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688、心有多大,天地多大
    其实女医生这时候的军装、身材、表情都格外有杀伤力。

    哪怕没有化妆,依旧是个五官凌厉的刚毅姑娘,再搭配军装衬衫和凛冽的眼神,用冷艳来形容不知道是不是更符合这点带着女人味的冷峻,总之不娇柔也不做作。

    石涧仁略显尴尬的过去,有小心翼翼的态度:“事情差不多了,你是回医院还是家,我送你,顺便经过酒店,我把钱还给你……”说完还补充:“谢谢了,幸好你来,不然我还真的耽搁了。”

    齐雪娇没飙,但也没上车:“有点好笑啊,你一个恋爱都没谈过的家伙居然去开导别人?”

    石涧仁只好把已经半坐进去的自己拉出来,站在车门另一边,和女医生隔着轿车顶说话:“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夫妻情侣之间的事情,只有他们自己清楚,我只是站在一个朋友的角度做我能做的,何况他做的事情未来也跟我们的工作有关,算是个项目提升,我也有自己打小算盘的。”

    齐雪娇带了点讥讽的表情:“你是不是觉得借酒浇愁这种事很好笑,很丢脸?”

    石涧仁摇头:“人都是有情绪需要排解的,我也有喝醉的时候,但现在觉得无论出于什么样的原因,以后坚决不会再喝醉了,连自己的身心都控制不了,那何谈做大事?”

    齐雪娇让讥讽的表情再浓厚一些:“做大事?原来你图谋的就是做大事?多大?说来我听听看,开疆拓土还是登月飞行?可惜这是和平年代,难道你还想到体制内往上爬,多大的职位才叫配得上大事?部长、总理?还是政治局常委?口气倒不小!”

    对的,她见识过的大场面大人物肯定要到这个级别才能叫大。

    石涧仁看着难得这样刻薄的女医生,没有反唇相讥:“对刚才这位我的朋友,失去眼前这个摊子和女朋友,就是大事,但我不会觉得他好笑,因为他憨厚朴实,来自乡村,到城里面务工好些年,依旧没有变得暴戾狡诈,还是保持这种带点中国普通农民工的特征,他受到的教育和能看见的层面就是这样,老婆孩子热炕头就是他的理想,但我不是,你也不是,所以你不用觉得……”

    齐雪娇连忙打断:“那你觉得我是什么理想?”

    石涧仁看着她:“你曾经给我说过,你也有过伟大的理想,后来却觉得这些东西很好笑,恕我冒昧的说一句,可能你之前太顺了,又从小早早的树立了一个很高的格局,这种格局更多来自于你的家庭和身份带来的理所当然档次,可你的内心其实远远不够,所以在遇见感情波动的时候,一下就乱了,乱到现在你都还是没理清自己到底要干嘛,因为你已经下意识的在否定之前的理想格局,对未来没有清晰的展望,这样下去,当个碌碌无为、早出晚归的普通医生就是你的逃避选择,你看对不对?”

    齐雪娇这次的反应比上回在电梯里面好点,抬起灰绿色军装衬衫的左手在车顶上轻轻敲打:“内心不够是什么意思?”

    石涧仁想想指远处的工地,应该就是杨德光他们送盒饭的工地:“那楼上有工人在砌墙,能看见吧,假设有三个人,你问他们在干嘛,其中一个和大多数一样很不耐烦的说不就是砌墙吗,干一天多少钱,第二个比较高兴的介绍,他是修一栋大楼,他很乐意参与其中,第三个却是豪迈的说自己在建设这座城市,这三个人的未来展,就因为他们的心态不同,会产生巨大的差异,你认可这一点么?”

    齐雪娇认真的想了想点头:“嗯,第一个就是最常见的普通工人,他们能看见的就是手边这点活儿,未来也许一辈子都是做这个活儿,除非像你这个朋友这样遇见一个生拉硬拽的老板,一辈子都不会有什么大变化,第二个就是包工头、项目经理甚至更高一点的职务,因为他好学又有积极乐观的态度,不过这两个都远远不如第三个,这种人的眼光……嗯,其实建筑工人里面很少看见这样的,你只是打个比方,这种人的展不可限量。”

    石涧仁循序渐进:“这就叫格局,每个人生下来都是呱呱叫的孩子,未来有什么格局都是后天培养的,家庭环境,文化水平,结交的朋友圈子都可能改变格局大小,我们单说最后一个,假如他眼高手低,空有一番挥斥方遒的做派,却没有与之相匹配的能力,接连遇到挫折,最后是不是很容易变得碌碌无为?”

    齐雪娇又认真的想,都点头了才反应过来:“哈!你在绕着弯儿说我!”但是看她脸上表情就不是生气,真的是认真在想,这姑娘其实有点老实。

    石涧仁尽量严肃:“拔苗助长说的就是以前的你,我见过你哥哥,某些方面他跟你很像,但是我觉得可能你小时候成绩比他好得多,他尽调皮捣蛋就心气儿没那么高,然后可能早早就进了军营,一直在军营摔打成长,等家里带出来的气质和实际锤炼出来的做派基本契合上,他就很清楚自己在干嘛,而你,前面看着挺先进,其实自己都没搞懂那些伟大理想是什么意思,人云亦云的装着很积极,结果被人用真实的人生一比较,立刻就破灭了。”

    女医生都有点屏住呼吸,更有可能是大脑一片空白,这会儿只是在下意识的把听见的声音转化为文字,印在脑海里,石涧仁都说完了,她才猛的深呼吸,然后再飞快的转头看看周围,似乎在确认自己的所在地,刚才有片刻应该是愣住完全觉得不太真实了:“你会算命么!他……齐卫国是我二哥,我大哥比他还要皮,可等去了部队现在大哥还不到四十,老成得跟什么一样,我一直都是小学中学的平京市学生干部,大学更是……”终于笑起来:“你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打小就上台念稿子,其实小学字都还没认那么多,我就上去面对数千学生宣誓喊口号……口号是喊得很溜了,等遇见个不喊口号的,还真正教育了我这不说大话却怎么做实事的,我一下就觉得以前白活了,感觉我就跟个气球似的,不是他,也可能是另外一个人,一戳就爆?”

    说完还兴奋的自己一击掌:“你这么一说,我就亮堂了!”

    石涧仁摇头:“远大理想没错,只是在你理解程度还不够的时候生搬硬套,所以被你一股脑的都反感上了,现在你年龄也不小,该明白事理了。”

    齐卫国都说了自己的妹妹比石涧仁大六岁,能抱两块金砖呢,这会儿却被石涧仁这么个毛头小伙子老气横秋的点评,的确是看着他那墨绿色的棒球夹克一点没说服力,转过神来就笑了:“去去去!不就是多读了几本书嘛,就知道嘚瑟!算你蒙对了,走!喝酒去!”

    边说还猛拍车顶,她这做派的确很有女汉子风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