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646、一言一行其实都是选择
    第二天主要是接待各种“慕名而来”的人才和设备。

    几名技术人员和财务人员只是带了一张名片就开始进驻上班,接着有电脑公司运来一大堆各种电脑设备,托唐建文的福,石涧仁现在能看懂这些东西应该都是类似局域网服务器和办公设备的,基本都是二手货,不过安装调试摆放到各个座位上以后,倒也没有完全崭新的那种脱节感受,部分人员坐在其中好像就是个经营了不少时日的公司了。

    四位财务人员自成系统占用办公室,其中一名四十多岁的男子来就给董事长和……石涧仁给自己定的身份是人力资源部主管,所以财务总监给董事长和人力资源总监展示了目前公司的企业账户,注册需要的五百万资金已经在账面上了,接下来还会有两千多万资金6续注入,所有账务支出必须由财务总监提出,然后人力资源总监拿给董事长签字,石涧仁感觉自己真的是个大太监。

    投资市场部其实只有三个技术人员,但他们要面对外面大多数电脑,所以人力资源总监的当务之急就是接下来招人把二三十个工作位坐满,还有前台之类的基本配置,不能谁来都他去接待或者端茶吧。

    石涧仁照例请这些人晚上一起吃了顿饭,五千多块报账单朱老板签第一个字,而石总监这一天做得最多的主要是跟制作印刷各种企业logo、门口招牌、信笺之类的小广告公司接洽,确认几天内就能把成品送过来,前台身后墙面的高科立仁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的水晶立体字今晚通宵加班都必须在明天上午送过来安装。

    晚上接了个倪星澜的电话,问他在干嘛,石涧仁糊弄过去,纪若棠了短信是现他连续几天没上线挂通讯软件,石涧仁说出差,在北美的姑娘居然比他还清楚说现在有几款手机可以装这个软件继续聊天,怂恿他去买一个,不,是必须买一个。

    石涧仁也觉得有必要准备个沪海本地号码,所以下楼到附近的通信营业厅买个新款的电话,他现在居然就成了三枪将,所以还不得不买了俩手机皮套藏在后腰,不然裤兜里都鼓鼓囊囊装不了别的东西了,因为这个新电话尺寸特别大,跟个电视遥控板似的,之前好像就看见唐建文用着一台跟这个类似的大体积电话,侧面还可以翻开变成小电脑一样,只不过自己现在这个是彩色的,叮嘱营业厅的技术人员帮忙装上聊天软件以后,石涧仁忽然觉得这就是个类似柳清那微型电脑一般的办公工具了。

    所以原本打算去另外买台笔记本电脑的打算就在这里实现了,用一台移动电话完成电脑和手机的双重工作,哪怕是贵点也值得。

    石涧仁有点感叹这个世界的科技进化之迅猛,这恐怕也是得益于资本运作才能完成的大项目吧?

    回到酒店的石涧仁用聊天给纪若棠传达了自己的感叹,远隔重洋的姑娘不知道大清早是不是在忙别的,反正好一阵才回应:“只有站在浪尖,才能看见浪潮,躲在海底永远都看不到变化。”

    石涧仁很欣慰,曾经那个刚失去母亲的少女看起来的确成熟了。

    照例把工作给文先生汇报一下,石涧仁又早早的睡觉了,只是今天难得睡前把玩了一下新电话,真的很好玩嘛,还可以在上面写文件做表格。

    第二天石涧仁把电话给技术部的那三人看看,结果这三个家伙比他还热烈,说是现在这种电话有好几款,这款是最贵最厉害的,一万来块呢,怪不得是总监,热烈的向石涧仁推荐了几款软件和游戏,石涧仁笑着给他们自己捣鼓。

    借着这似乎有点投其所好的交流,石涧仁算是清晰了这三位技术人员其实是临时从另外一家证券交易公司调过来的,对于操作电脑以及专业股票软件那头头是道,但具体为什么这么干,或者操作之后有什么结果,其中领头那位技术主管很清醒:“我们只接受指令,负责按下购买或者卖出的键盘而已,更多的从我们加入这行开始就清楚,知道得越少越好。”

    石涧仁也是这个态度,放下电话就去应聘新员工了,朱正坤看起来真的是有所斩获,早上满面红光的到了办公室,摆出老板的派头巡视一番就进办公室关门睡觉。

    苦命的人力资源总监独自面对几百人的冲击!

