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642、懂得拒绝方能从容
    石涧仁的回应真的出乎文先生意料:“我在中央商务区各家高级投资金融公司也做了点社调的,看见的那些同行,凡是西装笔挺,成功架势十足,夸夸其谈口若悬河,动不动就分享宏观趋势,自信得一塌糊涂,世界格局和行业走向都按照他的嘴巴来制定,拍着胸口说听自己的肯定赚钱,您觉得这人能靠谱么?”

    文先生还真想了想:“好像剥掉他这个名牌教授的外皮,也就是这样哦?那你觉得什么样的才靠谱?”

    石涧仁也见识过了:“长得没这么气势,说不定还有点猥琐,说话模凌两可,表情就跟便秘似的,一说起投资就是谈风险,表情淡漠,精神萎靡,一看就被业绩和工作压力压得喘不过气来,不敢跟你保证收益率的,这才多半是能做事儿的,您觉得呢?”

    文先生品味了下:“有道理,任总说你看人有一套,我是真心想请这位学术大拿过来撑场面的,你觉得该怎么做?”

    石涧仁却问:“您觉得我该做什么?”

    文先生抬眼看他:“不是说过了么,先按照那个价码给你投个公司,你独立做总经理啊,你在任总那里都做惯了吧?”怪不得刚才当着其他人也是叫石总。

    石涧仁把细:“哪方面的公司?”

    文先生笑起来卖关子:“这不重要,以你的能力和眼光,再有我们的资金和关系,怎么都赚钱的,这几天你先熟悉下公司情况,等人员到齐了,就在楼下另外搞层楼,我们办起事来也方便,对不对?”

    石涧仁却摇头:“文总,刚才我解释那位卢教授的原因,就是我很乐意跟着您开眼界见世面,但我并不是个靠谱的独当一面,我不知道我给过您什么样的印象,其实我的每一次产业经历,我的身前都有其他人,我从来都是个不露面的小喽啰,出谋划策看人断事才是我的岗位,而不是独立的老板。”

    这位威震著名导演团队的投资人,长相宽皮大脸,看着就福泽深厚的富贵模样,更不用说气势总是那种淡淡然的威重,哪怕看着有笑容,稍微一收敛现在眯起点眼睛,让人看不到眼神,就很容易让人觉得身上寒!

    这就是习惯于高高在上的人凝神关注的威力,心理素质稍微差点先是对视目光,下意识的想躲开,接着就应该有点脚软想抖的生理反应,因为心里会一个劲的喊糟了……

    所以石涧仁的反应很合格,依旧平静的看着。

    他一直以来最为人诟病的平静嘴脸,做棒棒的时候,做美术模特的时候,卖盒饭卖奶茶的时候,甚至在酒店做管理的时候,这种二十出头的岁数带着这种异于同龄人的平静,以至于有点淡漠的味道,非常惹人嫌,很容易让人觉得他在装模作样的拿乔装比。

    但偏偏就适合这个时候。

    可以说从石涧仁五六岁开始记事起,老头子就成天要他这样平心静气的坐在那锤炼心性,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心爱的徒儿能用波澜不惊的心态去面对一个个大人物,那才不坠了谋士的名头。

    要面对大人物就必须真正拥有强大的内心,有句话不是说比浩瀚的星空大海还要博大的就只有人的心胸了么?

    能具备这样的心态了,再面对面前的威压,石涧仁才始终能保持平静,可能现阶段唯一能让他慌张点的破绽就是男女之事了。

    就在这家豪华传统风格装修的饭店外厅,迎来送往的客人服务员穿梭不停,也喧哗不已,可能很少有人注意到坐在墙边一排等座儿的官帽椅上这两个轻言细语的男人吧。

    如果要找个类似的时候,就是当初宋青云给石涧仁评价:“你很有性格……”的时刻。

    可以随波逐流的把自己掩藏起来,但是在恪守自己底线的时候,一定会好像海底的礁石一样,一动不动的显露出来。

    文先生的水准果然比宋青云高了太多,其实不过几秒时间:“你还想做台后的人?”有点好奇又想笑的感觉,没多少讽刺。

    石涧仁打了个比方:“拍戏的后台,不光有掌控一切的导演和制片,还有不起眼的灯光、道具、配乐,我充其量就是个拉幕布的。”

    文先生抬了抬下巴,似乎要换个角度观察眼前的年轻人:“有意思,阿仁,任总说你是个有意思的家伙,识大体懂进退,我原以为在你这个年纪,都是想迫不及待的表现自己,你却很明白怎么才能活得更滋润和长久,我早就说过很看好你,你看起来的确有做导演制片的天赋啊!”

    石涧仁不解释自己是学了十多年的专业人士,而不只是天赋:“拉幕布的终究是个拉幕布的,估错了自己的能力价值那就是个死无葬身之地的结局,我很清楚我在干嘛。”

    文先生表情更玩味了:“那你说你在干嘛?”

    石涧仁小学生一样:“跟您学习怎么资本运作,协助您选择什么样的项目值得投资啊,您说过我的确是适合判断投资项目的,我再一次推荐我自己看人的眼光还是比较准的。”

    文先生终于好像被提醒到:“那你看我怎么样?”

    石涧仁不用文言文:“大富大贵,虽然在剧组的时候您表现得性酷气暴,那主要也是给心高气傲的导演组一个下马威,其实性情并无刻薄散漫的地方,应该是奖惩分明吧,您做事其实是有板有眼步步算计的,这样的老板,值得跟着学很多东西。”

    文先生有点意犹未尽:“还有呢?说完了?”

    石涧仁点头:“就这些,毕竟除了任姐把您介绍给我,我并无其他渠道了解您,但这个阶段的接触以后,我之所以愿意选择到金融投资界来学习,放弃那个影视圈,主要还是因为您这个带路人吧。”

    可能这个类似马屁的话送得有点舒服,文先生再次哈哈的笑起来:“你都说我不刻薄了,那我怎么装也要装得大度一些,不过你这么一说,你不愿站到台前,很多事情就要重新调整,你的分量和高度就完全变得无足轻重了哦?”

    哪怕心里多少还是有点好奇这个分量真的会重到三个亿又或者什么样的高度,石涧仁还是暗暗松了一口气:“我能吃多大一碗饭,心里再明白不过,如果文先生确实觉得我没什么用,随时可以把我扫地出门,我如果不是有帮忙把任姐的儿子从绑匪手里找出来,估计我也就一直是润丰旗下经纪公司的主管,最多算是任姐身边一个帮闲的。”

    帮闲,平京这些牛皮哄哄的人物身边最不缺的就是各种帮闲随从了,文先生笑着摇头站起来:“我多少还是有点失望的,原以为你年轻有冲劲,会勇于尝试新鲜事物的,没想到你还有这些斤斤计较的小心思,得嘞,你知道你这么一推,我有多少事情要调整?要不是看在齐齐的份儿上,我真想一脚把你踹门外去!”

    说完真有点生气的往外走:“那就回去等消息吧!什么时候叫你来,就乖乖的候着!”

    石涧仁已经很有点帮闲觉悟的站在那了:“好的,随时等您的消息。”没想到那位女医生的事儿还能在这里帮自己一把。

    不过接下来他就知道自己擦身而过的这档子事儿有多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