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694、论小腹黑的养成
    吃过晚餐,又逛了两小时才回酒店,只是在路上司机自作主张的经过一处地方,估计是吃饭的时候跟“老板”拉近了距离,话多了不少:“喏,这边很多外国人,特别是不少黑人在这边来进货运到非洲去卖的……”

    果然,在江州几乎不可能看见的非裔黑人,就司机特意放慢度的街边,简直随处可见,如果只看其中一些局部,甚至会怀疑是不是还在中国,周围的酒吧、店铺也挂满了各种外文招牌,其中一块甚至从上到下写满了中、英、法、葡、日等多种语言!

    看看已经累得有点东倒西歪的倪星澜,惊奇的石涧仁没有要求停车下去看,但是这时候却猛拍一下脑袋,来时候在航班上始终觉得有什么环节没想清楚的点,终于找到了。

    语言交流啊!

    跨境贸易怎么可能不准备语言交流这个环节?

    因为唐建文的英语和日语都很地道,石涧仁的英语也还算拿得出手,所以两个人很少讨论这个细节,直到这个时候,听见车窗外那乱七八糟的各种语言,石涧仁才陡然想起这个问题来。

    在东南亚是勉强可以用英语交流的,陶玉峰他们这些还大多都不谙外语的老板基本是靠翻译,未来呢?

    唐建文曾经提到过,小泽现在把那些女鞋卖到国外网站上,就聘请了一个翻译,这无端端的就在销售中增加了一个成本环节,这也应该就是商机啊。

    所以说懂得动脑筋的人,几乎随处都能找到事业展点。

    和司机约好明天早上来接,回到酒店石涧仁就迫不及待的开始联络唐建文了,只是边打电话的他刚把身份证递到前台要开房间,倪星澜就眼明手快的抓走了:“就是订的商务套房你还开什么房间,赶紧搬东西上楼,累死了!”

    自从饭后开启了买买买模式,之前只有三四个袋子,大多是石涧仁换下来的西装衬衫皮鞋之类,现在陡然爆成倪星澜几乎一路扫货!

    而且她买东西基本限定在各种小玩意儿,衣服、化妆品、包包之类绝对不在这种批市场的档次购买,但其他女孩子喜欢的小东西那就各种财大气粗,一路逛着主要是体会感受的石涧仁,不止一次看见她随手指:“这个、这个、这个不要,其他都包起来刷卡……”

    杜文婷就真的一趟又一趟往返商铺和等在路边的车上之间。

    所以现在门童推着金光闪闪的行李车,杜文婷还是大包小包的艰难跟在旁边,石涧仁只能挟着电话过去伸手,因为唐建文已经接通开始说话了。

    果然,那边唐建文也有种使劲拍脑袋的感觉:“我们这个非常需要!你想想,我设想的是把国内任何一家做制造业的小厂家都能和国际上的客户联系起来,而不是受到广交会对外展销会还有海关之类的影响,让这些最基层的一线制造厂家都能顺畅的跟国外客户联系起来,那么他们之间的交流就很有可能是一对一的网上交流,我们必须起到这个重要的中间环节,非常重要!我这边也有收获,回去跟你谈……”

    听得出来那边也很嘈杂,所以石涧仁若有所思的挂上电话,到了房间门口就开始辛苦的重操旧业,帮倪星澜把所有东西都搬进去:“俩小时,你买了这么多,到时候怎么带回去?”

    结果倪星澜都知道了:“有快运!粤州这样的大城市运到沪海平京再平常不过了,到时候这些礼物还不是拿去送给学校的同学,平京的公司,有些还要挂在你头上帮你去拉拢人呢,你那秘书都有礼物!”说到这里,倪星澜还傲娇的叉腰仰脖子:“我是不是很懂事?!”

    相比另一位更会来事儿的吴晓影,石涧仁只好树大拇指,摆好东西到商务套房的办公桌边打开笔记本收拾整理今天的收获。

    倪星澜这会儿不打扰他,乐淘淘的开始和杜文婷像两个分拣工一样在起码有一个立方的新收获里面挑选出最感兴趣的,估计是要留给自己,大部分都指使助理明天找快运公司来安排运走,平京跟沪海的要分别送。

    脱了外面咖啡色格子衬衫的倪星澜就是个欢快的小姑娘,在到处铺满的东西中间跳来跳去,一洗刚才车上的疲惫,杜文婷就像看孩子一样甚至带点溺爱的态度麻利的到处伸手:“这个别摸!脏……那个也有细菌,倪小姐你就坐着,喊我拿,这些东西好多在库房的时候都是乱扔,脏得很!”

