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640、天道酬勤是个基本原则
    没错,相比春节前已经打算直接返回江州的计划,石涧仁经过整个春节期间的深思熟虑,决定还是要往前走走看。

    但已经和是否掌握那种巨大资本运作力的诱惑无关了,主要的决心还是来自于除夕之前跟唐建文的一席深谈,既然那家伙努力的在他的领域拼搏摔打,石涧仁觉得自己也不能松懈放弃。

    如果自己断然放弃平京的一切,或许能求个安稳,但必然也放弃了一部分可能性,如果只想偏于一隅做个富家翁也就罢了,只要想达到更高的层面,终究会面对这个社会的每种可能性,与其说现在躲避,还不如在轻装上阵的状态下去了解感受一下。

    这个选择的关头,一贯稳重的石涧仁最后决定选稍微冒险的那边。

    餐会上任姐宣布了石涧仁将改任集团董事会独立董事,兼管经纪公司的部分职能,未来将把主要精力投入到集团资本运作的层面。

    听起来就好像高升了一样,高层们纷纷祝贺,并对谁担任常务副总裁表示了关心,任姐显然已经习惯了这种脱离繁琐事务的甩手掌柜状态不吃回头草,说这件事石涧仁会领导总经办的秘书助理们在接下来的三个月完成,在座各位都有机会。

    于是气氛更加热烈,石涧仁现在喝酒就相当谨慎了,只不过在国内饭桌上,他这么个小年轻又不是装高深的,不喝酒也不可能,微醺两杯吧,也没人来使劲劝他了。

    直到酒足饭饱出门的时候,石涧仁才顺口给任姐说自己从江州给倪星澜物色了一个助理,任佳琳喝了点香槟的目光如炬:“咦,看来你还是舍不得星澜嘛,我可告诉你,齐家她那个的哥哥,真正是搞特种兵的,你要是敢背着那姑娘偷偷摸摸可是一抓一个准,别害了我家星澜!”

    怪不得那晚对石涧仁和齐医生的动静了若指掌!

    不过不等石涧仁说话,她又一副我什么都明白的表情:“算了算了,你们就是恋奸情热,我给……”

    这回石涧仁终于来得及解释:“没,真没私人原因,早就说给倪小姐安排个助理的,如果她看不上就给黄晓薇,我看她春节期间的收视数据还不错,未来韩方应该会抓住这个机会再连续赚几笔的。”

    说到这个任佳琳终于喜笑颜开:“你看看,你挑的人,现在培养的二十多个孩子,等到真正开始进入年轻人的市场了,我可不给你分红!”

    石涧仁也顺便把那位江陵摩托车老板陶玉峰有兴趣接触影视剧的消息给任姐汇报一下,平京大佬对这种项目都不怎么在意了:“遍地都是想插足影视圈的老板,满以为手里有钱什么都能行,其实只有我们才是专业的,来吧,你先接触着,反正赚钱没理由拒绝不是?”

    拍拍石涧仁的肩膀指那辆新车示意以后才离开了。

    意思是就算是为了润丰的面子,石涧仁要么开那辆兰博基尼,要么就坐这车去金融投资行上班。

    但石涧仁最后还是吩咐把他送回家的司机明天到润丰集团上班待命。

    他真不需要这些东西来帮衬自己。

    回到家,简单的做做清洁就关灯睡觉,没有面对未知探索的忐忑,也没多兴奋。

    只要离开了男女之情的范畴,小布衣过往二十年接受的教育,都是面对这样的事态该如何调心静气,现在他熟稔的找到了那种节奏。

    第二天一早,照常吃过早餐上班的石涧仁和普通白领一样,随着拥挤的上班人潮走进外表光鲜的中央商务区。

    应该说相比好像独占一方的润丰集团,清塘集团,这种高楼大厦里面的公司经历,对石涧仁还有点新鲜,起码不光是坐地铁转公交,还有上班高峰时候拥挤的电梯。

    当他按时抵达文先生的融创金投财务管理公司的时候,除了十来名普通职员,中高层一个都没见,连那个身材火辣,颇有点矫揉造作的前台都还没从节假日后返回上班。

    他不着急,跟上班的职员确认身份以后,寻了张不起眼的接待区小圆桌,拿过接待区能够找到所有跟这家投资公司有关的资料开始阅读,起码从公开的层面也能清晰这家公司的主营和宣传项目。

