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703、人人都有追求美好的权利
    唐建文对于石涧仁身边出现漂亮女子一点都不惊奇,石涧仁才是有点诧异他跟姑娘一块出现。

    深蓝色的衬衫就好像跟车子搭配一般,戴一副眼镜流露出浓浓的书卷气,但把长做成大波浪的姑娘又是活泼开朗的,短暂惊奇了雪地靴以后,就笑着跟石涧仁握手:“我是罗伯特在大学时候的朋友,娄甜甜,很高兴认识你们。”

    倪星澜帮石涧仁问了:“那是不是他大学时候的女朋友呢?”

    娄甜甜笑起来喜欢顺手把披肩大波浪长拨一下:“他?大学几年同学就没看见过跟什么女生恋爱的,找他表白的倒是有,不过他不声不响的也不知道在捣鼓什么?”

    倪星澜又为自己问:“那你现在有没有男朋友?”

    娄甜甜对这位咄咄逼人的姑娘起话题内容有点吃惊时候,倪星澜干脆摘了墨镜,于是戴眼镜的书卷气姑娘顿时瞪大眼惊讶得嘴都合不上,再飞快的捂住,然后无声的看几眼自己的大学同学。

    唐建文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倪星澜了,笑着客客气气的伸手:“倪小姐幸会了,我们要不找个舒服点的茶楼或者咖啡馆坐一下?”

    倪星澜没给他难堪,但握手时候口气不好:“你看,你一来,他又要跟你厮混,我又成了被抛弃的那个,本来还以为在鹏圳可以开心的到处玩玩呢。”

    话是怎么说,但熟人之间才有的埋怨让娄甜甜忍不住跳上一步打掉唐建文的手自己接替:“买噶!什么时候你这书呆子居然认识大明星了!倪小姐你好,你好!我很喜欢看你的电影电视剧,特别是赤子之心我都看了好几遍!”

    倪星澜对她就是标准的明星做派:“石先生就是赤子之心的制片人,是他帮助我塑造形象的,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

    石涧仁其实已经有点迫不及待:“这样,要不两位女士坐一部车慢慢聊,我和罗伯特也坐车里聊,我们先去什么咖啡馆坐下再说,好么?时间非常宝贵的。”

    倪星澜没好气的对娄甜甜抱怨:“你看你看,跟他在一起有多操心,你这样漂亮姑娘我要担心会不会喜欢他,罗伯特那样有才华的男人更会分走大量的时间,能给我的就只有那么可怜的一点点。”

    娄甜甜咋闻明星情史八卦,有点受宠若惊:“没!没漂亮,你面前谁敢说漂亮……我结婚了!”

    倪星澜还是做痛苦状:“那就好,那就好,真的,漂亮好看的姑娘在他身边接二连三的出现,我都累死了!”

    石涧仁懒得看她演戏,邀请唐建文上车,倪星澜是时刻不愿和他分开的,也要上面包车,娄甜甜又真心实意珍惜跟大明星在一起的每分每秒,都想扔了自己的车在路边了,还好唐建文真不是个一点不了解老同学的鲁男子,笑着请司机干脆去开那辆小巧的i轿车,自己来开这辆面包车,然后在娄甜甜的指路下出,明星助理全程隐身的坐在最后面的行李中。

    但仅仅几分钟以后,娄甜甜还是主动要求换自己来开车,倪星澜也有点头痛的决定坐到副驾驶上,因为石涧仁和唐建文谈得太投入了!

    做司机的不停手舞足蹈,坐后面的也使劲探身,让旁边的人真的有点提心吊胆。

    其实娄甜甜开车也忍不住经常侧脸看副驾驶的明星,小心的开口:“倪小姐,你真漂亮,比电视电影上面看着还漂亮……”

    这种习以为常的粉丝对话,倪星澜已经没什么特别反应了:“你是做什么的?”

