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676、利欲驱人万火牛
    石涧仁对于詹浩思要来一点都不意外,上次在沪海的相遇就看得出来詹浩思现在也在寻找新的事业开点,就算他是逍遥过生活的性子,现在这个时代不做点什么真是枉为聪明人,难道真的成天都跟那些老板在一起应酬?当时就在詹浩思的言谈举止里感觉到他跃跃欲试的想来参与。

    所以那时他才会感叹要是有这样一个创意性的人才组合到自己团队,那就基本上主要架构完成了。

    筑巢引凤吧,石涧仁现在的确是要有个自己的落脚点,才能把这几年下来过目的伙伴们放到一起,当然,牛鸣雷应该不是。

    这是个现实的手艺人,他四十多岁的年纪,比詹浩思的经历却坎坷得多,加上之前不是说过相声艺人都有点野狗习性么,这种脾性是没法拉到自己团队来的,哪怕牛鸣雷对石涧仁是自内心的感激:“没想到,没想到,您这么年轻能在润丰做到高层,真是有道理的,看看,看看这片地界儿,听说都是柳秘的,您这眼界真够宽的,要不是一帮孩子拖着我,我真想过来跟您鞍前马后的跑个腿,腰板挺得直啊!”

    石涧仁能听音:“经纪公司里面油水不太足?”

    牛鸣雷一个劲摇手:“托您的福,收入比以前高太多,关键是还人五人六儿的上了台面,今年有几个国家电视台的露面,争取出个头,奔着春晚去,主要是这自打进了润丰,上台子基本都是为了露脸,赚钱全都在堂会……那些爷,您也知道,不那么好伺候,说相声的也就是个说相声的,给亿万个胆子也不能得罪,不然回头一句话的事儿就能让我吃不了兜着走,战战兢兢啊!”说到这里还偷偷看了两眼石涧仁:“我也听见他们说起过您……”

    石涧仁摆手:“不用给我说,我大概知道怎么回事,其实你的情况我也清楚,请你来表演也有试着看看的意思,你看润丰的确人面广,但是以影视剧和韩流演唱会之类为主,对曲艺肯定不上心,你只能是借着这块牌子尽量爬高点,但你有没有想过借着现在已经有点名气,在各地商演,就好像我们今天这样的场面。”

    牛鸣雷听了钱眼睛就亮,这是他出身注定了的:“您再给我掰细了说说,我寻思一下……”

    说这话的时候,石涧仁和牛鸣雷正靠在一条船上,准确说是产业园这水塘里的木船,到长江边去收购的,现在江里很难打渔为生,不少以前的渔船都荒废了在岸边,给个不错的价格买来,对失业的渔民还算是个补偿,两条,买来以后重新抛光做漆,反正弄得古色古香整齐点,算是个景致,其实是试营业两天后吴晓影就现特么的不管怎么招呼,市民都喜欢朝水塘里面扔东西,饮料瓶、塑料袋、瓜果核,用大喇叭叫都叫不住,所以不得不弄俩船,每天晚上清扫捞起来,能捞两三个大垃圾箱!

    现在就成了表演的舞台!

    本来是准备搭台的,可柳清舍不得自己耗费巨资铺满的漂亮草坪,吴晓影也觉得把这花了几十万的曲艺表演放哪一家店堂去不划算,最后合计就在水面,那岸边不是有水码头还有大片的草坪么,那不就是天然的阶梯状坐席?

    而且来自江南水乡的吴晓影还说记得小时候看社戏什么都是在水面上,于是测试了一下,两条船用绳子拉着慢慢滑到中央,用无线话筒说完了,拉另一条上去换人,还省了幕布什么的,只是这说相声的惊堂木桌子得固定在乌蓬边,相声演员滑过去的时候可以悄悄抓着,免得掉水里,但就是这样,还是有几名保安蹲在小船背后的池塘边,虽然酒店的人都知道这水池也就半人来深,把演员吓着了可不行。

    完全就是景观池塘对面的石阶码头已经坐满了数百人,而周围的草坪更是有上千人散坐在上面,不要钱的戏在广告上都宣传了两三天,周围好多工地、小区的工人居民都好奇的来了,假日酒店的员工更是下班以后几乎一个没走,都挤在其中。

    这当然能给餐厅带来大量的消费了,而最好的位置却是码头边的吊脚楼茶馆之类,吴晓影早就包了俩茶馆请内部人士,好几十号都坐满了,柳子越、齐雪娇、詹浩思都坐在还崭新的木格窗边坐包厢,从石涧仁这边的角度更能看见庄成栋一家三口、杨德光等人更是乐呵呵的坐在吊脚楼下的岸边,真的够热闹了。

