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685、不是人人都能面面俱到
    石涧仁还是有点避着齐雪娇,看看军装指楼上:“你问柳清去,要不我把她叫下来?”

    齐雪娇气得笑:“哟,你们没几个人还踢皮球!我好说歹说从医学院跟附属医院找了些淘汰医疗器械捐赠过来,还跟我拿架子!”信手一把就揪住了边说边往外走的石涧仁,还别说,换个女孩子有这气势都没这能力,齐雪娇快准稳的一把正好抓在石涧仁夹克肩头,差点把他拉一趔趄,然后这姑娘还哈哈哈的笑起来,一点不给酒店总裁面子,大堂经理和前台以及清洁工、门童都赶紧扭头装没看见。

    石涧仁倒不是觉得丢脸:“吴经理是到平京别的康复中心检查,这康复中心归产业园的,好比你是骨科总不能儿科也找你吧,我有事情外出呢……”想挣脱,居然没能得逞。

    齐雪娇得意自己的手劲:“哼!儿科我也能看……你去干嘛,穿得鬼鬼祟祟的。”

    是,石涧仁今天是稍微穿得有点不同,自从遇到纪若棠以后,他的穿着档次直线上升,但是在平京以后才遭遇风格稳定,一年四季都是黑西装,太热就是白衬衫或者竖条纹衬衫,几乎就是24小时跟柳清的套裙绝配,好像这么一想,他所有衣服现在也是柳清在打理,那姑娘是不是存心的?

    然后今天非常难得的换了件墨绿色棒球夹克,就是没立领的那种美式休闲风格,看背上的图案就知道多半是纪若棠从美国寄回来的,活泼得跟跳街舞的毛头小子一样。

    石涧仁自己还不觉得,低头看看:“随便点啊,我看街头年轻人都这么穿,不用那么正式。”

    齐雪娇已经转过身来感兴趣了:“不那么正式干什么,相亲啊?”

    石涧仁不得不打响指要大堂经理过来:“去给一个朋友谈谈事。”齐雪娇终于在对方眼神汇集之前松开手,还顺势帮揪成一团的肩膀面料拍了拍恢复平顺,石涧仁介绍军人阿姨给经理:“马上陪着去康复中心那边把捐赠的医疗器械给接了,再通知柳总,需要搞什么捐赠仪式不?”最后一句是问齐雪娇的。

    齐雪娇鄙夷:“我们是为了图名声?走吧走吧,你走哪边,我跟货车来的,就不等着一起卸车回去了,搭你的顺风车。”

    石涧仁不罗嗦:“好,我把你送到外面出租车多点的地方。”北部区现在还是略显车少。

    结果齐雪娇出来看见石涧仁开的是帕萨特,有点好奇:“不是一直都看你宝马来宝马去么,去干嘛。”还伸手摸了摸出风口上卡着的香水盒,明显是女孩子的味道,很淡雅。

    石涧仁也有点不习惯这辆车现在里面充满女人味:“是我以前一个老朋友,情况稍微差点,我不想趾高气扬的过去先就给人心里不舒服的感觉……系安全带。”

    齐雪娇果然是没有这个习惯,低头拉上,现圆鼓鼓的军装给勒得更突出,还拉了拉军装下摆,但目光一直在石涧仁那边:“是不是做得成功或者讨女孩子喜欢的男人,就应该很细心?”

    石涧仁对这两个条件怎么并列在一起有点奇怪,但是不争论:“事无巨细,考虑得多点自然是要好些,没准儿一个细节就能导致整盘失败。”

    齐雪娇轻轻点头:“也对……我跟着一起去看看吧,要是这军装不合适,我……里面是常服衬衫,也还普通吧?”

    石涧仁忍住了转头看:“你就这么好奇?”

    齐雪娇不矫情:“绝对不是男女之间那些破事儿,我是觉得你到底图什么,赚钱我想你跟着文老二他们一定会捞很多钱,如果是觉得他们不稳妥,自己回江州做产业吧,可看起来所有产业都是别人的,你有点钱都做善事了,几乎没有个人享受,对吧,那你图什么?”

    说到这里还解释了一下:“之前我不是好像跟你说过嘛,我以前喜欢那男的,也这样,赚钱能力特强,也花不少精力做善事,可他回头也花了不少钱跟家里和几个老婆享受生活,可你这……就跟苦行僧似的,这不是圣人就是枭雄,我有这个义务了解清楚你到底是想干什么吧?”

