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698、有意义吗?我觉得有!我觉得没有!
    石涧仁不计较,上车坐在后面就避开司机,悄悄翻看那两本脏兮兮的护照签证,等面包车从地下车库驶出来的时候,周围也看不到任何异常情况,两个外国流氓跑到大楼后面的僻静处一时半会还真不会引起什么,为了不让司机起疑心,石涧仁绝口不提这件事,指点朝着下一个目的地进。

    倪星澜却横插一杠子:“饿了!快中午时间了,我要吃饭,吃料理!”

    杜文婷连忙帮明星站队:“对的对的,这两天吃得有点油腻,应该吃清爽点的日式料理。”眼睛飞快的在后面两人脸上转悠,显然现不怎么和谐,倪星澜还摘了眼镜擦擦呢。

    石涧仁看看时间也点头:“那行,师傅你看周围哪里有吃日式料理的,我们到那边吃饭。”

    这年头要吃日料那就得比较高档的地方,司机答应一声连忙上路,十多分钟后可能隔了几个街区之外另一片非常繁华的商贸区,司机指那些大厦上面的广告:“从这边经过,经常能看见那里有日式料理的。”

    杜文婷马上就指着旁边的地方要停车:“这边过去近,倪小姐和石总去,我们就在周围随便吃点什么等着,随时打电话……”司机可能还有点失望的停车,明星助理已经跳下来帮忙开门了,一起吃饭花钱倒是小事,倪星澜这是明摆着要二人世界,懂事儿的助理心里清楚得很哦。

    倪星澜终于笑笑跳下车,石涧仁看看这边的地形指了个大概待会儿碰头的地点才跟上,两人随着喧哗缤纷的人流走进商城大厦,倪星澜却没朝着自动扶梯那边上楼,石涧仁还有点诧异:“怎么?”

    姑娘对他没好脸色:“说了给我买表的!”

    好吧,石涧仁不做声的看周围,这姑奶奶可真有心,粤州这繁华程度比江州好多了,有日料的地方必然比较高档,自然也有珠宝金行表行之类的高级店铺,倪星澜挑着人少的去,那就必然更高档。

    有人怎么说来着,女人必定是物质的,就跟西方传说中的龙都会喜欢亮晶晶的东西一样,走进到处琳琅满目的闪亮店铺里,倪星澜的心情立刻转好,回头拉了石涧仁往里面拽:“别一副舍不得钱的模样,你身上有多少钱!”

    石涧仁算算:“昨天酒店没给钱,还有两千块现金吧。”

    倪星澜想揪他耳朵:“两千块买什么表,卡呢,你还有什么卡?”

    石涧仁老实:“好像有一两张,一两万块备用金吧。”柳清一贯都是这样给他配置的,只要不够打电话给秘书,那边自然会让财务转款,不过连同钱包里的信用卡,石涧仁好像还没有出过需要打电话的机会。

    倪星澜哼哼两声,挽住他开始挨个儿柜台看,其实这么俯身看也好,避免了售货员、柜台经理把她认出来,哪怕站在旁边热情介绍都没现有什么特别。

    石涧仁很快终于看见有个玻璃柜子里面是黑色为主的各种电子表,然后倪星澜哼哼着指给他看,果然和自己手腕上毫不起眼的方形小电子表差不多,标价从一千多到三四千都有,他也开始认真的观察了,原来上面还标注这种表有什么电波功能,全世界各处都会自动调节时差校准时间?

    原来科技展到了这种地步,难道自己去了意大利就能立刻自动改变时差?

    石涧仁问了跟在旁边彬彬有礼的柜台经理,别人是这么点头的。

    小布衣叹服。

    可能因为他手腕上戴着类似的表,别人态度也很好,热情专业的解释,然后这时候倪星澜已经在另一个柜台现了目标,不抬头的招手:“这个!我要买这个……”

    石涧仁过去一看,惊讶得带着否定的口吻:“一万三?这个就要一万三?!”

    不就是一块普普通通的全身白色小手表么,如果说自己手腕上这个电子表还有这种可能几十年都用不上的酷炫功效,那也就忍了两千多的售价,眼前这块指针表就是三根指针,表带和表盘都是白色,什么特别的地方都没有,更不用说石涧仁好歹也知道点镶钻或者金表之类的附加值也说不上,这也敢要一万多?