    现在台上,不,应该是小船上两位相声艺人刚刚说完,换来一片热闹的掌声叫好声,因为牛鸣雷这帮人真是带着平京老相声传承的那种高水平,断不是随便两三个人捧哏逗乐两三年就能出师的那种,连任姐家老王看了都说好呢,现在把戏份送到普通民众身边,真的见功夫。

    两条小船滑到一起交错的时候,石涧仁跟牛鸣雷一起跨过去,然后看见刚才他站的这条船晃晃悠悠滑过去,稳住了。

    专门从电视台借来的几盏投射灯投在这条孤零零的船上,没人,所以刚才还喧哗一片的码头草坪上自然而然的安静下来,所有人都期待的看着那条五米多长的打渔船。

    一分钟左右吧,几乎所有人都看见那条小船先是剧烈摇晃,然后从黑亮的蓬里就挤出来个胖子!

    他真是从半拱形的蓬里艰难挤出来,而且和前面上台的各色大褂还不同,这位穿着一身鲜红的唐装戴着墨镜,下面居然一双高帮运动鞋,整个一不伦不类的打扮,这还是说相声嘛?

    比牛鸣雷还胖,圆乎乎的简直就是个立方体,所以观众们有点哄然大笑。

    石涧仁笑眯眯的就是看个热闹,主要是第一场来陪陪牛鸣雷,之后他根本就没兴趣来现场了,结果牛鸣雷悄悄招招手,两名穿着齐胸橡胶水产工人装的保安就在那边张明孝的指挥下无声溜下水,趁着聚光灯没照他们,偷偷站在小船两头撑住。

    因为就在所有人都有点摸不着头脑的时候,突然周围架着的音响就开始播放耳熟能详的新白娘子传奇!

    而且是很铿锵带点强烈节奏的版本,跟街头两元店那破喇叭放的气势差不多。

    又在所有人都被吓一跳的时候,那胖子就开始跳舞了,跟随这几乎所有人都能跟着唱的歌曲翩翩起舞!

    用翩翩二字有点诛心,但真的就是这个意思。

    石涧仁都下意识的看了眼不远处的庄成栋,那是他认识的第一个灵活胖子,眼前估计就是第二个,比庄成栋还要灵活,伴随着娇柔的女声却跳出来时而阴柔、时而刚硬的动作,其实整个人双脚基本没有离地,就是用全身关节几乎每个零件都在乎寻常的动,这么胖的人却跳出这么柔软的舞蹈,再加上夸张搞笑的表情,几乎只需要瞬间,就抓住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好多人都不由自主的站起来大声跟着唱,然后使劲鼓掌!

    看着完全跟随歌词和对白的表情,一人分饰几角,男女都能惟妙惟肖的演技。

    连见多识广的那些吊脚楼“雅座”里面的高级人好多都忍不住鼓掌叫好……

    没错,真得要两个保安默默的在后面撑住整条船,这个可能也从来没在船上跳过舞的胖子才能站稳,他几乎是旁若无人的用柔软方式跳完了这一曲纯女声的舞蹈,关键是还一点都不恶心!

    当他最终定格在一个动作,嘭一下居然从摊开的手掌上冒起一团火焰,另一只手伸手抓住了乌蓬边站稳身体,牛鸣雷使劲挥手让这边的人把小船拉回来的时候,现场已经所有人都站起来热烈叫好了。

    石涧仁也轻轻拍手,听牛鸣雷在耳边对他说:“得嘞,通常就是把他放在我前面,气氛最好的时候……您走着……”

    两人一错身,石涧仁又迈步上了过来的小艇,留下牛鸣雷和他的搭档慢慢滑到“舞台”中央。

    而石涧仁就站在了那个拉风箱似的剧烈呼吸胖子身边,看对方摘了那好笑的圆形墨镜,滑稽的寸头上冒着白气,然后尽量控制住身体给他鞠躬:“石总好,我是牛老师的三徒弟,王放阳,阳光的羊……”

    直起腰来的时候,那厢牛鸣雷摆足了传统相声的架势,唰的一下抖开扇子,上面写着“您吃了嘛”!

    可能刚才的笑神经打通了,现在全场忍不住就被他这庄重的神态和扇子上调侃反差笑成一片。

    不用开口就能笑成这样,他的确是个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