    石涧仁不解释自己,只关心对方的旧爱:“几个老婆还能赚钱做善事?有这么强的精力,他还是人么?”

    齐雪娇哈哈哈:“不是人不是人,简直就是神仙妖怪才能做到那样什么都兼顾,我又觉得你不比他差,我不是说娶老婆这事儿啊,虽然你这招惹姑娘的本事也差不多,我是说好像你这心态绝对不比他差……”

    石涧仁张张嘴没说话,说什么?跟对方讨论讨几个老婆的事情?

    他转头问送了些什么康复器械过来,齐雪娇也介绍了,毕竟军医院里面关于伤残康复的科室算是强项,医疗设备使用频率也很高,这方面淘汰品的确多:“没有找什么特别的关系,就跟我们科室的头儿说了说,把照片给他们看看,就同意批准了。”

    石涧仁还是谢谢了,说起来建立康复中心其实花不了多少钱,场地用租赁都行,关键就在人员,不光是得有个正儿八经懂专业又慈眉善目的院长,还得有专业医生、心理医师、各种护工、体能师、营养师、药剂师,这方面的持续支出才是要命的:“平京那个润丰承担了,江州这个就得我们自己承担,美术学院想投一个建设,我打算放到地震灾区那边去,但后续投资又得督促我们好好赚钱。”

    齐雪娇骄傲的说自己可以来当志愿者,一周最少两天,还可以动员医院跟医学院那边组织学生会什么的先进团体来搞,这样志愿者就源源不断了。

    石涧仁却让她有点意外的很反感志愿者,认为把这种事情寄托在偶然生的善心身上根本不靠谱,就得是实实在在的商业行为,齐雪娇气愤的说现在年轻人中间愿意当青年志愿者的很多,石涧仁不动声色的批评这其中大部分动机不纯,气得齐雪娇争辩国际志愿者组织都是多大的团体了,石涧仁阴暗的反唇相讥那一定会滋生跟金钱权力斗争,车厢里忽然就安静下来,齐雪娇有点气鼓鼓的抱着手臂,石涧仁觉得自己真是多嘴的专心开车。

    前面已经看见蓝色波纹钢做的盒饭车间了,石涧仁把车转下道路,齐雪娇才开口:“是,你没说错,志愿者组织里面也有各种乱七八糟的破事儿,但是你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还是有好多人是真心实意的在做事,包括你不也是在带领团队尽量做善事么?不需要把人性想得这么黑暗。”

    石涧仁平静下来就不争论只点点头,齐雪娇看他开门下车,真的脱了外面的军装,把里面灰绿军衬衫上的领带也解了才跟着下来,石涧仁已经背着手在各个板房敲敲门,明明看见杨德光的那辆破面包车都还停在空地上,怎么没看见人呢,来之前也打了电话庄成栋说这家伙在这边啊,怎么一个个房间里都没人呢。

    齐雪娇下车来还躲在车后把扎在腰间绷得很紧的衬衫悄悄拉出来松弛了,也好奇的探头看,还点评:“跟我们搞演习的野战厨房也差不多,不过现在都是流动野战炊事车了,呼啦啦的这么一车拉过去,随时都能开火做饭。”

    石涧仁忍住打探炊事车有没有卖的,那就能流动搞盒饭公司了,摸电话:“不知道去哪里了……”

    齐雪娇真的该去做侦探,挨间看了还皱起鼻子抽抽抽:“这间怎么这么大酒味儿……”然后就跟狗鼻子似的顺着闻到那停在空地上的面包车边,最后隔着脏兮兮的玻璃现车厢后面角落里坐着个人!

    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好像又完全没注意看她,医生已经算是很胆大的职业了,齐雪娇还是下意识的哎哟一下往后跳一步,转头对那边石涧仁招手:“我的个……哎哟喂,大白天的,这位坐在里面这表情真是瘆得慌!”

    石涧仁连忙过来,拉开没锁住的车厢滑门,不是杨德光还有谁?

    自己走过来一眼瞄过去车里空荡荡的,压根儿就没想到这家伙就坐在车厢地板上,手里还提着个白酒瓶,那味儿让坚决不再喝醉的石涧仁闻了就有点头晕!

    “你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