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702、危机跟机遇永远并存
    粤东哪怕是个毫不起眼的小镇,都很容易隐藏着人数众多的工厂或者美食。

    这几天每天都要穿行两三个小镇的经历让石涧仁很熟悉这种粤东得天独厚的外贸生产格局,留下司机陪着杜文婷清货,就在工厂大门外附近的一家餐馆和鞋厂老板吃午饭。

    哪怕是有倪星澜这美色在旁边干扰,或者说正是她让这位年轻的老板侃侃而谈,石涧仁很快有了个比较明晰的印象。

    这些当年从改革开放就为国际外贸做加工订单的厂家,可以说除了生产,什么都不会,没有采购渠道,没有产品研,没有品牌,当然也没有销售渠道,从一开始就是国外订单丢多少材料过来按图加工,赚取薄薄的一点加工费也就罢了,随着业务订单量越来越大,扩展工人,采购设备,可以说赚的钱一直都在投入到为了获得更多订单的循环中去,始终没有财力物力来扩展完整自己的产业链,一直都是别人产业链的一环而已,这种模式的厂家可以说在粤东占了大部分,现在只有少量转型成功,但更多是在试图转变的过程中消失了,所以剩下的加工厂都很谨慎,不敢随便轻举妄动。

    做品牌销售,在这些大多都是县镇级别的加工厂看来,那都是多复杂的事情了。

    不过这些厂家普遍已经习惯了跟国际品牌合作,对按时交货的诚信看得很重,可能这也是导致他们一直都在紧赶慢赶的匆忙,而没有精力来思考未来的原因。

    石涧仁最后拒绝了对方买单的热情,倪星澜也拒绝了邀请她在这边当模特,还说可以介绍她给国际大牌当模特的机会,有点神秘莫测的笑笑就跟着石涧仁上车。

    杜文婷果然娴熟的已经安排货车来把靴子运走:“七千二百双,有些瑕疵或者损伤脏污的都剔出来,石总,先运到江州对么,今年冬天一定能赚钱!肯定能赚大钱!”

    石涧仁笑:“货款算是我借给你的,货也可以先放在江州,这可是你跟星澜决定要吃下来的。”

    曾经来粤州拿过两次货的前小老板还是有这点担当,咬着牙问倪星澜:“倪小姐,您说呢?”

    倪星澜也笑:“婷姐,你可是做我的助理,你说我们什么时候有精力来卖靴子了?”

    杜文婷顿时有点口吃:“那……可……”

    石涧仁不是要为难她:“没事没事,我的意思是这笔货的事情算你们的,到时候能卖就卖,不能卖也无所谓,重点是我来考察到了第一手的信息资料,我已经基本圆满,剩下就是你能不能从中找到自己想要的。”

    杜文婷呐呐:“我?我是跟着倪小姐来的,我没有想要什么……”可明明看看那靴子商机的时候,明星助理的眼中闪着强烈的光芒啊。

    还好倪星澜已经习惯了石涧仁的思路,对杜文婷轻声细语:“如果你在乎的就是这批货这点钱,那么你的眼界也就是这点,因为这不是个长久的业务,这是运气好捡到的库存,下次就不一定有,相比之下婷姐你觉得是做助理未来展前途大,还是以后干脆就来到处找这样的库存呢,这就是个选择,到底什么才是你想要的,而不是这也想抓,那也想沾,最后什么都没做好。”

    十九岁的少女居然头脑清晰的给三十多岁少妇分析这种人生抉择的话题,石涧仁有点满足的把自己靠在沙上闭眼养神。

    这姑娘哪里是他当初一眼看过去认为的有点笨?

    可能这也是这两年点拨出来愈心思剔透了吧,所以说得杜文婷有点若有所思以后,倪星澜也心满意足的靠回沙上和石涧仁并排养神,这辆还有第三排的商务面包车后座已经彻底腾空,因为在粤东最后一站鹏圳,她摆明了还要大肆采购一番,现在只留了十多双品相最好的靴子说是要带回去送人。

    石涧仁上回去香港因为兹事体大,对这个紧密连接在香港另一侧的国内重点城市并没有停留,唐建文这几天在电话里反复强调这里本来也是他考虑在国内留存起步的地点之一,甚至还排在粤州和沪海之前,值得多看看多了解,江浙那边的事务完成以后,两人就会在这里短暂碰头交流,然后再各奔战场。

    如果不是倪星澜过来打岔,石涧仁的考察生活应该跟唐建文一样,枯燥得要命,毫无色彩可言。

    这会儿偶尔睁眼看看窗外飞快闪过的各种农田水域,还有星罗棋布的城镇工厂,石涧仁脑海里确实能够体会到唐建文说的那种感觉了。

    国家是整体向上的,但落实到每个局部,落实到前二三十年国家最为倚仗的制造业,现在其实有很多举步维艰的难处,这些在国家穷得叮当响的时候,用进出口贸易为国家崛起做出巨大贡献的制造业,现在面临落差巨大的转型,就好像十多年前的国有体制转型一样。

    也跟杨德光面临的那些转型一个道理。

    曾经卖卖盒饭十几个人就能赚得有滋有味,但如果真以为可以这样逍遥自在的卖一辈子,不用考虑改变和进步,那迟早就会落到分崩离析的下场去。

    国家当然是在调控的,但更需要指望自己的改变,其实无数次历史上的案例都证明,越是在这种变革的年代,才越容易有人抢在所有人面前站在浪尖上。

    变革无处不在,无时不在,只是绝大部分人的眼界只有自己眼前的那么一丁点,看不到更远更广阔的天地而已。

    就好像眼前这些厂家,也大部分都看不到这种危机和机遇,他们只会如同温水煮青蛙一样,到了某个临界点才会猛然现自己完全陷入了困境。

    而杜文婷这个时候显然在做剧烈的心理斗争,以往随时半侧面看着后面倪星澜的姿势都改变了。

    不过倪星澜这会儿的眼里估计只有石涧仁,悄悄侧身,轻轻把手伸过来搭在石涧仁手肘上,也没说什么,就是轻轻笑着眼波流动的看着,然后慢慢闭上眼舒坦的睡着了。

    也不知道当初谁说石涧仁丑得很,她怎么都不会看上眼的。

    当然,这种情绪也只维持在路上,因为到了鹏圳,唐建文比预期更早的来会合,不单是破坏了倪星澜预想的二人世界,最讨厌的是他居然还坐着一辆灰蓝色的i小轿车前来,一眼看过去就跟吴晓影的那辆车似的,看着就烦,最近只要一提这位前辈就烦。

    结果下得车来,那边从驾驶座下来的女子第一眼居然没有看倪星澜的脸,而是立刻注意到那双浅咖啡色的皮毛靴子,惊奇的叫出声来:“不会是真的吧!孝真的雪地靴!”

    嗯,黄晓薇新演的这部电视剧角色名字就叫孝真……

    韩剧的威力这时候真是无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