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678、人人都能看懂那就不是商机
    这一天的庆典汇演肯定大获成功,几台电视台的摄像机留下了漂亮的园区夜景,也录得了水面上的精彩演出,明天会在新闻里面放出来,还有报纸、电台的联动宣传,明天都会炒作传播,连演三天的节目应该会一天比一天人多,所以吴晓影现在挂着正儿八经的“公共事务部总监”名头,得热情的跟媒体朋友挨个握手送别,当然每人都能拿到一个意思下的红包。

    石涧仁不愿意做也没时间做的事情,总得有人做,何况他也并不深恶痛绝,这世上没有利益驱动何来流动呢?

    他正在陪着柳子越陶玉峰还有好几位江州餐饮界的大佬,资产肯定都是过亿的级别,秦良予算是年纪最大的,获得的尊重也最多,起码陶玉峰看了他跟石涧仁的亲密程度就恍然大悟,为什么江州商会几位平时心高气傲还很有点江湖气的餐饮老板都这么捧场,原来是这位餐饮协会理事长的原因,前驻京办主任啊。

    于是对石涧仁这小年轻成功的背后关系更高看一眼,毕竟在他们这一代成功者的眼里,哪位成功者背后没有相应的权力呢?

    所以气氛很好,最后一群人还选了家做江湖菜的餐厅一起吃夜宵,詹浩思和换下长褂的牛鸣雷过来跟石涧仁一起作陪,柳清作为这片产业园的老总直接跟石涧仁并肩,吴晓影则最后过来。

    大家都是开餐饮的,选这家的原因是有个二楼很大的露台,青砖乌瓦的露台上铺着青砖白石,两张八仙桌边坐下,先上点茶,聊着天,汤圆、荷包蛋、小甜点之类的流水介送上来,吴晓影开始还有点和柳清抢夺女主人的势头,尝了两口江州风味的红糖醪糟水立刻惊喜的跟柳副台长分享,才让柳清彻底掌控的局面,挨个介绍詹浩思、牛鸣雷等人和石涧仁的关系。

    有漂亮能干的姑娘,又有沉稳儒雅的文士,还有只要开口就带着段子的谐星,很容易让在座各位老板觉得这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就好像带了四大金刚出来一样,柳清对整个产业园的专业素养那是基本有问必答,张口就来,详细到现在还有多少平米空地和画家村已经准备入驻的艺术家名头,她都能不紧不慢的娓娓道来,还介绍因为画家村里面的装修没做完,所以这次美术学院的艺术家们就没有参与,那是下一拨儿,总之产业园会不停的制造话题,让这里逐渐形成北部区的艺术文化餐饮氛围,给各位餐饮界老板创造好的环境。

    这话立刻就得了几位老板的掌声,有一个还打算把剩下的门面收了做个大型旗舰店,是自己在现有品牌系列外打算另外做一个新产业链,立刻被同行攻击,说他自私,凭什么抢了大家都想拿的地方,看得出来这些人是经常在一起闹腾的,都是江州第一代创业老板,言谈间不管男女市井味都很重。

    所以詹浩思在这个时候只要偶尔插话,就能让这些老板自然而然的安静,花白长,软软的台湾普通话,更重要的是他一言一行都带着让人亲近的古韵:“久利之事勿为,众争之地勿往……其实各位哪里会在乎这么一店一地的利润呢,重点还是通过这个未来一定会树立高雅格局的环境,展现出自己品牌的形象,无论是面对全国乃至国外的招商,还是对内管理,都重在形象,而不是这点钱……”

    同样的话语,石涧仁说出来就不是这个味儿,他太年轻,就好像他在外国语学校讲台上讲的那些话,总会被人看成你才多大的小屁孩,来跟我讲人生大道理,不说反感,多少也会不屑的,但偏偏詹浩思讲出来所有人都服,气质、年龄那都是一等一的飘逸,有点世外高人的味道。

