把人手筛选出来,稍微困难点的是需要对这选中的人手进行解释,一家连公司都没有,注册场地和什么具体业务跟薪酬标准都没有的公司,还在异国他乡,如何解释?

    还好芮恩英语培训机构有教室,有的是讲课空间,石涧仁像个讲师一样走进去面对十五名自己亲手选中的新员工,其中有三人是打工仔,十二名来自各行各业的越南语专业毕业生,有些人三五年来都没有干和越南语有关的工作了,但还是一直没丢下这门语言,现在多少还是有些忐忑的。

    倪星澜为了这场面试,专门买了身秘书职业套装来穿,还配了也满带书卷气的眼镜,说是在揣摩体验角色,石涧仁就一直让她跟着了,杜文婷帮她化妆稍微扮丑一点,没人能响到当红女明星居然回来混迹这中间,然后助理充当工作人员,现在两人都悄悄坐在教室后面。

    但这两天连娄甜甜都承认,倪星澜把石涧仁的衣着打扮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

    这仿佛也是倪星澜和石涧仁相处最长也最水乳交融的一段时间,倪星澜没有成天要死要活的谈恋爱,石涧仁也觉得相处舒心宽松,所以有些外面衣着不自而然的就被改变了。

    起码柳清苦心营造了好久的标准西装革履不见了,休闲软底皮鞋上面带点褶皱的细腿长裤是深蓝色,和同样深蓝色的薄绒上衣很呼应,但两者之间有件浅蓝色衬衫故意不扎在裤腰里,露出来的衬衫衣襟非常写意,绒衣不扣,衬衫领口也不扣,收拾得干干净净的脸上,搭配微卷的寸头,这点卷度是倪星澜自己买了卷棒在酒店给操作电脑的石涧仁做的,弄好以后吓了小布衣一跳,还好金链子比较长,衬衫领口看不到。

    其实烫头的场景跟古时候红袖添香差不多,还蛮温馨的,石涧仁内心也很享受,只是不习惯自己的形象太有时尚气息!

    带点文雅又富足多金的儒商气息,用倪星澜破罐子破摔的语气就是:“既然你招漂亮姑娘喜欢的才气就放在这里无法改变了,那我还不如把你收拾好看点让我自己看得舒心,也顺带把喜欢你的姑娘素质水平提高一些,免得什么妖媚子都要我来烦心。”

    所以这会儿石涧仁走进来,连杜文婷都悄悄给她进言:“好看!石总被倪小姐一打扮,顿时就气质上升好多!”

    倪星澜骄傲的轻哼。

    石涧仁的确有这种休闲的洒脱气质,随意的靠在前面西式讲台边,感受着在场的疑惑眼神,开口就异乎常人:“起码到现在,2oo3年5月29日下午四点半,我们这家公司在越南还没有任何实体注册,虽然我们在江州已经有了一片产业园和一家物业管理公司,但这个全新的项目只有网络公司的二十来个人,虽然未来我们在几年内应该会展到几百上千人的规模,但是这不重要……”

    在每天都能听到无数天花乱坠许诺和虚假信息的鹏圳,任何一个稍有头脑的人都不会轻信这种话,石涧仁从在座者的眼里都看到了更多的疑惑,他还更满意了,谁特么愿意招一批傻子来上班啊,那是做传销不是搞事业,能过得了他的目,多少也符合才行兼备的标准。

    所以接下来石涧仁就话锋一转:“在座的应该都是读过书的,我说起来也就简单明了,刘邦和项羽的楚汉相争、三国演义、隋唐演义、明英烈传,这些乱世传说,其实好看的都是前面,到后来天下要一统的时候,意思就没那么大了,因为群雄并起的时候总是最绚烂最激动人心,对不对?”

    听者有点楞,我们不是学历史的吧?

    说者不停歇:“当乱世乍起的时候,陈胜吴广不过是两个干苦役的,刘关张都在街头晃荡,程咬金秦叔宝还在干嘛?一切皆有可能,而到了后期,当天下大势已经明晰的时候,你们还能看见哪个大德大才的人物是这个时候凭空冒出来的,因为可以创下丰功伟业的时候已经过了,你再有才能也要花费数倍甚至数十的时间精力去证明自己……一家未来会立下丰功伟业的公司也是同样道理,如果你是初创人员,也许你能力不足干了十年以后还是个业务员,那么你在哪里都是业务员,但你如果你有能力,也很可能会成为越南地区的总经理,甚至集团公司的高层,因为你现在是跟随公司老总一起在并肩战斗,如果错过这次初创机会,也许过不了十年,你再听说这家公司要招聘员工,再踏上越南这片土地的时候,这家公司已然成型,你不过就是这家公司的小小螺丝钉,可能再干十年都未必能有展现自己的机会,也未必能跟公司老总说上一句话,那你还有什么机会出人头地?”

    “越是一切百废待兴的时候,越是能展现你们实力跟潜力的最佳时机,也许你们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的内心蕴藏了多么强大的能力,就是要在各种艰难困苦中把自己的潜能逼迫出来,不就是去越南外派上班么,我们有办理正规的商务签证,有正规的酒店居住和办公场所,不会拖欠工资,不是干黑劳工,有什么可担心的?如果自己都不给自己一点去尝试冒险的机会,未来你这一辈子可能都会后悔曾经有这么一个加入我们的机会……嗯,顺便说一句,我们又没收你们什么工作保证金,就当去免费旅游,有什么不好?我还想去呢,就是不懂越南语……”

    听了他最后一句,可以说所有应聘者都有点跃跃欲试的动心情绪,又忍不住笑起来,气氛顿时活跃。

    倪星澜更加骄傲的哼哼。

    她是真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