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700、不期然的变化和期然的进步
    黄晓薇虽然长相身高都还比不上柳清,给倪星澜当助理的时候更是妥妥的灰色背景,从来没什么可比性,但已经算是江州比较难得的高挑姑娘了,这会儿画面上正在演一出雪地里跟男主角追逐的戏,最后还有两人抱着在雪地里热情拥吻的镜头,倪星澜专注看石涧仁的反应:“我和别人演这种吻戏什么的,你难受不?”

    石涧仁专注:“没有!她这身打扮的确和国内有点不同。”

    片子肯定就是春节前后拍的,漫天满山大雪厚厚的也肯定是实景拍摄,黄晓薇这江州没怎么见过大雪的可怜姑娘鼻头都冻红了,但咖啡色的麂皮绒大衣有那种粗大的虎牙状纽扣,看起来很可爱,不过最主要的是宽大的上衣跟黑色紧身裤形成对比以后,脚下一双浅咖啡色高帮麂皮绒靴子,上下都是宽松的款式,愈衬得双腿修长,也格外招人怜惜。

    黄晓薇可能真是那种真人比镜头里还漂亮点的,现在冻得脸上又红又白,就差鼻涕横流了,可被高大帅气的男主要拥在怀里,哭得才叫眼泪横飞,还把脚跟都抬起来晃悠,那双憨厚的雪地靴更符合她有点傻乎乎的角色设定。

    算是她打扮上的亮点。

    倪星澜嘿嘿笑:“这靴子好像是加拿大今年年初才出款的高级货,很贵,前几个月的日本都卖疯了,现在还不到六月,看着吧,今年冬天中国一定会卖疯,一般国内都会滞后这种热门款一两年,有她这个电视剧,估计今年就能火……”

    石涧仁从来都不熟悉这种时尚界的事情,好奇的多问几句:“这是外国货?一般怎么卖到中国来的?”

    倪星澜熟悉:“别的不知道,平京数得上号的名牌都有人做代理,从香港那边谈代理到国内来做啊,很多都是这样的。”

    熟悉内衣界的杜文婷也证实:“名牌基本上都是有关系有路子的大老板代理,只有小牌子和假名牌才是从粤东这边走的,不过听说很多名牌也是在沿海这些厂家生产,只是不知道哪些公司接了订单,听说管得很严,国外名牌给了材料指定做多少,最后一股脑的收走,沿海这些制造厂技术什么都没问题,但就赚个加工费。”

    亲眼目睹了粤州的火热外贸,再亲自接触了这些不同的产品,当初唐建文给石涧仁描述过很多中国制造花大力气,却赚小钱的局面,还是现在才得到了最直观的认识。

    倪星澜还当着杜文婷的面给黄晓薇打国际电话,嬉笑一阵在现任助理的热切崇拜目光中把电话给石涧仁:“要跟她说话不?”

    石涧仁无声的摇头,倪星澜再拿回去笑着说两句挂上:“一百二十多美元一双,到国内应该不到两千,她说要送我两双,我没要,得你给我买!”

    今天莫名其妙花了一万多买块手表的石涧仁终于感受到脖子上金链子的沉甸甸,三个人里还是自己先把这八万多挂在脖子上保证安全吧。

    就好像忽然接触到制造业真正的艰辛以后,石涧仁心里也有点沉甸甸。

    这种沉甸甸在接下来的考察参观中愈清晰。

    粤州的各种市场看了四天,然后继续包租那辆车开始在粤东省周边那些到处都是出口外贸加工厂的县市转悠,站在整个国家进出口贸易的风口浪尖上,每晚石涧仁都会跟唐建文在电话里沟通好久。

    几百上千人的加工厂为外国品牌做得累死累活,赚的就是几块钱加工费,有时候在外汇波动中轻而易举的就会蒸,看起来大型加工厂每年能做几千万的产值,其实拿到手里的几乎都是被国外定价权层层剥削以后血汗钱,还付出了巨大的环境污染跟最落后的人力资源耗费,如果不是国家的出口退税等政策在支撑,估计很多其实都是要亏损的。