    可能别人也以为他就是个普通应聘员工,还有点时不时的远远关注他在干嘛,结果这一坐就是一上午,不疾不徐的石涧仁最后打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开始把这些资料整理输入,直到午饭时间才拎着电脑包跟任何一名白领一样下楼去吃饭。

    不过这饭后,他就开始顺着大堂里面豪华铭牌上的楼层公司分布,记下凡是公司名称跟经济金融投资有关的,逐层由消防通道步行上去看看。

    这是一栋有着过六十层的现代摩天大楼,但在石涧仁的眼里,和当初他刚刚抵达的码头批市场没什么区别,虽然关于金融资本的行业认知不是普通人三言两语就能说得清的,可结构上无二致。

    应该说这里科技、it等方面的公司和金融投资公司一样多,除了少数几家是独占一层甚至更多,大多数还是好几间公司共用一层楼,所以他这个穿着寻常的白领也没什么可疑的,只要能够驻足停留的相关公司,无论门脸装修、招牌口号、前台能够惊鸿一瞥看见的员工,石涧仁都会看看,在第十五层还被一家金融投资公司的投资顾问热情的拉住鼓吹他们的投资基金计划,石涧仁也专注而微笑的倾听了解,最后还拿了份别人的资料走,再往上走,他就能主动掌握这种了解投资基金的身份,主动走进一些公司聊几句拿点别人的宣传品。

    同样是午间休息的两个小时,就像个普通扫楼的业务员一样,石涧仁也跟熟悉批市场一般,了解了这栋楼里分布的二十多家各种类型金融方面的投资公司。

    可以说这个时候他甚至都能模仿一些业务经理的口吻,头头是道的忽悠别人来买一份金融产品了。

    没错,别把这些什么金融经济看得多么高深尖端,说到底绝大部分公司还是要接地气,从普通人手里募集各种资金,其中的专业词汇多听得几家介绍,石涧仁也有点掌握了这种行业口吻,就是用晦涩难懂的专用名词吓唬人,张口闭口都是指数、行情、私募等等貌似专业的内容彰显自己的水平。

    等带着点微汗重新走进融创金投财务管理公司的办公区,石涧仁的电脑包起码增重了十来斤,下午就继续坐在那整理这些收集的厚薄不一资料。

    看起来好像无用功,但起码石涧仁做出来的表格里面,已经清晰的把自己看到的二十七家公司分成了不同类型,春节后闭门营业,隔着玻璃门看见里面一片狼藉的有七家,口若悬河哄骗投资的状态和传销没多大区别的有四家,其中一家的规模还特别大,几乎占了整层楼,打着投资西部建设、植树造林的项目简直就是传销的最新翻版,石涧仁甚至敏锐的察觉其中标榜的基金投资,跟自己当年忽悠传销公司的那套说法差不多!

    然后才是基于券商、保险、基金等传统金融机构的代理公司,也就是二道贩子,竭力鼓吹各种金融理财产品的十来家。

    最后几家才是和融创金投类似比较高冷风格,很难靠近进入了解的事务所,石涧仁评判那些个前台小姐的表情都高傲很多。

    他把这些公司全都分门别类的罗列出来,还在后面加上不少自己当时感觉的印象批注。

    这下直到四点过,文先生才跟另外一双男女气势不凡的进来,一眼看见跟个业务员一样坐在桌边斯条慢理喝茶整理电脑的石涧仁,有点惊奇:“到了很久了?!不是说好了下午么,给我打电话啊,怎么一直坐在这傻等?”

    谈不上胸有成竹的精通,但起码这时候站起来的小布衣,对这个行当,起码这栋楼里的这个行当,不算是两眼一抹黑了。

    勤奋点,总是有收获的。

    这真的跟做棒棒也没多少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