    可能从小就在四合院长大,老爷子给了足够的认知,倪星澜真没那么多骄娇之气,踮着脚和跳房子差不多:“哎呀,明天买两双手套就方便了,那个钥匙扣是他的,拿出来,我给他换,还有那个文具袋,也是他的……”

    坐在电脑边的石涧仁基本没法静下心来整理东西,他也有点出神的看着倪星澜跳过来把一堆乱七八糟的小玩意儿堆在自己桌上,然后翘着二郎腿坐在桌边哼哼着什么小曲儿,就开始自动翻石涧仁的包包,找出里面一件件私人物品,然后开始换成自己挑选的样式。

    按说是个有点不礼貌的行为,但漂亮姑娘做出来就是带着毋庸置疑的合理性,还有点宣布主权的意思,把几片钥匙拆开穿上的时候还观察石涧仁:“明天逛逛稍微高档点的购物中心吧,我想买点链子……”一边说还一边在自己脖子上比划,那白玉一般纤细的脖子下锁骨正好有一对儿小酒窝一般的形状,看着就精致。

    石涧仁温言:“我来粤东是考察工作的。”

    倪星澜不争论的拆下之前很普通的金属圈,换上彩色人偶钥匙扣递过去:“好看吧,我不在的时候,就她陪着你,顺便监督你周围那些野花野草。”

    石涧仁看着那穿蓝色衬衫的女孩人偶,有点侧目的接过,结果倪星澜顺势就抓了他的手皱眉:“手表怎么换成这种了,现在这么穿倒是没错,你穿西装的时候怎么能戴这种黑色运动款电子表?还有这块表谁买的,你是不会买这种两千多的表,比我那块还贵。”

    石涧仁吃一惊:“两千多?”外观看起来真的跟自己当初在美术学院外地摊上几块钱的电子表差不多啊,也是方方的黑色橡胶带,用起来也没有多什么了不得的功能,怎么就要两千多?

    倪星澜不动声色的开始整理名片夹:“别岔开话题,我问你谁买的?”

    她身后几米的杜文婷连忙捡起地上一包东西,假装现什么的跑了,显然不敢搀和。

    石涧仁问心无愧:“柳清买的,我以为……”

    倪星澜抬头看他:“她现在一个月工资多少钱,奖金呢?”

    石涧仁还要想:“我没看过工资单,几千不到一万吧,你问这个干嘛。”

    倪星澜忽闪两下水灵灵的大眼睛:“你说我问这个干嘛?”

    石涧仁把钥匙扣揣到包里:“算了算了,我知道你那些心思,没有,柳清是我的秘书,负责我所有工作乃至生活上的事情,这些都理所当然。”

    倪星澜看着他不说话,但会说话的眼睛继续盯着石涧仁。

    石涧仁早已不是那个刚下山清心寡欲,可以完全百分之百装甲抵御的小布衣,不自在的左顾右盼几下重新对上眼神:“别想这么多好不好?工作伙伴之间买块表又不算什么。”

    倪星澜在眼神里倾注一点无辜,接着慢慢的加上柔弱,最后放进委屈。

    一个字都没说,但好像什么都说,喜欢一个人,就可以千里迢迢的跑过来完全放下所有自尊,就必须要这样卑微?

    擅长相面看眼神的石涧仁完全能读懂这表达出来的意思,都觉得自己像个人渣了,情不自禁的伸手拍了拍还揪着手表的那只柔夷:“好吧,明天我……也给你买块表?”

    真的,倪星澜如果跟吴晓影那样道行再深点,再不演技更加精湛一些,石涧仁肯定还会签下什么丧权辱国的条约,但显然眼前的收获,已经让十九岁的少女按捺不住情绪,就跟拍戏的时候笑场一样,先是眼眸里猛然爆出璀璨的欢喜,然后整张脸表情就绷不住,把那些复杂的情绪色彩全都抛得一干二净。

    而且与此同时看见石涧仁恍然大悟的表情,她更是按捺不住的哈哈大笑跳起来,可能在片场也是这样,一手捂嘴一手使劲摆着示意不好意思,居然蹦蹦跳跳的跑了!

    满带得意和欢喜的那种。

    留下小布衣坐在那呆,又被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