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677、如何向上,只有放下
    和绝大多数人目光锁定在光柱下的表演者不同,齐雪娇时不时的就会瞟一眼那个站在暗色中的背影。

    这片自己亲身感受过的烂泥潭一个多月就变成了现在碧水青茵的公园,这不算什么,打小看见的大场面比这个恢弘多了,平京城里哪怕是挖个公园也能召集数万人搞运动,这巴掌大个地方不会让齐雪娇觉得多惊奇,惊奇的是这个背影到底图什么。

    如果说齐雪娇这样出身的人和普通人家有什么不同,其实最本质的区别不是外在那些钱啊权的,而在于目标。

    除开极个别的情况,大多数出身就已经解决了吃穿用度基本问题的家庭,包括现在先富裕起来的那部分家庭,孩子成长过程中最清晰的就是目标,自己将来是做什么,因为和寻常人家的孩子需要努力给自己谋求先生存下来再考虑追求不同,他们的选择太多了,从政、经商、做学问、驰骋沙场,这些普通人家基本要到二三十岁才能考虑的选择,他们从小就开始选择。

    所以这才是他们为什么可以凌驾于普通孩子的最大优势,可以在成年前十多年时间都挨个尝试一下,最后选定适合自己的,那么最终成才的几率是不是就要高很多呢?这还不论他们在这个成才过程中又能得到更多的资源协助。

    当然反过来说,这个十多年的漫长选择过程,又比普通人家孩子乱七八糟的到处乱碰头的茫然,多了几分无趣,选了经商,那么如纪若棠就有酒店继承或者起步,选了从军,齐雪娇基本上到现在所有的思维都是军营里的那一套,哪怕在大学期间偶然碰见个让自己怦然心动的男人,她的主要轨迹还是没变的,做任何事情都要问问目标是什么。

    可能那个男人给她最大的影响就是,原来生活不一定非要如同喊口号一样风风火火,人生除了伟光正的在探照灯下度过,还有另外一种悠闲自在的人生,不全都是为别人而活,还可以找寻自己人生的意义。

    其实这是个很要命的事情,对于家庭背景和一般人家,甚至同类型家庭都很不一样的齐雪娇来说,这意味着一种价值观的混乱,以她二十多年固化下来的人生观世界观怎么都不可能变得那么逍遥,难道马上扔掉学了这么多年的医术去到处玩?用嬉皮笑脸的生活态度面对人生?

    这些都不可能在她身上生,毕竟在认识那个男人之前,她也是全国青年模范代表,曾经在抢险救难中奋不顾身的宁愿自己受伤甚至可能致残,也要把群众安危放在第一位,对她来说,有些根深蒂固的东西不可能改变。

    这才导致了她有点茫然的呆在江州,这个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呆在这里的城市,简单的上班下班,简单的感受这座城市完全不同于平京的生活方式,齐雪娇一直清晰的目标其实在这个阶段是模糊的。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图什么。

    这种普通人最常遇见的情况,也生在她身上了。

    所以她才会好奇,石涧仁到底图什么。

    因为这些天逛街、喝咖啡、聊天,吴晓影有意无意的把石涧仁所有底细罗列出来,那位不怎么熟悉他的电视台副台长从侧面佐证了不少,搞这个产业园,石涧仁基本上是四岁孩子扛二十岁的东西,勉力利用画家村和餐饮机构的支撑,其实也算是一种资本运作,把整个场面弄成现在这样,基本上兜里没钱了。

    估价几千万的产业园大部分已经卖掉使用权,加上政府跟电视台的股份,现在开始这里给石涧仁也不会带来滚滚财富,可就算是这样,他还把这点资产又放在秘书名下,吴晓影解释这还不是转移资产的把戏,而是这里未来的资产收益就是秘书的,那个看起来有点冷冰冰的姑娘,齐雪娇还是能判断和石涧仁现在并不是恋人关系,未来怎么样,那倒说不清楚。

    那么眼前这道背影,到底图什么?

    齐雪娇不需要跟吴晓影一样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招呼场面,所以默默的把自己趴在窗台上,看着眼前的场景。

    几盏雪亮的投射灯下,水面有些波光粼粼,光柱下的表演者光彩耀人,但越过这片光彩,远处就是树荫斑斓的黑色剪影,再远点是北部区逐渐亮起的城市轮廓,最远处才是江州市老城区,那边的天际都要亮一些。

    所以眼前的灯光就好像拓荒一样把暗色照亮,而收回来的目光很容易顺着掌声和欢呼声,看到那些观众身上。

    这样的场景齐雪娇也好久没见过了,隐约只有小时候军区大院放露天电影的时候,大哥把自己放在脖子上,二哥屁颠颠的抱着小板凳一起去占位置。

    齐雪娇脸上就有点笑意,可能她自己意识不到这种下巴放在手肘里的笑容有多干净明亮,吴晓影瞄着啊,斜倚着过来,顺她的目光:“去啊,下去找他聊聊啊。”

    齐雪娇郁闷的转头回来:“喂!我是在欣赏这种场面!别说得我像个想男人想疯了的痴男怨女,你也别那么露骨的撮合我跟他!”

    吴晓影已经很惯熟了:“没撮合,他是个书呆子,讲大道理是最在行的,至于居家过日子还真不是普通人能受得了的,没娱乐没休闲,吃饭睡觉看书工作,就这老四样,无趣到极点。”

    齐雪娇果然上当:“啊?很正常吧,稍微事业上有点追求的高级医师哪个不是这样?连坐在飞机上都得构思学术论文,你以为都跟你们娱乐圈似的……”

    吴晓影鄙夷:“别!别扯上我,我已经光荣隐退,现在是公共事务部总监!”

    齐雪娇笑起来:“嗯嗯嗯,我已经听不止一个同事提到你在江州电视台各个频道的露面次数,我看你是好好的过了把瘾……”说完站起身来:“不跟你瞎掰了,挺不错的,那我就先走一步,今天值12点的班,改天再找你玩儿。”

    吴晓影也果然不撮合:“也好,待会儿散场我都要挨个儿迎来送往的,先单独送你走。”

    齐雪娇开了车过来的,吴晓影算算日子:“下周吧,我们那伤残儿童康复中心开门后,你有空就来看看,专业上如果能提供点什么便利建议那就最好,没准儿过了这摊儿我就去平京忙那边的康复中心了。”

    齐雪娇在这种事情上绝对不含糊:“好!没问题,到时候看看需要我做什么,一准儿全力支持。”

    吴晓影挥手送走这辆挂着军牌的桑塔纳,站在已经有点热度的路边,不知道想什么的仰头楞了好一会儿,听见远处潮水般的掌声,才在两位助理陪伴下赶紧回去。

    要散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