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680、说别人容易,做自己难
    柳清的确替石涧仁买了套房,这回正式点,两室一厅的那种高档社区,就在假日酒店不远处的湖边楼盘,江州的房真便宜,哪怕是这会儿最好的,付也不到二十万,不过得装修,这都不是事儿,庄成栋光是在这个江州有名的新楼盘就接了七八家在同时装修,所以多一两户也都是顺便的事情。

    大会战就是集中优势兵力全面猛攻。

    从装修材料入行的庄成栋就是这么打算的,因为越是批量施工,各种材料就越的便宜,人工跟管理人员周转起来的成本才更低。

    所以一个社区就有七八家一起装的结果就是,石涧仁这房一个多月就能完工,基本上赶着产业园正式开始试营业,庄成栋也说装修差不多了,随时可以过去住,如果不在乎新装修好还有点味儿的话。

    而从石涧仁回到江州,基本上都在工地住板房,现在连工地都没有了,的确也应该有个正式点的家,天天住酒店或者工地叫什么事儿。

    但同样在搞产业园大会战的石涧仁有点犯嘀咕,装修是柳清安排庄成栋的,吴晓影也搬回齐雪娇那栋楼小房去住了,可这些天忙碌之余,柳清和吴晓影好像经常结伴过去看看装修状况,有时还问他一块儿不,石涧仁就觉得有鬼名堂。

    特别是安排大堂经理把自己的车开过来中控台上放着地址跟钥匙,怎么看怎么有点怪怪的。

    所以从来没去过自己新家的石涧仁还得循着路牌过去,实在是这个新楼盘在他跑出租车的时候还没出现呢。

    如果说整个江州老城区都是在两江交汇的附近,全都顺着坡型结构的山体形成著名的山城,那么北部区就是在一片相对平坦的区域按照很多平原城市的规划分成纵横整齐的地块,但江州的地貌总会有些大大小小的湖泊水塘在其中,譬如产业园里面就有一个,那新楼盘的更大,的确是个湖。

    利用好了可以做景观,有些也被填埋掉了,但循着这个湖就比较容易找,石涧仁一眼找到了这个自己在报纸上也看见过最近频频登报推广的高级楼盘。

    商品房销售在江州是大概九十年代初开始的,但直到末期才开始成为主要话题,然后在2ooo年以后基本成为报纸上广告的主力,石涧仁以前当棒棒的时候每天都会把主要几份报纸细读一遍,连中缝广告都不放过,但最近基本只是飞快的浏览,除了工作忙碌没那么多时间,还有个主要原因就是报纸越来越厚,里面的广告版面越来越多。

    当然,产业园和云仁装饰的广告也是其中参与者之一,从这报纸广告中就能看出江州地产的展状况,价格上距离平京沪海还很远,各种大大小小的开商鱼龙混杂,但柳清选的这家楼盘应该是其中凤毛麟角的高档,因为这里面有别墅。

    曾经是资本主义最让人羡慕的标志之一,别墅在江州先悄无声息的有了一个,也在北部区,比假日酒店更靠近主城,陶玉峰和刚才夜宵的老总们基本都住在那里,几十栋吧,集中了江州先富起来的那批人,连之前纪如青的那套小洋楼都还差点呢,然后就是这个新开的楼盘,几栋高层旁边靠近湖畔也有了别墅,大约二三十栋,其中一栋据说还深入湖心,高价几百万,一直都是广告画面的主力。

    想想吧,一栋独立的玻璃房子在周围一片浩渺水色中,在水一方的感觉看上去的确有凡脱俗的清静。

    所以石涧仁对自己新家是神交已久,但从未去过,越野车很快抵达以后,绕着偌大个湖边社区转了一圈才找到入口,托高级车的福,保安立刻先敬礼开杆,然后才很恭敬的过来询问,石涧仁拿过地址询问,保安殷切的小跑着带路,让石涧仁很不习惯,都想下来走过去了。