    当然这个过程中一二十年来也积累了技术跟设备能力,虽然产品开能力还是欠缺不少,但中国人骨子的吃苦耐劳跟勤奋是很多国家都比不了的,起码庄成栋介绍的一些建筑材料生产厂家给了石涧仁很清晰的印象,改革开放已经开始二十来年,很多厂家开始6续有年轻一代担纲,这些大多数受过起码中学以上教育,熟悉电脑网络又对国际行情敏感的年轻人,似乎在逐渐改变老一辈只会埋头苦干的态度,开放自信得多。

    其中一些人的精明能干、勤奋狂热,让石涧仁又感到一种自内心的热烈,未来跟这些年轻人一起做事的确是一种享受。

    毕竟作为云仁装饰名义上的大股东老总,今年庄成栋采购的装修建材让石涧仁在这些年轻老总面前很吃香,粤东人做生意时候那种极为热情的阔绰也体现得淋漓尽致,几乎后面几天在各地转悠,都是装饰建材厂家的老板在热情接待,看那架势,要不是全程戴墨镜棒球帽的倪星澜挽着手臂监督,石涧仁铁定会被拉到各种纸醉金迷的风月场所去开荤!

    倪星澜更觉得自己来对了:“我要找柳清报账!如果不是我跟着你来,你肯定清白不保,昨晚那个严总差点连我都一起拖进夜总会了!”

    石涧仁也觉得粤东人民太热情:“今天再看看,中午我们就去鹏圳,考察一下老唐建议的几家公司就回程,你也差不多应该下剧组了吧?”

    倪星澜顾左右而言他:“你管我!你身为经纪人既然都不关心我的戏,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行程?”

    石涧仁现自己跟她斗嘴越来越处在下风,就转而跟司机聊天,其实很多实情都是这名粤州当地司机聊出来的,到了县镇这位司机也能很快跟当地人打成一片的问点各种消息,算是这次考察蛮不错的向导,过了几天石涧仁才装着不经意的询问关于粤州外国人的情况,这名司机也有点深恶痛绝的模样。

    原来作为整个中国最主要的外贸窗口,广交会不但带来了大量国内外客商,也带来了各色人等,在中国普遍有点崇洋媚外的这个阶段,很多在外国其实一文不名的家伙居然现在来了中国就有种当了洋大人的感觉,就好像石涧仁当初被王汝南的儿子儿媳以日本人身份欺负一样,那些很多从落后国家来做买卖生意的外国人现在已经开始非法滞留在中国,因为这个日益强大和充满机会的国家,远比世界上很多国家都幸福了。

    好像十年前还是中国人把出国当做人生改变的最大机会,现在其实已经有很多外国人开始向往到中国来了。

    而好比非洲这样的落后国家就是其中主力,特别是对性比较开放的非裔黑人现在在粤州已经成了毁誉参半的非法移民群体,石涧仁和倪星澜遇见的那两个不过是很常见的外国流氓,他们的护照签证就算过期了很可能都不会舍得离开,反正现在外国人在这片土地上轻易就能生存下去,就算粤州人已经知道他们臭名远扬,但还有偌大个中国可以到处流窜呢……

    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带来机会和财富业务的同时也会带来渣滓垃圾,这就是石涧仁的看法,和一味谩骂的司机肯定不在一个层面上。

    然后就是在这个时候,倪星澜突然开口:“停车!快停车!那边……看那边那家厂门口!”

    顺着坐在司机后面的姑娘手指,副驾驶的杜文婷压着脖子从司机窗户看过去,惊喜不已:“呀!呀!呀……好像就是那种靴子,停车停车……”

    真的,石涧仁看见那家规模庞大的加工厂大门口,就好像这些天经常看见的那种花岗石上面不锈钢字体的气派厂门前,搭了个遮阳棚,然后下面钢丝床上堆满了浅咖啡色的靴子……

    远远看过去和电视上黄晓薇穿的那种真的一模一样。

    倪星澜这眼力在别的时候从来都没这么好使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