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637、人生得意须近仁
    人生从来就是两面性的。

    以二十五、六岁最为美妙的青春年纪,吴晓影却经历了绝大多数人一辈子都经历不到的大起大落,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嫁入豪门,结婚仪式被吹嘘得就好像国内的世纪婚礼一般,然后飞快的陨落到眼睁睁看见前夫变成一片血泥,不光有猛烈刺激,还给她留下了冗长的巨大心理包袱,克夫、破财、虚荣贪财、见异思迁、树倒猢狲散甚至需求无度,一个又一个难听的称号就跟当初送上的如潮羡慕祝福一样一个不少的还回来。

    生命还真是特么的公平。

    更公平的就是这堪称云霄飞车一般的经历,自然也就给了这个外表知性,内里实用主义的女子数不清的经验教训。

    没熬过来,这些经验教训就是埋葬她的冰冷泥土,她迟早会不堪重负倒下去,只是倒下的方式就看是什么样的最后一根稻草了。

    所幸在这个时候,有人给她指了条路,就像无数个成功人士其实都有那么一段无比黑暗的冰河期一样。

    她熬过来了。

    其实从她可以对石涧仁不讳言的谈到自己前夫,她就熬过来了。

    应该说999的男人可能都很讨厌身边女人提到前夫或者前男友吧,以吴晓影的智商不可能不清楚这点,她却偏偏要在石涧仁面前反复提。

    这种心理上微妙的影响,可能也是纪若棠、倪星澜这样的小女孩很难预想的,柳清都不能比。

    第二天中午,在威斯顿大酒店门口,看见吴晓影和石涧仁并肩下车来的时候,哪怕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柳清还是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按照江州一带的结婚风俗,本来是要男方去女方家里迎亲的,但已经离过一次婚的张季岚显然不是对婚礼还充满花季憧憬的小女孩,要求简单实际点就行,所以这次婚礼也就是在繁华要道的威斯顿大酒店摆了二三十桌酒席,女方邀请亲朋好友也提前叮嘱不要送礼金,就是见证一下,更像是个公示法律手续的程序,也意味着她彻底跟之前那段婚姻再无联系,而同样是二婚的庄成栋还是邀请了自己的父母过来,不过也仅此而已,毕竟他之前那段婚姻也很不堪回,那么男方的主力就是他公司里的项目经理们。

    这应该是建立在走程序基础上的一场工作化的宴席,吴晓影在前往酒店的路上是这么分析的,她似乎很喜欢做这种游戏,仔细询问石涧仁告诉她各种细节,然后从纷乱复杂的应用题条件里面找到核心轨迹,据说这也是她那个前夫和前公公都喜欢做的事情,耳濡目染几年她也有这样的习惯,所以过去一年才会对石涧仁做那么多私底下的分析。

    一早就到市中心又买了身新时装的吴晓影自己刷卡,还给石涧仁说自己会尽量改掉这个虚荣的习惯,但她也尝试过便宜点的套装,真的版型很难接受,这就跟喝惯了茅台五粮液口感的,再端起县里酿的劣质红苕酒,光是闻闻就难以入口一个道理,得慢慢适应,不是谁都能像石涧仁那样脱了西装就当棒棒。

    不过江州真的太西部了,可能城市规模和历史沉淀够档次,但距离平京、沪海、粤州这些沿海一线城市还是有差距,仅有的几家名牌服装店都挑不到什么满意的款型,最后还是在其中一家的橱窗里直接取了一套打版的款式,全套玫红色的长裤套装,收紧的小西装和细腿长裤一穿上身就让石涧仁觉得车厢里的自己真像个司机。

    那种最为鲜艳的玫红色!

    在八十年代全国普遍都是蓝黑色,九十年代略显花样,新世纪以后中国人的穿着打扮还是以含蓄的色彩为主啊。

    想想吧,要是站在威斯顿大酒店近三十层楼的顶部角落上往下俯瞰,大年初八熙熙攘攘的闹市区几乎摩肩接踵全都是人的状况下,依旧能一眼就看到的玫红色套装,那是有多醒目,得多有穿衣服的范儿才能压住衣服的气场。

    吴晓影却说这种在国外都算是比较古板的pantsuit款,也就是类似国内老干部款的时装穿得鲜艳才是王道,这已经是无数国外影星和政治女大腕证明了的真理,可笑国内货架上还尽是黑色灰色款,丢人!

    对的,恐怕也只有女明星才会穿衣服动不动跟满世界的明星比,这么想,石涧仁终于能理解为什么自己手下的明星们穿衣服一个比一个花样多了。

    于是从下车伊始,吴晓影就把站在酒店大门口迎接的新娘子衬得好像村姑一样!

    不管是不是参加婚礼的人,都在伸长脖子看这个从豪华越野车上下来很有明星派头的女子到底是谁,大酒店本来就在闹市区路边上,外面看热闹的过路人都围了好几层!

    还好穿着租赁婚纱的张季岚意识不到这点,目瞪口呆这个气势不凡的漂亮女子跟自己亲善的握手,差点没半跪下去恭迎娘娘驾到,庄成栋绷得住,对石涧仁身边出现的任何漂亮女人都看成一个模样,热情的给石涧仁敬烟,石涧仁也点上了,还笑嘻嘻的奉上个厚厚的红包,吴晓影建议的,他本来没准备拿。

    但看着就有一扎现金那么厚的红包还是立刻让周围人都有些咂舌。

    庄成栋也很有面子的举起来对周围示意,主要是给自己那些项目经理看的,拉着石涧仁就开始给介绍这是董事长,也是这家酒店的总裁……

    曾经在这家酒店做了两三年大堂经理的柳清使劲忍住白眼,才能过去把张季岚从吴晓影的淫威里面解救出来,低声埋怨:“吴姐!你这样不是抢新娘子的风头么!”

    吴晓影娴熟的帮新娘子把白色头纱理了理,才做个亲近俏皮的眨眼笑动作告别,面对记者的招牌动作顿时引起外面一片轰动,确认这真是个明星风范,还有人跟昨晚杜文婷一样结结巴巴认出来,可就是叫不出名字!

    这才是大部分半红不黑明星的烦恼,要达到全国人民都耳熟能详的地步,那真的太难了,简直要踩着无数演员的尸山血海才能达到那个地步,你说那每晚无数部电视剧里面的配三配四配五六七八真的就差很多?可永远都没法让人记住这些配角的名字。

    所以转过头来的吴晓影轻松:“抢风头?不,我是要帮阿仁周围所有亲信干将树立新的高度,我们应该以国际化的高水准来看待我们这个团队,形象也要对得起阿仁未来的高度!清楚了么,我亲爱的阿清!”

    柳清也结巴了:“什,什么?阿仁周围?什么团队?你跟阿仁谈了什么,你要做什么?”她好像猛的被戳穿了身份,又或者是对吴晓影的强势插入有些猝不及防。

    吴晓影亲热的伸双手捧住了柳清的两颊,她比柳清矮一点,这个时候却一点都不差气势:“我跟阿仁在月亮湖度过了很美满的五天假期,别急,我不是来跟你争抢什么的,你是个聪明的姑娘,你应该知道什么才是最重要的,我们要的是自己的未来,就像你跟随阿仁一直在追求的那样,我希望加入阿仁的团队,也希望得到你的认可,显然现在他很重视你,但如果你不够努力,未来我的重要性一定会过你……”

    柳清那秀丽的圆脸蛋想挣扎一下,都被吴晓影紧紧的捧住了,两个年纪相仿,都经历过爱情跟男人的姑娘四目相对!

    说没点火花,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