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636、襟怀江山城为岸,不负山水不负城
    石涧仁为了躲避骚扰差点撞到路牙子上。

    但这回吴晓影不依不饶,理由很正当:“冬天这样出一身汗不赶紧擦干净收汗是要伤身的,你这么年轻不想早早的……”

    这套估计是她父母经常念叨的理论体系倒是跟石涧仁的养生哲学很一致,他就停车自己来:“我能行!”

    吴晓影笑得都眯眼了:“怎么可能,背上背心都湿透了,你手臂那么结实,理论上就没法反臂双手触摸到,有些地方擦不到的,来,我给你擦干回去再洗澡,今天就不买衣服了,明天你要去参加什么婚礼,我们去之前再买衣服吧。”

    面对这样行云流水进入自己生活的女人,石涧仁有点叹为观止,特别是他试了试自己双手反臂真的没法触碰到,就乖乖让吴晓影动手了,吴晓影还把他脱下来的衬衫搭在出风口上烘一下,然后熟门熟路的坐在前排中间扶手上给石涧仁擦拭,这时候已经实质性揩油就不言语挑逗了,还分散注意力:“你准备让这个小老板去给星澜当助理?”

    石涧仁点头:“她比较细心,而且从相貌上来说也娴静文雅,是个有耐心的善良人,能吃苦不会毛躁,去给星澜做助理比较合适,最主要也没什么乱七八糟关系。”说这话的时候,吴晓影引导他抬起手臂都没什么抗拒。

    这有过经历的姑娘就是知道怎么打理男人,后背、腋下、胸前都一并收拾了,连裤腰都抹一圈埋怨:“你怎么说也是总裁级别了,还真想不到能继续做棒棒,我算是明白你这份苦心了。”

    石涧仁不跟她打机锋:“所以我没什么失败成功的,棒棒做得总裁也能干。”

    吴晓影收拾最后点头:“对对对,就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嘛,真真是客厅的雅士,床上的猛士……”说完就忍不住咯咯咯的笑起来。

    她就是管不住自己这张嘴,石涧仁觉得差不多了赶紧抓过衬衫罩上,开车回酒店才是正途。

    坐回副驾驶的吴晓影不着急:“还没说呢,明天谁的婚礼,穿什么样的合适?”

    石涧仁想想还是同意了她的进入:“目前我投资的一个装修公司总经理,也是我当初并肩的伙伴之一,另外一位林经理,有点胖的那位女士你在平京也见过……”于是剩下的半小时路程上石涧仁把自己身边的架构讲了一遍,其实包括唐建文那个公司就在内衣店附近,这会儿早就远离了,石涧仁把越野车开到酒店旁边的工地,隔着铁栏杆门给吴晓影稍微比划一下:“上楼去看。”

    因为吴晓影表现出来的热情明显很兴奋,这点跟同为演员的倪星澜有很大区别,那姑娘基本注意力都在石涧仁身上,这样讲的人也比较来劲不是?

    最方便俯瞰这片工地的当然还是总经办外面的玻璃长廊,春节都有值班的助理,惊讶石涧仁敢带其他女性来纪小姐的领地,而且还是这么漂亮的,石涧仁却吩咐他拿了产业园的规划效果图来,就那么借着下面工地上零碎的灯光和酒店灯火辉煌的波及,给吴晓影介绍了自己未来暂时最大的一个项目:“其实这个最早是希望任姐投资做影视产业园的,但显然这个规模她还瞧不上,投资回报率也对她来说还不如奶茶连锁直接,所以现在就成了我跟别人合作的商业地产,现在我也就是这么个档次,你自己掂量一下……”

    没想到吴晓影饶有兴致的端着那张裱在泡沫板上的效果图看得很认真:“你……去洗澡换衣服吧,我看看,我得想想我能挥什么样的作用,有这些餐饮企业的资料么?”

