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679、惊门新贵业务精
    苍茫的草原也是一粒粒草根拼凑起来的,可能有些珍稀树种能便利的长成最醒目的参天大树,但独木难活,构成一大片生机盎然的还得是草根。

    石涧仁的事业看起来也是这样。

    送走各位老板,石涧仁步行送牛鸣雷回酒店。

    相声演员没了刚才的活泼玲珑,很恭敬:“您确实是有大才华,不是我这样只会卖弄点小本事,润丰那么大的场面,您说走就走,私底下我是真佩服您的胆识。”

    石涧仁不吃吹捧这套:“牛大哥,娱乐圈泡女演员不是罪,迟到早退不是罪,装疯卖傻摆大款也不是罪,只有一条死罪,那就是赚不到钱,其实娱乐圈就是个浓缩的社会,很多更直接的表现出来,剥掉了原本要求的那些道德、伦理跟规矩,所以我对娱乐圈是真不太认同迟早离场,但你是个手艺人,必须在这个圈子里干,那我不求你跟我一个思路,先赚钱也没错,但求你赚钱的时候,也多想想你煎熬的那些年,我就阿弥陀佛了。”

    牛鸣雷连忙:“怎么能忘!全靠您……”

    石涧仁摇摇头:“不是我,你有底子有狠劲,迟早出头的,之前我就跟你说过,借着润丰的牌子,盯准曲艺表演这条线,自己组建团队公司之类,现在再补充一条,到今天这样的场面中去,成规模化的表演,轮番上阵,全国两百多个地级市,八百多个市辖区,一千多个县,这才是你赚钱创名声的大市场,而不是只躲在那些深宅大院里面唱堂会。”

    牛鸣雷吓一跳:“全都这样到处跑?我这才几个人?”可又充满了期待:“乖乖,这要是走一圈下来一处就算是十来万,那也吓死人啊。”

    石涧仁笑:“今天跳舞那个你明显就在尝试多元化,看起来很现代的东西和传统的结合起来搞,对不对?”

    牛鸣雷也得意:“放阳这小子一直在琢磨新东西,他这个是机械舞,以后会再逐渐加上说学逗唱的东西,也算是搞搞新意思,反响一直都不错的。”

    两人已经踱到酒店大堂,灯火通明罩在身上,那辆白色宝马越野车已经滑到门口等着了,石涧仁看牛鸣雷充满期待的表情,还是拿定主意开口:“背后说人是非是很要不得的事情,但你知道惊门说话就这样,干的就是识人断人的事,在你这里我也不打埋伏,王放阳未来并不是个能甘居人下的性子,他双目外凸,看物视人非上即下,所以眼下有斜纹,颧骨不正,从相法上说就是纹乱颧破,可能他也觉得看上去不太对劲,所以基本上都是戴着墨镜的,这种人就会另起炉灶之心。”

    这番话,石涧仁说得比较慢,目光一直锁定在牛鸣雷脸上,果然,从他一说到王放阳的性格上,牛鸣雷脸上那股戾气就开始飙升!

    五花八门之的惊门,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牛鸣雷肯定对这门派玄机深信不疑!

    可同样的事情,落到詹浩思的身上,绝对不会有这样剧烈的反应,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脸上立刻呈现狠毒的气色,石涧仁甚至都不用再多测试,忍不住伸手使劲拍拍他的肩膀叫停:“喂!老牛!我早就说过你,你眼里白少黑多有祸根!如果你再继续这样,就算能压住一个王放阳,还有张放羊、刘放羊!你如果不调整心态,迟早要栽在这上面!”

    牛鸣雷可能在石涧仁面前的确是习惯了没什么隐瞒,这一刻也有点吓一跳,石涧仁真想摸个镜子给他看看:“你打算怎么办?杀了他?赶出门?还是干脆在媒体上面炒作弄臭他?”

    牛鸣雷剧烈呼吸两下:“这龟孙!跟了我十年,我可是风里来雨里去把这帮龟孙拉扯大,养不家的白眼狼……”脸上的怒气又开始弥漫。

    石涧仁长叹一口气:“喏,这就是为什么我不带你跟我一起做事的原因,老牛,你的格局太小,气量太小了,如果你要做到我刚才说的全国成规模的表演,那得多大的团队?上百人的表演队伍,还要差不多也得这个数儿的周边配套工作人员,这都是人,有七情六欲的人,你还想用老一套的门规家法来约束他们给你卖命?不可能啦!利可共而不可独,你打算带着一小队言听计从的家伙赚十万块,你独得九万,还是带着一大群利益均沾的家伙赚一千万,你分一百万?眼界放开一些!”

    牛鸣雷真的需要深呼吸才能压下即刻就要爆的情绪,但他也真的控制住了并且脑子还能思考:“您……说的是理儿,可如果一个个都这样白眼狼我不杀一儆百,怎么能服众?”

    石涧仁再拍拍他的肩膀就是轻的:“时代不同了,老时候只能在一楼一地做买卖,顶破天也就那么点场面,那当然要捂死了,可现在是什么年代,且不说其中犯法犯规的地方,你逐他出门,正好让他去自立门户,只要有真材实料的,就跟你一样,再落魄也有达的那天,他要是出去真的红了,不正是给剩下的人做了榜样?有你什么好处?”

    牛鸣雷细细想来脸上都有恐惧的表情了:“那……那您给我支个招?我是说现如今这局面我能用的招!”

    石涧仁就差拿把羽毛扇:“利益谁都想要,你独占了哪怕是师父是班头,大家心里也不舒服,你千万别去当这个众矢之的,现在赚的钱都拿去培育公司,培育大平台,要让他们努力做事都离不开这个平台,如果你真能带着他们做出个一年几百万上千万的平台,谁一走那就是丢了西瓜拣芝麻,谁舍得?他王放阳既然是个有能力又有野心的,未来大不了给他些股份,再给他个队伍,让他去奋战,哪怕他得了大头,你什么都不做,还能坐收渔利,何乐不为呢?”

    这也许就是站的高度不同,看待事物的眼界就有太大区别,牛鸣雷使劲皱着眉头琢磨这架势,石涧仁不着急,静静的看他脸上五颜六色的各种神情剧烈变动,好一阵那胖乎乎的老脸才安顿下来:“可……这么做,任总那边……”

    石涧仁笑了:“我一开始就给你说了娱乐圈,只有赚不到钱才是罪过,你把摊子做大了,利润来了,任总不但不会觉得你想自立门户,她反而会大力支持你,她的心胸可不是那么狭隘,你说呢?”

    牛鸣雷狠狠的下定了决心,双手抱拳再鞠了个躬:“石总,我这上路是您扶的,如果真正能找对了路子,也是您开导的,不管以后怎么样,老牛一辈子都铭记在心,不求能报恩,只希望您时时刻刻能给点机会,让我跟您共共事。”

    石涧仁的确是年轻了点,哪怕面相老成还是不到三十的模样,尽量轻松点:“好嘞,早点休息好好表演,接下来这些位老板都是做全国加盟连锁的大餐厅,我觉得他们能带来的这种生意,比城墙上那些大老板更实际。”

    牛鸣雷这下就是使劲点头了:“明白明白,这可也都是亿万富翁啊,我懂,一定不会丢您的面儿。”

    还殷勤的过去开车门,石涧仁临走都不用叮嘱他怎么回去面对徒弟了,转过弯来的老艺人,脸上功夫比小年轻可好多了。

    这会儿石涧仁还是挠头自己的事儿吧,说别人他头头是道,回到自己身上,今晚该回哪里去睡觉呢?

    说起来这么大一老板了,还居无定所,混得真够丢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