    就好像登报宣布什么证件遗失一样,登报招聘也具有同等的意义,当有心人在调查这家公司的时候,也会非常惯例的找到这家公司是如何成立并招聘员工的。

    但石涧仁还是低估了沪海这座巨型国际化大都市的人才集中率,还有金茂大厦办公楼的吸引力。

    感觉能到这里上班,以后的履历都要拿得出手一般,对的,隐约中石涧仁好像还记得有个谁跟自己炫耀过他在金茂大厦开公司,还被倪星澜讽刺了呢。

    从早上一上班开始,整个楼道里面都挤满了来应聘的人,大厦物业方都有点询问这边难道没有做个简单的筛选控制人数?

    石涧仁只能说他那一系列的报纸广告可能要求太含糊了,这也不得不提一下唐建文当初在江州招聘人手的时候给石涧仁留下深刻印象,当时江州要招几个水平出众的程序员和it工程师都很难,但是这个问题在沪海可能就是集中了全国最好的各种精英名牌大学高材生,一抓一大把,现在看起来几乎个个的简历都是唐建文求贤若渴的。

    当然,问题只是出在人多上面,挑选人并不困难。

    石涧仁简直就像端了一把筛子箩筐一样,面对拥挤在公司门口的应聘者简单明了:“你,进来,到这边会议室等,你,谢谢,可以走了,你也可以走了,谢谢,你进去……”

    托他身上名牌西装的福,这两年做惯了总裁也自然有种指挥人的气派,更可能是别人对这家装修高档,里面已经透着一股繁忙气氛的公司仰视心理,很少有人争论反抗,最多嘟哝两句怎么这么快就面试过了。

    是快,石涧仁直接把楼道上的人往消防通道那边引导,请被淘汰者自己顺着消防楼梯到别的楼层坐电梯离开,然后哪怕电梯还在源源不断的带来新应聘者,但绝对跟不上他这种看一眼就划分出好坏的度来。

    其实这个时候还真能看出为什么有些人能成功。

    石涧仁的基本判断是双眼有神,不糊弄不吊儿郎当的应聘者很快在会议室站了三四十个,但其中有几个从一开始就没进去,瞅着机会主动在门口协调维护秩序,既然这家公司忙得只有一个人在负责招聘,连个基本的前台都没有,初试过关的人帮帮忙也是理所当然的,当然有些坐在会议室的人会嘲讽这种人太把自己当回事,殊不知太把自己当回事的反而是他们。

    随着楼道上的人数减少,石涧仁也回到门口加快度,自然和这站在旁边不停招呼的几人多了些接触,谁更机灵点,谁性子沉稳更能掌控局面,一目了然,有个长相甜美的姑娘还理所当然的就开始担任起前台,娴熟的收拾了台子上各种乱七八糟的资料,再把招聘公司给石涧仁的一本空白简历表拿进去,让等在里面的应聘者每人都统一再填写一份,假传圣旨的说是人力资源总监待会儿方便面试!

    所以等楼道上的人基本处理完,石涧仁就确认这姑娘可以作为前台之一正式上班了。

    有时候机会真的就是自己给自己赚取的,刚才站在门口跟着忙碌的几人起码让自己的面试时间长了不少,有更多展现自己的机会,在查看了他们的简历和学历工作经验没问题之后,这几人基本上都被录用了。

    而那些在会议室刚刚填写简历和石涧仁面对面的,无形中就只有这么一次交流机会,有几个认为自己没必要再啰里啰嗦写一次的应聘者,毫无例外的当然被刷掉。

    作为一家公司,特别是起点比较高的公司,先是品行和服从性,需要能跟这个团队有机结合的合理运转零配件,其次才是个人能力,能力再群,长着一副天下人都欠我钱或者看谁都跟傻子一样的脸,这种人趁早别来扰乱军心。

    这个道理放在军队或者诸侯天下的团队里也是一样的道理。

    当三四个工人手忙脚乱的拿着一堆有机玻璃水晶字过来门口安装的时候,石涧仁已经把二十余名新员工招聘完成,开始在办公室给他们开会讲解公司的薪资状况跟主要工作方向。

    有点烦的是朱正坤这时候好像养精蓄锐的调整好了精神,开始乐呵呵的出来巡视,开始调戏新任前台小姐,新来女员工有点诧异,都想马上辞职了。

    玛德,这货就跟了情的种猪一样,随时都在抓住机会泡妞。

    这可是石涧仁当初面试时候没看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