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673、会花钱不算啥,花小钱办大事才是本事
    一家路边摊都需要有公共事务管理,因为城管要来撵桌子,卫生工商更要打交道,环卫工要是能多熟稔点路过清扫的时候就顺手多帮帮忙,处在这个社会,任何一家商业体不管大小其实都需要有对外衔结公共事务的功能,只不过夫妻档的路边摊通常老板娘就干了这些事儿,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店味道还行却怎么都做不顺畅的原因,开店可也不光是店家本身,要跟周围所有因素叠加起来才是能不能兴旺经营的总体结果。

    而展到企业级别,特别是有跟当地政府对话交流的层面,公共事务不光是种权利,也是义务,因为这时候企业承担起了解决就业、制造税收等等各种社会职能,如何拿捏这个分寸,其实是中国现代企业的一个大问题。

    现在大部分企业还倾向于只要跟政府搞好关系,一切都会好办,这个大思路是没错的,但如果全都一窝蜂的谄媚追捧权力,只会带来吃拿卡要的,人性的本质就是这样。

    只有真正意识到了这点,精心梳理公共事务关系找准自己的定位,以合作共赢的态度面对政府、媒体等等各种关系,才说得上是迈入大家殿堂。

    吴晓影在这方面的感触简直就是用鲜血写成的,看来她在这方面的思考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在平京的时候也有接触一些有学问的圈子,私底下问问探讨过一些,表面的就是企业言人啊,跟媒体打交道的新闻官啊这些都属于公共事务管理,但深层次点就是如何保持跟各级政府的关系,去年一年做慈善工作,我跟县镇一级的各种政府官员也有不少接触,结合以前更多是跟较高层面的官员往来,我想我是有信心跟着你一起,帮你把这一块的工作处理好,让你全心全意做主要的那些事。”

    看看,两个人之间只要不谈论男女关系,该多么舒畅,石涧仁都放松得很了,靠在沙上摸下巴:“好,很好……今天和柳台长的接触也算是这个工作范畴吧。”

    吴晓影趁着酒劲在沙边上轻轻摇:“嗯,她是丈夫牺牲在边境缉毒战线了,以前就聊过几句,不过那会儿我还是演员,今天才知道这块地是她转给你的,电视台在这里面也有那么一点点股份,所以这个越野活动请他们来拍摄播条新闻什么的就是理所当然的,你就是这么打算的对吧?”

    石涧仁点头:“第二阶段的推广主要就是请电视台合作,给画家村做专访,给这些餐厅做广告,给伤残儿童康复中心做介绍,其中该掏钱的美术学院和餐厅都愿意掏,毕竟我们这个打包一起的价格并不贵,慈善项目电视台就免费了。”

    吴晓影好像又喝了一杯似的,眯着眼摇:“嗯,好,我来经手梳理这些广告和专访,这些我擅长,好么?”

    石涧仁其实也轻松:“那当然最好,柳清主要负责事务管理,其实这些具体的我经常有点挠头,你能分担那就最好,接下来是不是就应该谈薪资水准了?”

    吴晓影眉毛高高挑起,很藐视的那种:“那你准备给我开多少价钱?”

    石涧仁实话实说:“目前我给工资的就俩人,柳清比吴迪高一些,你……先跟吴迪平级?他负责财务,你负责公共关系。”

    吴晓影生气了:“为什么不能跟柳清一样?原来她比我还重要?!”杏眼圆睁的模样却带着脸上的粉润,似嗔似怨的气色其实别有一番动人。

    石涧仁不怕动人:“从我在江州到平京,再回到江州,柳清是全面协调管理我周边工作的秘书,很重要,更何况现在她还管理了产业园。”

    吴晓影看来真是在试探,蛾眉倒蹙的气色转眼就不见:“那我不跟她这样矮一头,也许一辈子都被她吃得死死的,我不要拿薪水,我要拿股份,我投钱分红!”

    石涧仁笑起来:“好了好了,我都没薪水的,反正日常用度都是秘书安排,迄今花钱最多也就是这回从香港买礼物回来,你也拿到了吧,既然你选定了展方向,你其实打小就没缺过钱,装着很贪财的模样使劲攒钱估计是因为想掩盖以前破财的面相,接下来我们先好好做事,好不好?”