    然后吴晓影和牛鸣雷这两位,就一个嬉笑怒骂皆成文章,一个说学逗唱信手拈来都是段子,一文一武的感觉调节气氛,反而让石涧仁可以退后一点,轻言细语的和陶玉峰聊几句。

    牛鸣雷正在把自己掉湖里那场戏拿出来表演,连柳清都听得聚精会神,各位老板更是惊叹原来台前风光背后那么凄凉,有位火锅馆的老板还很有江湖气的端茶杯敬石涧仁,说他讲义气,石涧仁笑着示意一下,反馈唐建文的看法给陶玉峰:“您这一共开了二十多家专卖店,销售量不能说比国内更好,只能说不温不火,主要还是日本摩托车几十年来在东南亚积累了极好的口碑,中国车要打入就很难,这也是您内部的市场调研反馈。”

    陶玉峰脸上带着云淡风轻的笑意跟其他人招手,话却不好听:“难啊,已经砸了上千万进去,现在我们进一步就是投资建生产线,一来利用当地低廉劳动力成本降低摩托车成本价格,二来有点类似跟当地合作品牌,用当地本土品牌的心理优势来跟日本品牌竞争,靠我们中国货的牌子,那还真是任重而道远。”

    石涧仁就是谈这个细节:“只是组装生产线,还是包含了全套配件的生产线?”

    陶玉峰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你还研究得这么深?当然是组装生产线,只是在当地开厂用当地工人组装,其实零配件全都是从国内采购过去,东南亚人很懒的,工作效率很低,这样可以把成本尽可能压缩……而且还有政治因素,这些国家局面不安定,万一有什么只是组装厂的损失就比较小,要依靠他们来生产零配件,建立完整的生产配套系统?那还不如帮他们国家把整个轻工业体系都重新打理一遍,绝对不可能的。”

    石涧仁探讨的角度才让陶玉峰奇怪:“嗯,是这样,摩托车在东南亚是有市场的,但是中国摩托卖过去是有很大难度的,能不能我们只卖零件,卖给他们自己建厂自己组装自己做品牌,引导他们这么做了以后,我们只专心卖零件,整车很难推动中国造,但零件似乎没有这个问题,也能避开不少关税的问题。”

    摩托车整车老板诧异极了:“你是叫我自己的车不卖,帮我那些供应商卖零件?对,没错,我承认国内国产摩托车价格远比进口车便宜,是市场保护政策,用进口关税把进口摩托车价格拉起来,所以在东南亚国家我们就没有这个保护,相比日本摩托车,就没有那么明显的价格优势,但分拆到零件上面,一根日本产的避震筒就是要比江州产的贵两三倍,可日本人把技术含量低的配件放在当地生产,造成整车价格均衡降下来和我们竞争,这都是事实,但你让我一个卖整车的去卖零件?”

    石涧仁指指刚才那位说要做新产业链的:“他是卖火锅的,但是打算做个烤羊系列,您一直是卖摩托车的,我也听说有准备做汽车,那为什么不能卖零件,反正都是赚钱,既然在东南亚卖整车这么吃力,为什么不当机立断的转型卖零配件,现在整理出来一百八十多种零件采购价在当地价格都远低于市场价,更不用说日本零件价,扶持当地建厂,专心卖零件给他们,让当地人自己去拓展市场品牌不行么?”

    陶玉峰好像在看神经病:“没听说过,你这思路简直莫名其妙。”

    石涧仁也不坚持:“没事儿,就顺便聊聊,我这边过去的项目经理这么反馈的,我就这么跟您说说,怎么样,这个曲艺团队还不错吧,价格便宜效果好,如果以后有类似的开业庆典,可以请他们,全国各地都能去,要是上了春晚,那价格估计就起来了。”

    陶玉峰财大气粗:“真上了春晚,我就请!”顿一顿还是忍不住:“你到底是搞什么的,你刚才说的是认真的?”

    石涧仁又指詹浩思:“他不是说了么,久利之事勿为,一直做着在赚钱的事情不等于未来也一直会赚钱,这世上没什么一劳永逸的事情,您都在不远万里的跑东南亚去找新机会了,何不再想开点呢?”

    陶玉峰只能说:“你如果不是跟着那帮搞资本运作的家伙忽悠我,我就仔细想想这事儿。”

    这应该是石涧仁和唐建文栽下的第一棵树苗,连陶玉峰这样的老江湖都看不清到底意味着什么的树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