    还好没几步,右手又是一片围栏,里面应该是别墅区,左手间距比较大的几栋十几层的高楼,保安都帮他把楼门打开:“这就是您要到的2栋,车停旁边车位就行,现在入住车不多,多了就要进地下车库了,欢迎您回家……”

    啧啧,就凭这保安培训,石涧仁对这家地产公司高看不少,下来都想给小费了,客气的说过谢谢才估摸着上楼,电梯里面还覆盖着木工板和很多被磕伤的沙石痕迹,看来是为了保护不被装修材料搬运损伤的,但走出十楼电梯,楼道非常干净,拿着门钥匙的石涧仁小心翼翼有点忐忑的找自己门牌号。

    找到3号房门,摸出钥匙的时候,石涧仁甚至小心的东张西望一下,确认整个楼道干净而安静没有其他人,才轻轻的开门,跟做贼一样。

    推开门迎面就是一股呛人的酸味!

    但黑摸摸的房间反而让石涧仁大松一口气,这么难闻的味道很难有人呆得住,伸手摸着门边开灯关门。

    嗅觉不影响视觉。

    哪怕石涧仁都伸手捂住了口鼻,但亮灯的刹那,他还是有点触动。

    灰黄色的墙面,白色吊顶天花板,散着温暖明亮光线的多头吊灯,深咖啡色的电视柜,宽大的真皮沙,深褐色的木地板,奶咖色的素色窗帘,整洁温馨的房间里,除了那些堆得到处都是的剥开蜜柚跟龙舌兰花盆,这应该就是一个让很多人在城市里为之奋斗并渴望的家吧?

    当初和耿妹子一起租的那个小破房也就罢了,市中心那个小房间本来就是公寓,平京的那个更像宿舍,只有这一回,石涧仁才能确认,这真的是个家。

    手还凝固在电灯开关上,但他马上就松开,有点迫不及待的打开所有看见的开关,查看厨房、卫生间、书房、卧室,甚至还有两个阳台,石涧仁都探头认真的看了看。

    正儿八经的转角橱柜,旁边还有一套一桌四椅的餐厅搭配,书房里的书桌和书架都是空的,但显然石涧仁现在七零八落的那些书就应该放到这里来,再看看卧室里面的席梦思床垫和高大宽敞衣柜,淡蓝色的床品卷起来只要铺开就是张舒适的床,卫生间里石材砌成的米黄色墙面洗手台衬托出了白色的浴缸洗手盆。

    三年前刚刚来到江州的石涧仁应该不会想到自己这么快就有这样的一个家。

    也许他压根儿就没想过有家,没想过有这种会把自己牵绊在什么地方的玩意儿。

    谋士不都应该是视天下为己任,江湖路上万水千山飘零胆么?

    石涧仁有点木讷的伸手到处摸摸,最后坐到松软的沙上,还是有点不太相信的看着眼前这种温馨的环境。

    可能他的潜意识正在和与生俱来的使命感做激烈的抗争!

    因为他现在打心眼里清楚,自己很喜欢这样的家。

    虽然已经住过不少四星五星的豪华酒店,拥有过好几个办公室了,却第一次有想把那些看过的书,都放到这些书架上的冲动,因为哪怕再怎么漂泊,最后也能回来坐在这里翻一翻,回想起买这些书的心情。

    石涧仁有点呆呆的坐在这张沙上楞了好久。

    这会儿他心里好像有点莫名其妙的负罪感。

    似乎自己这样的心情对不起老头子十多年的教导,怎么就小气吧啦的恋家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房间里弥漫着浓郁的醋味,反正石涧仁这会儿有点酸溜溜的。

    可能有点想起山里面那个破庙了。

    从来没想过回去,可能也就是为了压抑这种回家的感觉。

    但说别人七情六欲压不住的时候,难道自己就能一丝一毫都不在乎?

    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