    石涧仁叫助理去拿过来配合,但趁着空隙迟疑一下说明:“这家地产投资公司的法人是柳清,现在是由她来独当一面操作这件事,我都没有怎么插手。”

    吴晓影眼睛更亮了:“你对你的女人很大手笔啊,我当年都嫁过去了,也不过是房产车子什么的,你居然直接拿这么大个企业砸?你这泡妞的成本也太高了吧,怪不得一个个都跑不掉,你给星澜许诺了什么?”

    石涧仁都只能对她呸一声,自己过去大办公室那边洗澡换衣服了,话说回来他衣服最多的就是这个地方,两个曾经的小家都没几件,纪若棠精心打造的衣帽间里满满当当都是两人的衣裳。

    不过快洗澡换衣出来,惊讶的看见吴晓影居然不请自来的靠在外面办公室大沙上,姿态优雅的喝茶,看见正在扣扣子的他还点头:“很不错啊,这里是你跟那位酒店小总裁的安乐窝?听星澜和陈冬儿她们说起过,很漂亮也很强势的一个小姑娘哦?”仿佛对书架那边的充满少女风格的卧室没看见一样。

    石涧仁关了那边的灯才过来坐在另一张椅子上:“纪若棠纪小姐是整个酒店集团的法人,我刚给你说过我只是担任这里的执行总裁,理论上是后年学成归国就要全面交还给她打理,不知道我们那个时候处在什么样的状况,齐心协力前进吧,刚才看了你有什么感想?”

    正经起来的吴晓影还是有魄力:“虽然你提到那位唐先生的it网络公司只是一带而过,但显然刚才我就现,画家村、餐饮机构已经占据了几乎大半的地产,剩下面积最为完整的却是你留在侧面的五层建筑,你说未来是留给it公司的,助理也给我讲解了目前这块地产的运营方式,我几乎能确认,这块地产你就是为了这个it公司搞的,三千多万的产业你却只是为他做个基础准备,看来你路上给我描述的打了埋伏,这才是你未来最重要的投资产业。”

    以前石涧仁从没隐瞒过自己这个投资的项目,但是和唐建文大年三十之前谈过以后,他就有意无意开始掩藏这个尽量晚点才会被人现的瑰宝了,没想到聪明的人到处都有,眼前这个经历过亿万富豪的女子也能看得出来,还好他脸上平静:“然后呢?”

    吴晓影放下手里的杯子,好像在玩自己的手指甲:“喏,地产投资公司是柳清的,酒店是纪小姐的,奶茶公司是那位林经理的,听月亮湖的阿妈说外国还有位女学生是专攻那个蓝染技术的,你把你的女人都安排到了每个分支上,这样既不会产生利益纠葛,还能让这些个女人对你死心塌地,倪星澜怎么办?”一边说还一边一个个指头掰下去,好像一个手掌都不够算了!

    石涧仁已经有免疫力了:“我认为大家共同在一个目标下奋斗这是精神上的凝聚力,我们都力争做出一片大的产业能够反哺惠及民众,这都是我们每个主导者达成了共识的,然后光喊口号还不够,还要有足够的经济回报,所以我尽可能把各项产业的份额给各位,而不是像你说的那样是男女关系。”

    吴晓影自顾自:“那只能说明你掩藏得深,上位者必须要有这样的眼光心态,现在我更看好你了,只是你这全部股份都给女人的态度,这不科学啊,起码你应该控股……唉,这样,我就挑明了说,现阶段我先给地产公司打下手,因为显然接下来肯定应该有个物业管理公司,这个我前夫的父亲就是做地产和矿产起家的,那两年我也见识过,先用物业公司帮助柳清管理这片产业园,顺带等你那个it公司成型,未来你把我放到这个分支里面去,帮你协调你最看重的这支潜力股,我想那才是个适合我的大场面,怎么样?”

    石涧仁不得不说这个女人还真是有眼光!

    相比之下,柳清都太嫩了,一贯以来她都看不惯唐建文,就是单纯的看不惯,而眼前这位只需要分析大势,就能判断石涧仁的核心在哪里,然后一击必中的踩到点子上!

    可能这就是大局观?