    面对明星,娄甜甜说起话来也有手舞足蹈的倾向:“外语培训,我在鹏圳开了家外语培训机构,芮恩英语,英语为主,其他语言也在做。”

    后面石涧仁就接上了这句话:“对的,娄女士,我想我们未来会试着把所有员工都进行基本的英语培训,然后逐渐扩展到其他语种,目前我想你能否联系到东南亚国家的语种培训呢,日常用语基础培训的那种,实在不行,能不能从你的外语培训渠道联系到一些小语种的专业人员,我们接下来会优先招聘有外语技能的员工。”

    娄甜甜得忍住回头的动作:“好!实际上当初我跟罗伯特就是学英语的时候认识,他把英语学好只是当成一种工具为了出国留学,我则认为自己在工商方面其实后劲不足,不如彻底把外语作为自己的努力方向,这近十年都是在外语培训行业里面打拼,小语种的确有点麻烦,但也能联系上人。”

    倪星澜看着书卷气的娄甜甜加入到了谈话中,自己明显就只能当看客,半侧身除了监督司机别回头,就是看后面俩男人热火朝天,反正石涧仁跟她说话的时候从来没有这样激情四射过,自己熟悉的那杯温开水,也许只有在跟唐建文这样高谈阔论时,才显得热情滚烫。

    再看看娄甜甜时不时还能插上话,倪星澜就有点别的心思了,很专注的看,竭尽全力的听,尝试着听懂他们在聊什么。

    石涧仁说得非常多,自己在粤东考察到的各种工厂规模展状况,粤州那些包罗万象的展销会、批中心,还有自己在粤州遭遇到的黑人流氓,石涧仁甚至还把那护照签证都拿出来了,唐建文饶有兴致的拿过去看,只有这时候娄甜甜才惊讶的撇头想看,倪星澜用眼神制止了她。

    于是外语培训机构的老板抵达目的地以后,才有机会看见石涧仁说的那两本护照,唐建文有自己的看法:“人种不同,其实身体基因和习俗也有很大区别,这也跟教育水平有关系,黄种人大多吃苦耐劳,白种人越往北教育水平越高,但精神世界又不如南边的丰富多彩,而黑人好吃懒做的比例真的很高,非洲大陆上大部分非裔还是习惯于看天吃饭,按照人类本能生活,这点从很多非洲工厂生产效率低下都能看出来,中国……对非裔来说那就是天堂。”

    娄甜甜其实已经很熟悉这档子事了:“最近几年这方面的问题是越来越严重,外国人在中国的确比较吃香,哪怕是什么都不会的,也能混到有些外语机构教个英语什么的,搞得我们这个市场也有点混乱,真希望上级机构能够整顿一下。”

    石涧仁却从来不会把希望寄托在政策或者主管部门上:“这个思路就是错的,为什么就不能抓住这个机会,宣传自己的外教或者培训人员是专业的,和这样的假外教区别开来,这种差异化的定位,推广起来也容易给自己树立形象,如果能够在市场上形成趋势,用市场的力量去淘汰这些歪门邪道的东西就可以了,哪里需要等待主管部门来处理?”

    成熟女性也不会随便把一个江州来的老板建议当成金口玉言,只是客套的笑着点头称是,连倪星澜都能看出她的表情成分来,但不可否认,这位书卷气很浓的姑娘又有着娱乐圈很少见的沉静淑雅气质,所以趁着招待端上咖啡红茶的当口,悄悄在石涧仁耳边:“这不是詹先生在沪海说的那种书读通透了的姑娘?你是不是就喜欢这种类型?”

    石涧仁也低声回应:“既然见到了各种气质不同的人,为什么就不能把主要精力用在揣摩别人的眼神特质上呢?要知道演戏最起码的入门就是眼神是不是能跟角色契合上,枉自我都做了你两年多的经纪人,给你讲过多少次这些面相上的东西,你还是要盯在男女之间的细枝末节上?”

    倪星澜已经久经沙场的不怕开水烫,看侍应走了才感叹:“我当然是抓住了机会在学,可你也别撩女孩子啊,你看看江州平京那么多,还个顶个的漂亮,我说你就这么招女孩子?”

    没想到是一直在低头看石涧仁手写笔记的唐建文帮石涧仁解围:“这很正常吧,漂亮女孩子周围都有不少追求者,事业成功温文尔雅又不乱来的阿仁身边出现追求者的机会当然也比我这种宅男高啊,那些不思进取的家伙就更不能和他比了,男人女人都有向往美好的权利,对吧?”

    倪星澜哪怕觉得这句话说得真是没错,还是很想把咖啡杯里的饮料泼过去,难道自己堂堂影视界当红少女新星也要归结到去追求男人的地步?

    不过想来也好像是这么个场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