    他还是知道吴晓影手腕上轮流在不同场合戴着的那几块坤表好几个地方都亮晶晶的,都没好意思问多少钱,但眼前这个也太普通了吧。

    在一贫如洗的时候,为耿海燕花几万块弄个奶茶店,那是因为有意义,现在花八十万帮杨德光开快运公司和折腾两千多万搞产业园协助唐建文,还是因为有意义。

    可这一万多有什么意义?

    可能石涧仁也是长期被柳清服侍得不食烟火,很少到商场店铺里面买东西,也从来没有到金行表行来买过东西,不知道越是昂贵奢侈的地方销售人员就越是势利,因为他们见过太多打肿脸充胖子的穷人了。

    意大利那个奢侈品跑算不上,一来人家外国人表面素质高,二来能去的都是筛选过有经济能力的。

    所以这边柜台经理的脸上不自而然的就挂上了傲气:“这是雷达今年的新款,太空陶瓷表带和表壳,表面也是不会被划伤的,一万三千七,不打折。”

    最后三个字的意思就是:“别bb,买得起就买,别浪费我们的服务时间……”

    倪星澜弓着腰,就趴在柜台玻璃面上,偷偷转回点头只给石涧仁看,还撒娇:“我就要!我就要这个!”

    她是真有钱,所以不会跟真正穷人那样立刻感到被鄙视的屈辱,不会立刻竖起羽毛来证明自己有钱,就是要看石涧仁的笑话。

    石涧仁是真不把钱当钱,但要花在有用的地方,叹口气走近点:“不就是看个时间嘛,对,你还要个样式,之前你戴那个我就觉得蛮好,还买这个干嘛……”

    导购和柜台经理更鄙视这个男人了,可能在他们看来这戏码就是个漂亮姑娘骗了个凯子来买贵的东西,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男人骗女人上床还这么墨迹不肯掏钱那就更鄙视了。

    倪星澜还故意加深戏剧落差:“先拿出来给我试试!”

    柜台经理一动不动的看石涧仁:“先生,我们每块表都是保持无尘清理,绝对不会留下任何指纹跟灰尘的,您看……”那含义就是:“到底有没有钱买?不买就别乱动,害我们拿出来又要做清洁,烦不烦?”

    石涧仁读懂了,可他这脾性真的不会为这种事情难堪,只看倪星澜:“你真喜欢这块表?”

    倪星澜赶紧鸡啄米,没说自己抽屉里好几块更贵的表都有灰尘了。

    石涧仁在周围一片鄙视的眼神中还不紧不慢:“为什么?”

    倪星澜理直气壮:“你还没主动给我买过礼物!”

    哈哈,石涧仁连忙解释:“有的,有的,这次去香港我给你买了礼物的,在我办公室抽屉里,不信你问柳清。”

    倪星澜简直惊喜:“真的,什么东西?”都从柜台上起来了。

    石涧仁还回想:“一支唇膏,一瓶香水……”还比划了一下大小。

    倪星澜都怀疑人生了:“怎么可能!”有营业员能看见这戴着眼镜的短姑娘脸上表情,那喜悦真的是满得溢出来,而倪星澜背后的柜台经理都要翻白眼了,一瓶香水一支唇膏才多少钱,至于么。

    石涧仁竟然说:“真的,我各买了一箱,人人有份。”

    气得倪星澜顿时又从天上掉地上:“你就知道磕碜我!非得买!我就要比他们任何人都贵的礼物……你没给他们谁送过比这个贵的东西吧?”

    石涧仁想了想,如果撇开投资不算,单纯礼物的确是没有这么贵的,点点头。

    倪星澜就一定要拔这个头筹:“那非买不可了!”

    周围营业员导购和柜台经理跟看戏一样,有一个眼尖的女营业员站得远点,好像看出点端倪来,凑近些悄悄耳语:“这姑娘好像倪……”

    石涧仁敏锐的听见了,为了不节外生枝,连忙掏钱包:“买买买……”

    倪星澜心满意足的看着这块表被柜台经理捧出来,还要求石涧仁:“你给我戴上!”

    十足女王范儿那种气场。

    石涧仁现营业员们已经狐疑的凑成一团全都挤过来看了,赶紧刷卡照办,拉了倪星澜就出门!

    这叫什么事儿,还不如买一箱唇膏看着气势恢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