    吴晓影抱着手臂靠在沙上闭了眼:“我想想,我想想,我一定要拿股份做股东,我……”

    石涧仁偷偷在想这姑娘离婚的时候难道还真的分了不菲的资产,过了一会儿却现那鼻息悠长,居然就这么睡了!

    其实准确的说,这姑娘真的稍微圆润了一些,气色都红润很多,碎花白底的衬衣搭配红色半截裙,娇艳又清雅,这会儿斜倚在沙上,眉角似乎带点笑意又轻松,双手叠在一起,大波浪的长散开点依在肩头,搭配侧着的脸蛋,干净得让人心疼。

    上回自己喝醉了,天晓得被吴晓影干了些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反正现在自己多少对她有点纵容,可能都潜意识里有些不一样的关系,但同样的事情落到自己这里,石涧仁肯定是君子。

    君子就不能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小布衣使劲揉了两把脸站起身来,无声的到沙背后暗柜里取出自己的被褥枕头,轻手轻脚的把吴晓影扶着放平躺顺,盖好被子关暗了灯光才出门,找助理给自己安排个休息室随便睡一宿吧。

    只是以石涧仁察言观色的功夫,都觉得吴晓影肯定是借着酒劲睡着了,他出门后,这姑娘才悄悄的睁开眼,在厚厚的被褥里扭了几下,似乎能嗅见那种男人味,又蜷在枕头上偷偷笑起来,仰头深深的吸一口气,把自己裹得更紧一些,真的进入香甜梦乡了。

    果然,从第二天开始,吴晓影彻底接手了石涧仁跟外界打交道的工作,她太擅长了。

    明星,哪怕是过气的二线明星那也是明星,比江州本土明星的星味还是要高不少,关键是她还有冲一线的实力,浅蓝色的i小轿车里摆上几套衣裳,在工地就是卫衣、套头衫跟运动服,到电视台、报社、广播电台换成套裙套装甚至礼服,这种车里换衣服的功夫在剧组早就娴熟了。

    石涧仁原本打算把第二阶段推广都交给电视台的,吴晓影自己全面掌管了,电视台采访本来是外景主持人的工作,结果她作为物业经理直接接过采访权,带着摄像和录音师到处访问,无论是对摄像环境的要求,画面取景定位,摄影助理、音控助理的分派,头头是道,让电视那个二十出头刚上工作岗位的小主持人大气都不敢出,只好屁颠颠的跟在后面,暗骂“老前辈”太多事儿!

    可还敢怒不敢言,因为这“上头”有人啊。

    柳子越是跟纪如青的关系,对纪若棠的怜惜,和石涧仁之间已经有点隔着几层,只是因为这个地块她也算是背书担保人,才会比较关注,毕竟她的身份和一个年轻男子之间不可能深入到什么地步,好多眼睛都看着呢。

    但吴晓影就偏偏可以,简直如鱼得水的跟柳台长混到一起,还顺便拉上了齐雪娇时不时的逛街、做头、吃饭喝茶,结果这三位之间的关系非常融洽,有一次柳清跟着一起吃过饭,全程难受,完全融入不能,最后给石涧仁感叹可能自己也还是属于草根工人阶级,怎么都没有那三位身上那股子小资的劲儿。

    于是在柳子越的帮助下,吴晓影几乎是全程出现在各种环节,而且这年头广播电视是同一个管辖部门,柳子越介绍一下,吴晓影自身就是演员载体,打着这个旗号到江州几家电台做现场节目,聊聊自己在江州的新工作新感受,谈自己对江州这座城市的喜爱,齐雪娇都好奇的跟着去当了回嘉宾,两位来自外地的不同职业女性讲江州,这都是不用给宣传费用的,吴晓影熟络的跟电台主持人们打成一片,还介绍了两位女主持人联络平京的影视公司做配音工作,后来更是约了帮人一起出去自驾游!

    她在这方面太会来事儿了。

    一时之间,真是迅把江州北部产业园全方位的推送出去,还没花多少钱。

    立刻就招来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