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659、若为自由故,一切皆可抛
    中国古代文人历来讲究风骨,也出现过许多著名的倔骨头,一言不合都能撞柱头的,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的态度特别在出身寒门的那些文人里比较常见,虽然大部分文人只是嘴上说说做的时候就另一样,但终究风骨气节这些东西从古至今都比较认可崇尚,没了精神素养还谈什么文人呢。

    但谋士肯定是文人中比较另类的气质担当,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这种几乎所有文人骨子里的真实心理,他们是拿出来公开说的,毕竟相比八股文居多的酸腐文人,谋士们更像是挖掘机技校出来的实用型人才,他们有明确的人生线路跟规划,和那些全心全意扑在高考,哦不,朝廷科举之上的文人思维模式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谋士们面对任何事情,可能下意识的都会选择迂回,哪怕有碾压的绝对实力,都不会平铺直叙的打过去,更不用说大多数时候面对现实都是处在劣势。

    于是这种从小形成的观念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条条大路通罗马,走哪条都不是绝对的,石涧仁几乎不会选择跟现实正面硬刚,吃不下就不吃,睡不着就不睡,错过了就别耿耿于怀,新的机会也许就在下一个转角。

    眼前也是这样,同样是手握资源的上层人物,相比任佳琳的义气,眼前两人显得更加现实,但是比文先生那种满不在乎的傲慢威势又多了点实际,石涧仁理解为这两人的视野在平京之外,甚至整个国家之外,看到过更多更广阔的东西,那种目空一切的威势就自然而然的会削弱。

    这就是石涧仁对这位何先生的评价,或许他开设那家俱乐部会所的初衷,心理定位就比较高,有点招揽人才或者交流思想的意思,而不是如同其他人搞会所动不动京城名媛、美艳云集的撩拨。

    所以在听闻这就是俱乐部主使以后,石涧仁决定挑选另一条路试试看,看能不能打动对方,哪怕他没有毫不客气的指出这些特权资本、傲慢的阶层已经成为了危害,但长远应该是所有利益阶层都会考虑的问题,稍有眼光的都不会只看眼前。

    何戈没说什么,坐在那想想笑着起身走了,曾凯仪多看石涧仁两眼也走了。

    石涧仁没什么等待审判的忐忑,又拉了椅子坐到能远眺维多利亚港的落地窗边,外面的世界比大陆绝大部分地方都璀璨繁华。

    但只要保持足够的展未来,石涧仁毫不怀疑中国内地的绝大潜力,远眼前的一切。

    别的不说,自己最熟悉的假日酒店外面北部新开区,从漆黑一片到现在已经灯火明亮才短短的两年时间而已。

    这时候的他,当然不会分心去考量男女私情,这种放眼天下的思索更能激情绪。

    不过第二天一早,石涧仁刚刚回合了朱正坤准备到港交所去参观,这边来的财务顾问里面就多了几个人,曾凯仪也出现了,给石涧仁一个简单的指示:“接下来香港的行程你就不用全程跟着了,继续留下来看看跟着他一起返回沪海也行,自己选择回内地也行,老何的意思就是看你究竟能怎么做,放大话吹牛逼的人我们见得多了,希望你不是其中一个……”

    石涧仁愣了一下掏出来香港收到的银联卡交回去:“那接下来高科立仁的项目我跟谁交接手续?”

    曾女士看都懒得看,做个随意的手势:“这点手续费你就收着吧……”想了想一副难言的表情:“你究竟明不明白你可能错过了什么?”这位曾女士其实个头不高,短略胖,但就是有种睥睨傲视的感觉,这会儿微微皱眉,她带来的那几个人就有点噤若寒蝉的躲远点,平时的气势也可想而知。

    这个时候石涧仁想了想点头:“大概知道,但我是个草根,从市井里面走出来的草根,可能高大上的学院不适合我,长太息以掩涕,可能看到的不同,选择的着眼点也就不同,感谢曾女士和何先生对我的厚爱了。”

    也不知道这位曾女士有没有听懂石涧仁这句离骚里面用词的含义,因为后面“哀民生之多艰”就太直白了,反正站在那也许就是回味了一下这句有点拗口的古文,笑笑点头上车走了。

    朱正坤的“小姑”似乎已经谢幕退场,著名女星陪着朱正坤登上一辆玫瑰金劳斯莱斯的时候,月薪万元的董事长还下意识的看了眼自己的办公室主任要他跟上,石涧仁对他笑笑挥手,轻摇了一下头,朱正坤似乎就懂了,脸色猛然煞白,真的,就是肉眼可见的脸色变化,可从车厢里伸出一支芊芊玉手拉住了他名牌条纹西装下摆,朱正坤低头看了下,再抬头又神奇的恢复原样,对石涧仁只是眨眨眼钻进车里。

    两辆雷克萨斯围着劳斯莱斯离开,留下石涧仁一个人站在人来人往的香港街头,他还回头看了看豪华高档的五星级酒店,再低头看看身上的随从黑色西装,第一反应就是把脖子上那根勒得有点紧的宝蓝色领带解下来塞在衣兜里,然后才如释重负的东张西望好几分钟,看着周围高楼耸立的密集街道,再次确认那种重新袭来的自由感,迈开脚步朝着街对面的报摊而去,先买张地图。

    这几乎就是石涧仁到每个新城市做的第一件事情。

    他近乎强迫症的需要随时清楚自己在什么地方,就好像他得随时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一样,而不是去关心那张银行卡里有多少钱。

    但拿到地图以后,石涧仁还是选择穿过眼前的楼宇街道,从游客逐渐稀少的巷子来到维多利亚港湾边的一条堤岸步道上,随便找了处石墩坐下来,看着眼前碧蓝的海水,岸边排列整齐的富豪游艇,再看远点朦朦胧胧的红磡还是什么一片建筑绵延到天边。

    有海鸟在天上翻飞,也有游客推着童车在散步,这副江州绝对不可能看到的景色之下,石涧仁体会着天高海阔的景致,思索着自己的未来。

    没错,他无比清晰错过了什么。

    那位何先生应该算是很有见地了,在初步了解了石涧仁的经历,并且结合了自己在俱乐部的行为表现以后,竟然提出可以送自己去学习深造,这好像有点类似去年在电影公司博览各种电影时候看到过的那一部香港电影无间道,看起来前途无限的平民总裁,在这个时候弃商从学,国内外深造几年甚至十年,扎扎实实的镀金成佛,那时候再在各种或明或暗的力量协助下,走上一条青云直上的道路!

    也许是商界巨子,也许是政坛新贵,又可能是财经金融的学术大拿,总之都是一个能影响这个国家的人物,一个从起步开始所有履历都无可挑剔的人物。

    当然没人猜到这其实也是个白手套,哦,这个时候可能称为代言人最合适。

    去代表这个国家最有财力权势的那些人来出声音。

    未来会走到什么样,简直难以想象。

    但坐在海边步行道石墩上的这个年轻人,却认真的拒绝了。

    因为那的确没有现在这样由衷的自由。

    可以选择怎么呼吸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