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663、谁都有情绪
    吴晓影找了个小火锅馆,没什么人,坐在那一个人慢悠悠的喝茶。

    江州当年抗战中就有防空的传统,后来深挖洞广积粮的年代更是挖了不少防空洞,现在很多都被弄成了饭馆,可能在其他城市有点不登大雅之堂的粗鄙,但就是契合江州这座草莽城市的风格。

    拱形洞壁洞顶都很粗糙,三合板做的柜台更显粗劣,火锅桌是用水泥砖块砌成了后桌面铺瓷砖,这样收拾起来格外简单,一切都充满了下里巴人的神韵。

    偏生在这其中,脱了外面大衣的吴晓影,被一件高领黑色毛衣把修长清瘦的身形烘托出来,更烘托出那种有点孤寂的味道,乌顺长和黑毛衣之间白皙的脸蛋就好像白玉雕琢一般精致,手指微翘的挟着瓜子在红唇边,看着石涧仁的眼神完美诠释什么叫楚楚可怜的无辜。

    石涧仁就觉得自己开车过来时候那点批评的情绪不知道去哪里了,当然他本来就没多大火气,生气又不能解决问题:“是我应该早点把我的想法给你说清楚。”

    吴晓影细细的把这颗葵瓜子嗑了才轻轻拍手清理指间的碎屑:“你给我说了,我也要这么做。”

    石涧仁有点无奈的看着她,吴晓影不躲避,依旧是那眼神回看,就凭这种边说边保持眼神情绪的功底那就是专业的。

    石涧仁忽然就明白了:“你故意最后露破绽的?”

    吴晓影也忽然笑起来,百花盛开的感觉,原本有点灰暗的防空洞角落都明亮了一些,让躲在柜台后面悄悄看的老板有点眼直:“你回来了,我就该下场了,是你要跟她有联系,不是我,我只是这个团队里面的一份子,只要能给你们之间制造点话题,我的作用也就达到了,难道我以后真的要跟她成为闺蜜?换做以前我肯定不顾一切的想巴结她,现在么,我知道我就算能巴结,也没有获利的能力,还是老老实实的跟着你。”

    石涧仁更没火气,他的确刚才没吃饱,招手让老板给自己端碗米饭,就开始动筷子:“我不否认,要想做大事离不开资本和权力的支撑,但我们现在还是单纯点,专心做好自己手里的事情。”

    吴晓影拿筷子给他挟菜:“你也得体会我的心思,自荐枕席你又装什么都没生过,那么现在我总得做点什么显示自己的存在感,难道真的过几个月告诉你我怀孕了?”

    石涧仁刚刨了几大口饭到嘴里,一下呛住,辛辣的火锅菜肴更是给了他眼泪鼻涕一起出来的结果,吴晓影依旧慢条斯理笑眯眯的倒茶水给他漱口,石涧仁端着透明一次性塑料茶杯的手都是抖的!

    这时柳清才风风火火的走进来:“还算你有良心,知道我开会没吃晚饭,找了家这么近的火锅馆,咦?你怎么咳成这样,面红耳赤的!”大堂经理的手脚麻利不是盖的,给自己弄好碗筷就坐下开始在火锅里面捞,她才是正宗江州姑娘,最喜欢这种本土食物,虽然眼睛在石涧仁脸上,都不妨碍她稳准快的挟住一片鸭肠到碗里来。

    石涧仁艰难:“她……她找的……地方……好辣……”

    柳清还尝了尝疑惑:“很一般吧,这算什么辣,不过味道还可以,吴姐你不吃?”那边油碟都是清亮的。

    吴晓影好像什么都没说过:“没,听他和唐经理说了一晚上的话题,够饱了,我节食。”

    柳清这些天跟她单独相处得比较多:“不用吧,你都这么瘦了,我才是该节食,又重了两斤……”

    石涧仁终于把茶杯里的水全都喝了,觉得整个气管都是火辣辣的,吴晓影却又逗他:“给呀,不是说了给带礼物的么,专门给买的礼物,人我都喊来了,怎么突然又矜持了,准备回头悄悄给?”

    柳清莫名其妙的看这边俩人,石涧仁艰难:“没……还没过来,买多了就算是走私,所以走的物流,没有随身带……”

    吴晓影才笑着给柳清八卦:“我这么辛苦的去接他吧,说要点什么礼物,结果他说给你买了,想着反正都是买,才顺便了不少,估计再拿回来人人都有份。”

    柳清不太相信这种挑拨口吻,飞快的多看两眼石涧仁,把目光锁定翻滚的红汤里:“去了沪海和香港的工作还顺利么?”

    石涧仁平复下来了,看吴晓影一脸似笑非笑的玩味表情,随时准备挑拨离间,就干脆主动的讲述了自己从平京到沪海再到香港的三地状况,只是避开具体事件和人物说在金茂开公司以及到香港收购上市公司:“这种大手笔让我基本看清了这种资本运作的本质,所以就当我去上了一课。”

    这看来也是个转移话题的最佳方式,吴晓影脸上的戏谑表情自然消散,变得专注,柳清吃得也慢了很多,筷子时不时的在锅边轻轻无目的的转悠:“那我们从中学到了什么呢?”

    石涧仁想想:“如果这种金融资本是脱离了正儿八经实实在在的经营交易,就很容易走火入魔,未来我们要做的一切都应该是脚踏实地,而不是虚假的,这一点以后一定要成为我们的基本宗旨,凡是遇见抉择选择的时候就应该拿出来对照一下。”

    秘书居然从挎包里找出记事本记录:“今天是市里面有关部门邀请参加的工商界会议,酒店那边就付阿姨陪我一起去的,从头到尾都是套话,听得我瞌睡都要出来了……”

    吴晓影肯定听懂了,假若她那个前夫有这样的看法,估计就不会踩进那一个又一个的陷阱里面了,所以不知怎么就有点红眼圈,跳起身找老板要了杯枸杞酒,那种小玻璃杯用薄膜封口的,一共也就三四两,回来默默的给分成两杯递给石涧仁,用眼神表达一切尽在不言中的祝酒词。

    石涧仁嗅了嗅这浓烈的白酒味警惕:“不喝,我现在誓不喝醉酒了,最多沾一下,以后谁都别想劝我喝醉酒!”说完真的只伸舌头碰了碰酒液。

    吴晓影忽然聚集起来的伤感情绪立刻被冲散了,都倒了点到嘴里捂不住笑,连忙放了杯子就弯腰双手捂着脸使劲抖肩膀,最后索性趴在了桌边。

    可不一会儿又慢慢拿起那个玻璃口杯,悄悄的把里面剩下的酒洒在地上。

    石涧仁瞥见了,倒是对这姑娘多了份认知,转头专心把碗里剩下的米饭刨了。

    柳清又有点莫名其妙的看这互动,眼神狐疑:“那接下来我们的工作重心全都集中在江州了?”

    石涧仁点头:“今天和唐经理讨论了一个环节,明天开始着手准备,当然把产业园彻底完善是我们当前重点,你不会觉得我回来抢了你总经理的风头吧?”

    柳清终于笑了:“我是秘书啊,你现在终于好意思承认东游西荡让我这整个春节都没过好,累成什么样了,也没见加工资!”

    石涧仁还没说话,吴晓影闷声闷气:“咦,刚才谁在说重了两斤,累了不是应该瘦下来么……”一边说一边抬起头来,虽然偷偷在桌子下有用包里的湿纸巾擦眼睛,但眼睛还是看得出来有点红,可笑容已经明媚了,还挑衅:“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我跟阿仁住哪里,小家不能回,酒店不方便,到底我该住在哪里呢?”

    秘书的眼睛又瞪大了,感觉好多事情瞒着她,这感觉可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